感悟江南

感悟江南 

林俊燕

    姹紫嫣红、生动明秀的江南,连这水也比北方柔美。

    前年,与女儿一起回北方老家,顺便到北京游览了昆明湖,但总觉得即便是颐和园这种皇家园林里的湖水,比起江南的湖水来,还是缺少一点轻柔和灵秀,就像北方人的皮肤没南方人的滋润一样。

    江南之美不言而喻。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有一首很流行的歌曲叫《边疆处处赛江南》,如果江南不美,没有氤氲、隽永的意境,也就不会拿江南来作喻体了。

    那么,江南为什么会令人神往甚至长相忆呢?她的真谛和她的属性又是什么?从北方回来后,我便产生了探究她的念头。

    江南出香草鲜花,出才子佳人,出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这些都是人所共知的。然而,只要翻阅一下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史就会谙知,江南又是英雄辈出的地方。古往今来,这里孕育过许多骁勇的斗士。那用于刺杀的锐利兵器———剑,发展的鼎盛时期正是在地处江南的吴越之地,许多名垂青史的古代战役的所在地亦在江南。那么,在同一片土地上,是什么巨大的神力使得柔情缠绵与剑气凌厉这两种原本不可能糅合的气质能够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且代代承传、历千载而不朽呢?我曾一度陷入久思不解之中。

    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促使我重读先贤经典。一次,《道德经》中的一句名言竟解了我心中大惑。“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老子的哲言,一语道破了水的柔弱秀美与坚韧顽强的两重性。江南是水的故乡,江河纵横,湖塘密布,它们穿行于广袤的田畴,奔流在青山的脚下。“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还有那直落九天的瀑布,山中奏鸣的清泉———千百年来,是水滋养了江南的风物、江南的人,孕育了江南独特的文化属性。

    江南的水不仅水光潋滟,而且如随风起舞的柔曼轻纱,变化万千,把江南的景物装扮得如同江南的美女一样风姿绰约。宋祖英的一曲《又唱江南》犹如一坛绍兴陈酒,浓缩了江南四季的秀丽景色:“二月你看江南的花,花如野火遍地燃”;“清明你看江南的雨,雨中藏着万重山”;“五月你看江南的船,排排龙舟划上天”;“走过江南桥弯弯,处处翠竹撑绿伞”……江南的人也一如江南的风物,温婉细腻,柔情万千。“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杜牧对江南人的赞美虽不免夸张,但说的却是实情,那无边的云水碧浪之间,充溢着无边的风月。秦淮河上的桃花渡,莫愁湖边的莫愁女,瓜洲古渡的杜十娘,西泠桥畔的苏小小,还有孤山的白梅、惠山的明月、绍兴的沈园、宁波的梁山伯庙……深受造物主厚爱的才子佳人,他们的柔情蜜意在烟柳繁华之地和温柔富贵之乡留下了众多生命的足迹和美丽的传说。物美、人美、情浓,就连江南人讲话亦是吴侬软语,情真意切,唱起来就更让人心旌摇曳。无论是用无锡腔唱的《太湖美》,还是名闻九州的唱曲苏州评弹,唱词娓娓如述,琵琶弦乐典雅优美,婉转沉静,就像古时兰亭的曲水流觞,清彻纯净又韵味悠长,由不得你说不喜欢。

    江南的水除了她缠绵悱恻的一面,还有她“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的另一面。这坚韧、顽强的性格,亦涵养了江南的风物和江南儿女的那种英豪之气。江南遍布崇山峻岭,此中不乏气势恢弘、似有贯虹剑气腾越穿梭在其间的。杭州栖霞岭上的剑门,临安的天日山,温州的雁荡山,绍兴的会稽山,常熟的虞山,皆雄伟挺拔,就像气宇轩昂、顶天立地的壮士和剑客。那山间的飞瀑、涌泉,山下一跃而出的溪涧,是养育大山的一支支血脉,江南的儿女,也因为有了这充满激情之水的滋润,才有了那种独特的剑气。据说,古代是这样铸剑的:先是把剑置于烈焰中煅烧,尔后再扔入水中淬火,经过淬火过程中两种力量的交合,才会使剑在千回百转、变幻无穷的剑法中得心应手,成为一把绝妙好剑。这种浸泡过剑的江南之水,千百年来也曾淬出过一大批慷慨激昂之士的大智大勇。卧薪尝胆的勾践、留取丹心的文天祥、与维扬共存亡的史可法、头断杭州的一代抗清名将张煌言……众多仁人志士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首首壮怀激烈的诗篇。文武兼备的陆游、岳飞、辛弃疾,他们的诗句至今读来,仍呼啸出当年的铁骨雄风,“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还有,笔战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文坛的鲁迅,更是把文人的凌厉剑气推向了极致,就连粉黛佳人和文雅娟秀的女子,在江南激情之水的润泽下,也尽显侠肝义胆,棱嶒风骨。明末的“秦淮八艳”就是一个明证,清末的秋瑾更是杰出的代表。

    说到江南的属性,还应该涵盖她的秀慧与智巧。江南的水是极有灵气的,正是这灵秀之水,涵养了江南人的那种聪颖与睿智。就说元代以后的书画大师吧,远的有文徵明、徐渭、陈淳、陈洪绶、“扬州八怪”等等,近的有任伯年、吴昌硕、潘天寿、沙孟海等等。近代和当代全国工于琴棋之道的大师,则更是大都出自江南。至于中国科学院院士,仅浙江、江苏籍的科学家就占了大半席位。

    歌曲《太湖美》第一句就是“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其实,这正是对整个江南最简约的阐释———是江南的水哺育了如水的江南。当然,江南美,除了美在江南的水之外,还美在江南的风物、江南的意境和江南的人。这种美是刚与柔、灵巧和智慧的整合。有人说,正是因为江南太美了,阴气太盛,所以江南的男人大多为美色所雌化,有的甚至像渴望变性的那类人;美眉的风韵磨刀石似的消磨了他们的阳刚之气和豪情壮志,使得他们缺少北方汉子的那种强悍和粗犷,多属苍白干瘦、“女里女气”的君子。这种认同是过于偏重江南水乡的温柔与细腻了。人不分南北,如果能多一分柔情与细腻,懂得感情且知道珍惜,心中挂着自己的审美镜框和藏着情感秘笈,并以此为尺度去发现和挖掘生活中美好的、值得神往和迷醉的东西,不是会给男人(也包括女人)增添力度和精神上的健美吗?这样的“多情”更意味着一种不寻常的正直与高尚!

    春水悠悠秋水长,江南处处水荡漾。明眸秀目般的江南,到处闪烁着迷人的波光水影。江南的风物,万紫千红,明媚如春;江南的情,柔肠百转,脉脉含羞;江南的人,刚柔相济,才如泉涌。不朽的江南就像一首永远唱不完的歌,她在让人细细品味着她的如诗如画和似水流年的同时,正在让人聆听她新的故事和传说……

    水样江南,让人一辈子感悟不尽!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张印珍  
上一篇:永恒的青藤
下一篇:再回舟山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