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舟山

    刘  嫔 

没想到,时隔两年之后,我又再一次来到这个岛屿,这个曾经充满欢笑和泪水的岛屿。大学毕业那年,曾和同学信誓旦旦地说,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一次都不想回来。我承认,那时候我冲动了,现在我又食言了。

没想到我再一次来到这个岛屿,是下着倾盆大雨的晚上。车窗被热气模糊,看不清外面的景色,只知道,这次我选择的是陆路。不在有发黄的海水,不在有充满鱼腥味的空气,不在有闪亮的照明灯。一切都已经改变,包括人的心境。不在有大学时代的那种激情,四年,磨平了我所有的棱角。四年,风干了我所有的幻想。

参加完朋友的婚礼,我和岚早早地就离开了,因为那个热闹不属于我们。

岚说,“现在我们去哪里,这里可是你的地盘。”

脑海中迅速搜索四年来在舟山的所有信息,但是,遗憾地发现,我的地盘我做不了主。

从舟山最高档的宾馆——新华侨出来,大雨倾盆,我们无处可去。最后,左思右想,也只有我的学校可以去了。岚说,“真悲哀!四年,你就没有好的介绍?”

在我的印象中,舟山市一座可以养老的城市,狭小的车道,古色古香的老城区,早早关门的店铺。晚上10点之后,大街上基本没有什么人了。舟山是一个没有夜生活的城市。现在这个时候唯一有人气的,也只有学校了。

岚问怎么去?

步行!

路上。岚不止一次地问:“你确定我们只要半个小时就能到你的学校?”

我坚定地点点头,是的。

但结果证明,原来我已经老了,不在年少轻狂,不在意气风发。那只是年轻时的半个小时。

学校终于近了,马路两旁的灯依旧敞亮,雨依旧倾盆。

原来寝室的灯已让亮着,但那早已经不属于我。6号楼215寝室1号床早已不知换过几个主人。依旧怀念木板床涩涩的味道。

 因为下雨,校园里的学生不是很多,我详尽地跟岚描述着各个建筑物的功能,直到教学楼,我停住了。最高,最边上的那个教室还是亮着灯。44471教室,那个我呆了两年的教室,在奋战考研之后,就一直没有进去过。是无意还是有意,我不知道。但在我拉开门把手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

那是曾经的美梦,是曾经灰姑娘的美梦。

岚说,“我们都做过这样的梦,只是结局不一样。”

很多次,我告诉自己,丑小鸭永远不会变成白天鹅,灰姑娘的水晶鞋一过12点,就成泡影,那些童话里的故事,永远不会成为现实。但是,那正是做梦的年纪,一边想要理智,一边不停幻想。矛盾的年纪,疯狂的举动,在那一刹那,完全涌现,无地自容。

看着课桌右上角淡淡的“竹”字,我知道,在毕业那天,我的梦就结束了,岚问,“他爱你吗?”爱是什么,我们那个年纪,是否谈得起爱。也许,我在他的眼里,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我喜欢那个位置,因为可以看到热闹的篮球场;我喜欢那个位置,因为它是整个教室最隐蔽的位置。

咩咩,大学校友,一个十分执着的人。不同班,不同专业,不同寝室。只因在同一个教室—471,我们相识。说实话,我是一个极度需要保护的人,而大学四年,她充当的完全是个家长的角色,习惯她在我耳边的碎碎念,习惯她叫我傻傻,习惯她每次发完脾气后又发来短信跟我道歉。开始想念,咩咩!

雨中继续前行,岚说,“你们学校挺大的,不像你说的那么不堪!”

我说:“当你习惯一个地方四年之后,你就不会觉得它还像第一次那样美好了。”

绕着图书馆走了一圈,还是没有勇气走进那间自修室,人很少,没有两年前的热闹,也许,只有我们这样的人,才会每天躲在这个小小的房间,努力看书吧现在已经是90后的时代了,我们彻彻底底的out了。

走出校门,学校在我身后,岚说,“不要回头,如果你想摆脱这些不好的回忆。”

继续往前走,头也不回。

我想,我还是会回来的,十年,二十年,不得而知,但是,我还是会回来。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elive333  
上一篇:感悟江南
下一篇:桃叶复桃叶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