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复桃叶

“桃叶复桃叶, 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一位风流倜傥的王孙,深情款款地在渡口迎接他的爱妾。

那个渡口,叫作“桃叶渡”。

桃叶,繁密蓊郁,桃花,灼灼怒放。王孙笃爱着的小妾,有着怎样的容颜和风情?果然,那位叫“桃叶”的爱妾,不仅人美,还善歌吟,她的《团扇歌》“七宝画团扇,灿烂明月光。与郎却耽暑,相忆莫相忘。情真意切,和《桃叶歌》堪称双壁。

风流王孙是谁?王羲之第七子王献之,字子敬。少时,临池十八缸的故事就广为流传。他的一生,注定有故事。

对桃叶的身世有种种传说。有说,她是秦淮河边的卖扇女,王献之经常为她画扇;又有说,她是卖砚女,她家的那方砚,就叫“桃花砚”;也有人推测她是青楼女子,她和妹妹桃根,都是王献之的爱妾。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魏晋门第观念如此森严的情况下,能如此袒露对小妾的情愫,在爱妾渡江时亲自迎送,那真算得上名士习性了。

可是,在王献之的年表中,没有出现过桃叶。历代关于王献之生平的文字中,不见对桃叶的记载。只是说王献之的原配是表姐郗道茂,两人情深意笃。奈何新安公主爱慕王献之,她的丈夫恒济篡权事败,她就与恒济离婚,硬缠着要改嫁王献之。当时的皇帝,也就是她的弟弟孝武帝在谢安等大臣的操纵下,下诏命让王献之娶公主。为了家族利益,王献之被迫休了郗道茂。这事成了他一生的心结。那么,这桃叶,是何时所纳,是娶公主之前吗?他和郗道茂如此恩爱,用他自己的话说“虽奉对积年,可以为尽日之欢,常苦不尽触类之畅。”那是几年恩爱如一日啊。如此情状,他还纳妾而且每每到江边送迎就有点匪夷所思了。传说是王献之娶了公主,四十一岁时,有了女儿神爱。因为尚无子嗣,就纳桃叶为妾。事实却是,王献之四十三岁离开了人世,离世前几年已经饱受足疾之苦。临终前说此生唯一的憾事就是跟表姐郗道茂离婚。

不去说桃叶身世扑朔迷离,就是桃叶渡这个地名,也成了一桩公案。 在南京,有两个桃叶渡。一个,在秦淮河边。自宋朝开始,文人们心仪的是这一个。秦淮河乃六朝金粉所凝的旖旎之地,才子佳人在此依依惜别、殷殷相迎甚是相宜。吴敬梓故居与之相邻,他当然也没放过这个吟诵风雅的机会。“花霏白板桥,昔人送归妾。水照倾城面,柳舒含笑靥。邀笛久沉埋,麾扇空浩劫。世间重美人,古渡存桃叶。可是,早有人提出疑问。“渡江不用楫”,这秦淮河,怎么能称“江”呢?古时“江”和“河”可是有严格的区分的。而且,香艳的秦淮河至于风波险恶,有翻船之虑么?于是,南京浦口桃叶山前宣化江边的桃叶渡,似乎来得合乎情理了。据说,桃叶山前处处是桃树,晋王杨广南渡之前,在得到禅师乘桃叶而渡必克的暗示后,便命令手下制造桃叶舟。桃叶舟首尾相连,正应东晋王献之的《桃叶歌》中“桃叶复桃叶”,最后“我自迎接汝”又有暗合之意。所以,那时就兴唱起了《桃叶歌》。而攻克后,桃叶山反倒改名为晋王山了。明代人王安修作诗:芦苇风来吹绿蓑,渔翁醉唱竹枝歌。渡名桃叶山前是,莫任秦淮水上讹。

最近又有人兴奋地举证,秦淮河的前身叫“小江”。三国时,孙权在南京筑石头城,改称建业。《三国志·吴书·张紘传》中,孙权曾对刘备说:秣陵有小江百里,可安大船,吾方理水军,当移据之。这条小江,就是指秦淮河。东晋时期,小江还在南京城外,而且非常宽阔,直到南唐筑金陵城,“小江”才被包了进来,成为一条城中河“秦淮河”,河道也变得越来越窄,最后风平浪静。以此说明秦淮河边的桃叶渡不容置疑。

 浦口的古渡,沧海桑田早就夷为平地。秦淮的渡口,也是衰草闲花、成了一个最寻常不过的渡口。关于王献之和桃叶的话题,还常话常新。这当中,还有些特殊的声音。有人质疑,“桃叶”、 “碧玉”可能就是对美女或某一类女子的称呼。王献之的《桃叶歌》不是写给爱妾,而是写给他的情人。那情人,可能就是前妻郗道茂。也有人说,这《桃叶歌》不是王献之写的,是后人托他之名而作。对《桃叶歌》我曾专门搜寻。至今流传的《桃叶歌》有四首。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待橹。风波了无常,没命江南渡。”这一首,跟其他三首言情表爱的意境格格不入。“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是满怀爱怜,深情抚慰。可“风波了无常,没命江南渡。”简直就是不吉利的谶语。真让人怀疑《桃叶歌》的作者是否是同一个。

这就是文学作品,它给人以无限想象的空间。同时,又让人去为想象寻找依据、佐证。其实,一个简单的才子佳人的故事不好吗?就当王子敬是多情公子,潇洒脱俗,对门第低微的小妾怀着深情的爱恋。其诗轻佻直率是对礼教的叛逆和挑战。就当这位笔走龙蛇的书圣,人们在他的铁画银钩之外还要渲染出一朵娇艳柔美的桃花。就当这位失去心爱妻子的男人,缺憾人生中有一对姐妹花来填补他的情感世界。

那么,我也模仿《桃叶歌》,写一首打油诗:桃叶复桃叶,世事乱如华。风流王子敬,宿命犯桃花。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shuping  
上一篇:再回舟山
下一篇:孤山与冯小青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