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聚焦宁波帮>> 漫话宁波帮>>内容页

文化之帮:从董浩云说起——漫话宁波帮之三

 

    夫子云:“言之无文,行而不远。”语出《左传·襄公二十年》。这里的“文”指的是“文采”,意思是说:文章或者言论如果没有文采,就不能流传很远。这话如果引申开去,可以得到很多启示。比如说,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文化底蕴,那就只是一堆钢筋水泥。同样,一个商帮如果没有文化底蕴,那就不过是一部赚钱机器。任何事情,如果没有文化支撑,那就既做不大,也行不远。

    关于宁波帮,世人往往惊异于它在经济层面的辉煌,而我更惊叹于它在文化方面的内涵。我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那天起,就在我的电脑文档里建立了一个文件夹,名之曰“文化甬商”,久而久,积累了大量素材,足以写成一部书了。

    我所谓的“文化甬商”包含三个方面内容。一是宁波帮的文化底蕴,也就是造成宁波帮的思想灵魂。二是宁波帮的文化特征,也即地域文化铸就的文化人格。三是宁波帮对宁波文化、中国文化的贡献。后来我把前两项内容单独写成了一部文化散文,一出版就受到关注与好评。其实,在那部书里言犹未尽,如果有时间还可以做些个案剖析,再写一部续篇。比如,一个董浩云就可以做许多文章。

    我曾经多次有机会在董浩云的书房里徜徉,一种浓郁的文化氛围让你绝对想不到它的主人是一位商家。四壁的名人字画自不待言,尤其令人吃惊的是藏书内容的丰富。单是一部几十本精装的《世界音乐史》,就足以说明主人文化视野的宏阔。当然,董浩云的文化爱好、素养和学识,主要还是体现在他那一部洋洋百万言的《董浩云日记》中。《董浩云日记》是一部奇书,其内容之纷繁博杂不可一言而尽,单就文化而言,我以为就堪称一部文化日记。

    董桥似乎与我同感,他在仅仅读了1948—1949两年的日记后,就忍不住写了一篇《董浩云的文化生活》。他说:“我对董浩云的船王霸业没有多大兴趣,早年听过好多文化界前辈谈起跟他深交的往事,对他后半辈子的文化生活倒有点好奇。读了他这两年的日记,确实也觉得他的青衿性情盖过了他的长袖排场,一九四八年背忆记录的四首病中绝句旧作虽然算不得好诗,每一条日记的文字却始终流露出他那一代人的旧学修养,远远不是董建华、董建平可以沾边的境界。”

    这里董桥用“青衿性情”和“长袖排场”,为董浩云划出了两个“世界”:一个精神文化境界,一个商界或者航运界。他而且认为前者盖过了后者,也就是说董浩云的精神境界胜于船王霸业——的确是很有见地的。至于他说董浩云的学养,“远远不是董建华、董建平可以沾边”,倒也不是对董家兄妹的贬抑。以我之见,整个宁波帮甚至整个中国商界,可以与董浩云比肩的,尚不知有谁。所以顾毓琇说:“过了五百至一千年后,可能还只有董浩云一个人,他是一个独特的创业者!”

    说到董浩云的“青衿性情”,在他几十年的日记里随处可见。比如他喜爱看电影、看戏、听歌剧,董桥从董浩云两年的日记里统计了一下,发现董浩云看过的电影多达20部。我在读董浩云日记的时候,曾经稍微留意了一下他一生参与文化艺术活动的种类,竟达十余类:

    一、参观文化名人古迹,如莎翁故居等。参观庞培遗址联想到2千年前的中国灿烂古代文化;参观康城、佛罗伦萨想到徐志摩的诗歌和他翻译的“翡冷翠”地名。凭吊茶花女墓、马克思墓等。他在凭吊了马克思墓后,自嘲“一个资本家来拜访《资本论》的作者”!

    二、看电影。董浩云一生看过的电影无法胜数,仅仅1978年的日记中就提到34次,还有17次是观看他自己拍摄的电影。有的电影甚至看过一遍又一遍,经常自己买了票请朋友看。

    三、观看西洋歌舞剧。

    四、参观博物馆、美术馆、画廊。

    五、经常演唱歌曲或者京剧。

    六、培养子女的文化欣赏趣味。

    七、听美术讲座。

    八、自己筹拍或者编导电影,如《三保》、《秦始皇》等。1974年7月,由董氏旗下海星影业公司制作的电影《超级油轮的传说》,在第七届亚特兰大国际电影节中荣获“最佳历史文献奖”,后又荣获纽约电影节“银牌奖”。

    九、送人画作。

    十、为船厂、酒店题字。

    十一、终生爱好摄影,无论居家或者外出,照相机不离手;有些摄影作品达到很高水平。

    十二、创办电影公司和杂志。他创办的《航运》杂志长达几十年。

    十三、欣赏诗词,自己作诗和船歌。

    十四、资助文化艺术创作,受他慷慨资助的画家、作家、歌唱家、电影演员,可以排出一个长长的名单。也慷慨解囊资助出版事业,如资助出版李约瑟博士所著的《中国之科学与文明》中文版等。

……

    说到董浩云欣赏诗词,这里略举两例。一是在《董浩云航运博物馆》,我们看到他早年手抄的毛泽东《沁园春•雪》,可见他的喜欢。二是他的手下人回忆,董浩云有很高的古诗词修养。《航运》杂志主编宋训伦先生回忆1952年他初进董氏集团时的一个故事:

    那时恰值中国航运公司一艘“天行”号轮船在海上经过一番搏斗后,开到东京修理。董先生带我同到船上勘察。我当时百感交集,回到住处,填了一阙“水龙吟”词,用辛幼安“过南涧双溪楼”韵。第二天带到公司给他看,他展纸微吟,才念着起首几句:“乘风历尽惊涛,‘天行’出匣如神剑,中流抗志,浩然天气,冲霄光焰。”他顿了一顿,接着又念下去,念到下半阙过拍处:“我似投门张俭,任飘零壮心难敛。江山故主,岂容高慕,冰壶凉簟……”他笑了起来,说道:“你完全是辛稼轩一派。”

我大感意外,一个经营轮船公司者,不但知道辛稼轩,而且还了解辛稼轩的风格。我道:“你真是行家。”他叹了一口气道:“我自幼喜爱文学,并曾涉猎诗词,终因奔走衣食,中途废学。”果然,他随即背诵辛稼轩“绿树听鹈鴂”的那首“贺新郎”给我听,我才知道董先生的博学多才,真不简单。

    董浩云的学养和才情,在他的日记中随处可见。最使我折服的,是他的两次题词。

    一次如1949年6月29日所记:……在尾道茶室中稍候,日立造 船厂即派小轮来接。经内海而至因岛,一路风景甚美。抵因岛,即见阔别经载之Ramona轮,船已重造,仅机器稍逊耳。船厂嘱为留字,余思索再三,以“合浦珠还,青出于蓝”为题,以避免刺激并符合真实情形耳。

    文中的Ramona即“雷梦娜”轮的英文船名。这是当年董浩云岳父顾宗瑞与人合伙购买的一艘货轮,后来被日军掳走。抗战胜利后,董浩云经与驻日美军麦考斯少将交涉,索还。

    这里董浩云妙用了2个典故:用“合浦珠还”比喻“雷梦娜”轮的失而复得,大有喜极而泣之慨。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典故,道出眼前看到的“雷梦娜”新貌,表达自己喜出望外的心情。

    这题词确实达到了既“避免刺激”,又“符合真实情形”的效果。这不但表明了董浩云的“才”,也反映了他的“情”:我这个船当初是被你抢去的,现在又由你修复还我,“相逢一笑泯恩仇”,过去的事情咱们就不提了,你看,这船修得比过去还好啦。

    这个例子说明董浩云的学养深厚,即兴题词能够有这样水平,说明这是真功夫。

    另一次如1961年8月18日所记,董为大阪“松枫阁”题赠主人:“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孤松掩醉容”,不禁叫绝。句极妙,且与其所题酒店名极贴,至为感佩。料此句非董自撰,经查,果为杨万里名句。杨万里诗名《秋山》,全诗云:“乌臼平生老染工,错将铁皂作猩红。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孤松掩醉容。”诗把枫叶变红说成是偷饮了“天酒”而醉,“偷”和“掩”均极有情趣而想像极富浪漫。

    这里让人叫绝的还是董浩云的学养。我作为一个文化人,如果不去查,根本不知道杨万里还有此诗。可是你想像一下,董浩云一个商人,又是偶尔路过“松枫阁”饮酒,却遇主人索字,一时情急,身边又不可能带个文化顾问(即使有,也不可能是个“万宝全书”),如果不是学养深厚、才情过人,怎能如此信手拈来,妙趣天成?

                                      (草于2010/11/11,凌晨)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芦江水  
上一篇:研究,开发,保护,还是消费?——漫话宁波帮之一
下一篇:从“富二代”说起——漫话宁波帮之二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