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聚焦宁波帮>> 漫话宁波帮>>内容页

从“富二代”说起——漫话宁波帮之二

 

    生活真是会开玩笑,曾经“越穷越光荣”的人们,现在为富人能否永远富下去发愁了,于是乎忽然间“富二代”就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如何使富人一代、二代、三代乃至N代,子子孙孙永远富下去?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据报载:全国工商联在北京举办了为期3天的“富二代”培训班,从民营企业需要什么样的接班人、如何培养接班人等方面着手,为参会者提供“历代帝王”培养接班人经验、外国企业培养接班人经验、中国民营企业培养接班人成功与失败案例分析等培训内容。又据说,某省组织部也要集训“富二代”,用“进党校学习、到国企挂职,聘吴仁宝等人为导师”等办法,决心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计划用两年时间在全省培养1000名“富二代”。

    我本人对如何培养“富二代”不感兴趣,对社会和当局是否有义务帮助富人永远富下去也不以为然,不过倒是由此想起了宁波帮如何教育后代的的话题。

    清华大学EMBA特聘教授梁小民说过,供中国商帮“作道场”的“壳”是中国的社会,在这样的“壳”里,只能产生封建商人。而“只有宁波商帮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期,他们在中国社会的转型中,由商业进入了现代产业与金融业,由封建商人变为现代企业家”。

    诚然,封建商人与现代企业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身份。梁教授认为,虽然“他们都通过经营企业来获得利润,但所从事的行业、利润的获得与使用的方式完全不同,这些就决定了他们所体现的精神和所代表的生产方式不同,从而在社会进步中的历史作用与地位也不同。”

    比如,封建商人将自己获得的利润用于消费而不是生产,这就不免好生享受起来。各个商帮在开始时还注意“勤俭节约”,甚至把“勤俭持家”作为家风。但致富后,奢侈之风却相当盛行。晋商中沉醉于声色犬马的也不止一家,尤其是晋商中吸食鸦片者相当普遍。曹家男女老幼皆吸食鸦片;乔家一向以“勤俭持家”自诩,但第五代乔映霞以后也人人吸大烟;许多晋商大户,如蔚字五联号的东家侯家,日升昌的东家李家,祁县的渠家等最后都毁于鸦片。徽商大概是最会享受的。清人李解的《扬州画舫录》就记载了徽商的奢侈,“扬州盐务,竞尚奢丽。一婚嫁丧葬,堂室饮食,衣服舆马,动辄费数十万”。 

    说到徽商的奢侈,想起有一次利用参加省作代会之便,笔者参观了杭州河坊街的胡雪岩故居,看到前总理朱镕基的一幅题字,印象非常深刻。朱镕基不像有些领导人到处题字,他的手迹非常稀少,且这幅题字的内容也意味深长:

见雕梁砖刻,重楼叠嶂,极江南园林之妙,尽吴越文化之巧。  

富埒王侯,财倾半壁,古云富不过三代,以红顶商人之老谋深算,

竟不过十载,骄奢淫靡,忘乎所以,有以致之,可不戒乎?

朱镕基认为,胡雪岩之所以“不过十载”而“二世而亡”,乃“骄奢淫靡,忘乎所以”致之。诚哉斯言,这个教训,后人不可不戒欤!

    与晋帮、徽帮不同,宁波帮没有将赚来的利润用于消费,所以他们没有在乡下大买土地,也没有在家乡广置豪宅。相反,他们在兴办教育事业和教育自己的后代上,倒是慷慨大方、不遗余力。

    在教育后代的问题上,我以为宁波帮最突出的有两点:一是开明的继承观,二是肯让子女吃苦。

    在财富或者说家族企业的继承问题上,我觉得宁波帮的观念似乎比现在一些所谓民营企业家开通或者高明。据有人调查统计,未来5到10年,我国有300万民企将进入接班换代时期,而90%的家族企业创始人希望子女接班。且不说这观念就很陈腐,而且也存在许多现实问题。现在的人子女都不会很多,一个两个足矣,接班人选基本没有选择余地。子女有没有接班的资质,子女本人有没有接班的兴趣,这都是问题。如果认定非子承父业不可,这从观念上说,竟连封建帝王都不如。刘备白帝城托孤,对诸葛亮说:“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那意思是:我那个刘阿斗如果扶不起来就不要扶了,还是你自己来吧。姑不论刘备的本心真假,起码也还有点量才录用的雅量。

    如果碰到子女是个“扶不起来的刘阿斗”,或者是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主,那怎么办呢?在这个问题上,小港李家是个典范。

    小港李家自“富一代”李也亭1820年代靠沙船起家,传至如今第六代,历经近200年,依然事业兴旺、子孙繁衍,依然江南望族。不是“富不过三代”,而是过了六代。奥妙在哪里?奥妙就在于李家并不拘守“嫡子亲传”,即不必一定是嫡子继承。嫡子可传则传之,如不可传则从侄子辈中挑选有才能者,甚至从亲戚、同乡中提拔后起之秀而继之。这样一来,选择余地大了,接班人的素质也有保证了。

    这个规矩是从“富一代”李也亭传下来的。李也亭有独子梅塘,其兄李弼安有子听涛。李听涛16岁即到上海协助叔父李也亭经营沙船,跟随叔父多年,其才干也深得叔父赏识。李也亭弥留之际,即舍儿子而指定侄子李听涛为接班人,继任久大沙船号经理。第三代接班人李咏裳是听涛的侄儿,又是传侄不传子。此后,李家选贤任能的原则一直传下来,不但不拘守于子、侄,甚至扩大到族人和表亲。如俞佐庭是李咏裳的表侄,因其能干,李咏裳将他由学徒升为钱庄经理。其后俞佐庭主持这家钱庄,致力于融通沪甬间的资金余缺,影响颇大。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非也。“富不过三代”乃客观的周期律,正如“穷也不过三代”。富的不会永远富,穷的也不能永世穷,穷通相济,天地轮回,“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如若一定要打破规律,把富人永远做下去,那么还是小港李家坚守的4个字:选贤任能。

选择接班人的问题,除了要有开明的继承观,最关键最根本的,还是培养教育问题。

    曾经,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标语:“再穷也不能穷了教育,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

    对这副标语,一些海外宁波帮是颇有微词的。

“‘再穷也不能穷了教育’,这对,要重视教育,要加大教育的投入。”赵安中先生曾经对我说,“若说‘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难道让孩子吃点苦不好么?”

出版家沈昌文的外祖父是宁波人,经商。沈昌文讲:从前有钱的宁波人,家庭教育里有一条,就是要孩子吃苦。家里再有钱,孩子都要送去做学徒。就是家里开了店,有现成的产业,孩子也要去学徒。必须吃上三年苦,然后再回自家的店里做小老板。对于没有吃过苦的人,是不可以把女儿嫁给他的。

    我知道,宁波帮正是这样培养教育子女的。将近20年来,我采访过不少海外宁波帮,也听过许许多多的故事,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这里我只说说我最熟悉的赵安中先生。

    在孩子的教育上,赵安中是一直舍得花钱的,哪怕是最困难的时候,他也要让儿子得到最好的教育。但生活上是尽量的俭朴。

    老大老二上大学的时候,赵安中已经是纱厂的独资老板,但太太给他们带到澳大利亚和美国大学里去的仍然没有好衣服。比如衬衣,领口没有一件不是破的,原来都是赵安中换下来的。好在儿子们都艰苦惯了,对穿着方面都不讲究。一直到第三代都没有浪用乱用的习惯,穿衣服仍然是中国人的传统,老大穿了老二穿。鞋子破了,拿到店里去补一补,打个掌,继续穿。老二亨龙的3个孩子在印尼上学,读的是条件很好的国际学校。但她们穿的衣服,不但不是名牌,而且是奶奶从小摊上买来的便宜货。大孙女蕙玲的同学,穿着打扮都很讲究,但要论财富,谁家的父母也比不上赵蕙玲的爷爷。所以同学们看她穿那样普通的衣服,感到不可理解,说:

“赵蕙玲,你为什么不穿名牌?”

蕙玲倒觉得奇怪了,因为在她家里,从爷爷奶奶到爸爸、伯伯和叔叔,都不穿名牌。还有一个小插曲:蕙玲在美国读书,有一天,父亲亨龙也到了美国,父女俩到商店买枕头。一看,要17.5美元。 “哇,这么贵!”父女俩转了4个商店,还是买不下手,尽管父亲是不小的纱厂老板,女儿的银行户头上也有不少美元。转到第5家,啊,只要3.75美元!父女俩好开心。

    在钱的问题上,赵安中是扣得很紧的。老二阿龙终生难忘,有一次为了两元钱,挨了爸爸好一顿教训。

    那天,家里人都出门去了,只阿龙一个人在家,闲得实在无聊。他喜欢放风筝,就向家里的佣人借了两元钱,买了一只风筝。没想到父亲回来后,大为光火,劈头盖脑大大一顿训斥。“不就是两元钱么!”阿龙感到很委屈,连妈妈在一旁也觉得过分了一点。但是爸爸说,两元钱看起来是小事,可是第一,不能养成随便向别人借钱的习惯。第二,你借钱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玩。这就是不对!

    这两元钱的教训,让阿龙记住一辈子。

    阿龙从美国印第安那大学商科毕业了,兴冲冲地对父亲说:

    “阿爸,我大学毕业了,我到你纱厂工作好否?” 

    阿龙满以为父亲一定会同意这个要求。可是爸爸说,“你先到别的公司打工。你必须从打工仔做起。你阿爸当年到香港,就是从最低级的打工开始的。”赵安中并特别叮嘱他:

“阿龙你听好了:你现在不是纱厂老板的儿子,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

    阿龙记住了父亲的话,果真靠自己的努力考进一家公司找了一份工。这家公司是父亲的一个朋友开的,但这个朋友并不知道赵亨龙是他的好友的孩子。所以,阿龙在这里体验到了一个普通的打工者的遭遇。老板的一个微笑,一句表扬,抑或是不经意间的一个皱眉,一个无意的指责,都会给他的下属什么样的影响?这是老板自己不可能了解,也是他赵亨龙假如在父亲的纱厂所得不到的。这一份真实的体验令赵亨龙终生难忘,对他日后管理家族企业非常有用。他这才领会了父亲的深意。

    阿龙在公司非常卖力。一年之中,除了4个星期天,其余所有的星期天都到公司加班。直到有一个星期天,他开着父亲的车到公司,被他的老板看见了,认出了是赵安中的车子却又不见老朋友。事后说起来,这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

    朋友开玩笑:“阿龙,原来你到我这里‘偷师’呀!”

    几年以后,亨龙这才正式成为他父亲纱厂的一个普通职员。可是阿龙在厂里工作比人家做得多,但工资却比同级别的低。有人向赵安中提了这件事,认为应该同工同酬。

    赵安中说:“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所以就应该这样。否则,何以服众?”

    赵安中这样做,不是矫情,不是故作姿态,而是有他的深谋远虑的。创业是不容易的,但许多人辛辛苦苦开创的事业往往在第二代就出了毛病。赵安中曾经熟读《左传》、《战国策》,“位尊而无功,俸厚而无劳”这样的教训,他是看得多的。在现实生活中,各种各样的教训也很多,给赵安中印象最深的是华人“电脑大王”王安的故事。

    王安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王安的电脑公司里做事。这个儿子很好,无论哪一个部门的工作都能胜任。可惜就不是总经理的料。但王安没有看出这一点。等他把公司交给了儿子,公司很快就垮掉了。

    经过几年的锻炼和观察之后,证明阿龙有兴趣、有能力做纱厂,赵安中这才把家族企业交给他继承。

    老三赵亨文从美国印第安那大学毕业后,很顺利地考取了芝加哥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亨文非常得意,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父亲。

    谁知,父亲对他说:“且慢。你现在还不够资格读硕士,你先去打两年工,然后再去读芝加哥大学。” 

    赵安中自己是从“社会大学”毕业的,他要儿子也到“社会大学”补上一课。亨文不敢违拗父亲的旨意,考进美国通用电器公司打了两年工。回忆这两年打工生活,亨文说,这是他一生中最苦的两年,也是收获最多的两年。

    美国通用电器公司是美国最大的公司之一,他在它的财务会计系统干过四个不同部门的工作。这是与他从小生活的环境中所接触到的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它不仅有自己庞大的财会系统,而且有自己独特的会计理论3大本,光是对账的人员就有200个。到了年底最紧张的两个星期,公司甚至包租了对面的小旅馆,不让员工回家。

    亨文在这里受到了最正规最现代化的锻炼。有了这两年打工的经历,再去读书,情况就不一样了。首先是懂得珍惜学习的机会,其次在实际工作中也深深感到了自己的不足。进芝加哥大学后,亨文读书非常刻苦,成绩出众。还在读书的时候,就被芝加哥国民银行看中了,在硕士课程读完后再由银行培训两年,并给了他每年3万4千美元的津贴,利用课余的时间到银行实习、上课。在芝加哥国民银行培训两年后,分配到它的香港分行工作。

    回到香港工作后,虽然职位低,但工作出色。那时像他这样的银行职员很吃香,美国万国宝通银行以3倍的薪水来请他,职位也比芝加哥的分行高。

亨文来和父亲商量,父亲说:“你不能去。人家芝加哥银行培训了你两年,给了你6万8千美元培训费,按照中国人的道德,过河拆桥的事我们不能做。”

不但不能去,赵安中而且要求亨文:5年内,你不能离开芝行转任何银行。除非你不吃这一行的饭。

    亨文照父亲说的做了。直到许多年以后,他才离开芝加哥国民银行,改行到“汉鼎”国际投资公司工作,做了“汉鼎”的泰国总经理。

    在儿子们的心目中,赵安中也许不是一个慈父,而是一个有时不敢亲近的严父。但他们很感激他们的父亲。

    父亲给了他们最宝贵的东西:学会了吃苦,学会了做人。

                                           (草于2010年酷暑)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lf88  
上一篇:文化之帮:从董浩云说起——漫话宁波帮之三
下一篇:卢绪章:“士”与“商”及其它 ——漫话宁波帮之四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