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聚焦宁波帮>> 其他>>内容页

民国宝玺监印人

——访海曙区台联会副会长姜仁康

  

海曙区台联会副会长姜仁康先生,因他的爷爷姜辅成是宁波民革党员,他也多次迫切要求加入民革组织,终因年龄关系未能如愿,但他作为宁波民革的联系人士,对组织的热爱绝不亚于一般党员。这位遍踏青山绿水拍摄了二万多幅作品的摄影师,只要民革活动的需要,他都义务服务。在多次的交往中,我深为他的热心和厚道而感动。一次无意间聊起他的为人之道,知情者说他们家严谨敦厚的家风是“国家级”的,其祖父姜辅成因此深得国民政府最高元首蒋介石的信任,跟随蒋介石当了14年监印官,后子承父业,其父亲姜邦炎又看管“民国皇帝”的“宝玺”到台湾。

这一信息引发我的兴趣,便登门造访。

 

姜先生的祖父姜辅成1880年出生于宁波1926年冬,在嘉兴丝厂工作的姜辅成,接到曾在上海沪海交易所的合伙人应梦卿的来信,因应梦卿另有高就,要姜辅成速去南昌接替他做蒋介石监印室校对和监印工作。

应梦卿因与蒋介石有很深的渊源而受蒋的信任。他们同是奉化人,都曾留学日本,都是在日本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爆发,在日本学习军事的蒋介石得讯后立即回国,任敢死队队长参加光复杭州之役,112名敢死队成员就是由应梦卿等人以做铁路工人为名,从奉化栖凤招募去的渔民。由于渔民彪悍强壮、英勇善战,加上队长蒋介石冲锋在前,这场标志着蒋介石军事生涯开始的光复杭州之役很快就大获全胜。应梦卿后来成为了蒋介石的监印官。

应梦卿要去白崇禧的东路军任职,蒋介石接受了应的推荐,使姜辅成进入北伐军总司令部,成为秘书处机要科科长陈立夫手下的中尉监印,后成为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办公厅机要室监印,重庆时期成为军委办公厅机要室三科上校科长。1940年退役后又做了6年南京总统府少将参议员,监印工作由儿子姜邦炎接替。

从姜辅成先生的回忆录中得知,当时他所保管的两枚比其生命还重的印章其实非常普通,“北伐军总司令部”大印厚约8市分,2寸见方,木制,包锡,上加长约3寸的木柄;另一枚“蒋中正”的签名章也是个木章,看起来不但普通,甚至还极其寒伧。印虽简陋,但凡各省主席的任命,军事长官的调动,以及财政军需的度,一切布告、委任状、训令、指令等,均需盖上这颗“宝玺”才能通行无阻,实在是机密重大,监印室也每隔三级阶梯就设一个岗哨,可谓戒备森严。

传到姜仁康的父亲姜邦炎手上时,国民政府的大印已由木制改成为铜印,后来又改为白玉。由于蒋介石兼职繁多,不同的身份要盖不同签名章,姜邦炎手中有关蒋介石个人的印章有12颗之多,且多由白玉刻就,是名符其实的“玉玺”了。在什么场合盖什么印章,绝不能有半点差错。对此,姜仁康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其祖父监印时代简陋的木章发出公文用以调兵遣将,取得了北伐战争的胜利;其父亲监印时代盖上“玉玺”发出的公文,本当光复国家,国民党却丧失民心败退到台湾。因陋就简的木质图章,体现当时年青的国民党励精图治之精神,求真务实之作风;名贵精致的白玉宝玺,表明国民党发展到一定阶段就重形式、重享受,执政者只追求自身的利益,背离了人民的愿望和要求,必将被人民所抛弃。

 

监印官职位不高,责任实在不小。19274月,姜辅成等随蒋介石到上海,发现驻地竟连一只保险箱也找不到,“印在人在,印亡人亡”为工作要求的姜辅成,只能自己设法找到位于外滩三北轮船公司当总会计的堂伯姜忠铨帮忙,晚上把两棵大印送到三北公司,藏在他们的大保险柜内,白天再取出返回龙华北伐军司令部备用,每天如此往复,真是提心吊胆。

19278月,桂系联合唐生智反蒋,迫使蒋介石下野后,北伐军总司令部改组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由李宗仁、白崇禧、何应钦、李烈钧等九个委员集体负责。这时发出的公文,除盖军委会大印外,同时盖上九个委员连署的名字章,委员名字的排列是上四下五,大小跟洗衣用的板刷一样。这在中华民族的监印史上也及为罕见。隔数月后,蒋介石又重新出山,北伐军总司令部又告恢复。

西安事变时,姜辅成也随蒋介石在华清池,面对突变,姜辅成把两棵印子系在内裤的裤裆里,才安全地保住大印,避免被冒用而发布假命令。由于姜辅成在西安事变中保印有功,使姜辅成退役时得以升为少将军衔,并得到蒋介石的特批,每年额外补贴黄金15两。

大印传到姜邦炎手上时,可没有这么好的机遇。一次,胡宗南收到一份盖有国民政府大印的蒋介石急件,命其速派人将其手下的一名将领押到重庆。胡宗南电请蒋介石询问其中缘由,蒋介石才发现有人假传军令,要求送回命令原件备审。这对监印官姜邦炎来说,可是件掉脑袋的大事故!后经专家鉴定,由于铜印与木印的印痕不同,假命令所盖的是仿造的木印,而不是姜邦炎保管的铜印,加上姜邦炎平时为人处事口碑不错,才使他在阎王殿里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姜仁康说,其祖父能从嘉兴的一家地方小厂到国家的核心部门工作,在今天看来也是一次成功的飞跃。究其原因只有一条,就是祖父的人品得到了应梦卿等朋友的充分信任而获推荐,得到了蒋介石等高层的长期认可而获留任;其父亲监印期间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没有人落井下石,他还能保住饭碗,也是由于父亲平时的严谨敦厚;姜仁康自己因祖父和父亲的关系,带来人生的曲折坎坷,也是由于他为人诚恳本分,不但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改革开放后开办实业时,还得到了众多的支助和客户的信赖,企业也越办越红火。现在年龄大了,把企业交给下一代经营,他自己重拾摄影的爱好,与好友在一起,寄情山水,其乐融融。姜仁康说,时代变了,我们的家风不能丢,这些故事要一代一代传下去,让子孙们懂得“诚是立身之本”这个道理。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山茗  
上一篇:长相思·宁波帮
下一篇:没有了!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