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作协窗口>> 鄞州区作协>>内容页

绿满鄞江无限好

 

初夏,去鄞江。

每次去那里,必到晴江岸,那一片森森然的古树和清澈的溪流对生活在钢筋水泥里的人们非常有吸引力。不过这次改下路线,走一走重修的鄞江桥和从未曾到过的卖柴岙。当然,还有它山堰,坐在那青石条上冥想沧海桑田,就会有时空交错的恍惚。

车子一路前行,很快鄞江镇到了。别看现在这个浙东著名重镇已经落寞,可若翻开它的历史,却有其非常辉煌的一页。这里上通四明山,外通三江口,曾经是繁华的贸易中心。在东晋隆安五年,刘裕迁句章县城,于鄞江之滨建造新县城,就是今日鄞江镇县治的开始。屈指一算,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够悠久的了。在这个古镇,还有一座很有名的桥叫鄞江桥。此桥位于它山堰下游约一华里处,前身称为“大德桥”,又称“大德公桥”。最初是以木柱为桥脚,上面铺有竹棚,虽然简陋,却是光溪镇北面百姓去句章县市的必经桥梁。不过那时候洪水多,这桥经常被冲毁。到北宋元丰年间(约公元10781085年),改建石桥墩木结构屋盖式桥梁,全长38丈,宽3丈,分28间,是浙江省第一座木结构风雨廊桥,并改名为鄞江桥。此后,此桥多次重建或维修。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太守吕仲英为重建的鄞江桥书写桥匾“八邑津梁”,现在它山庙内还保存有重建鄞江桥碑记。1921年,会稽道尹黄庆澜重新书写桥匾,鄞县知事姜若书写桥名于东侧。桥北端“大德会”旁立有镇桥塔,俗称“经幢”。可惜的这座古桥在1979年被拆除,改建水泥桥。

新建的鄞江廊桥呈朱红色,非常气派,位置在原址水泥桥的西边100处,木结构,宽敞又亮堂。唯一的遗憾就是太新了,没有沧桑感的桥总觉得轻飘了些。据说花费的1500万元造桥费用,全部来自民众捐款,可见鄞江人对此桥的热爱。桥边立有一碑,上面是捐钱修桥人的名字,最多的一位捐了1000万元。虽然走在桥上还能闻到油漆味,可还是有不少老头老太坐在那里聊天,或许他们在追忆遗落在昔日鄞江桥上的快乐时光吧,这份情结,外人是无法理解的。

有关鄞江桥的传说到底有多少版本,我不是很清楚,倒是听到一则这样的故事。说古代当地有位做珠宝生意的人,有一次坐船出海遇到风浪,船翻了,其他人都不幸遇难,只有这位珠宝商幸运逃过一劫,漂流到一个荒岛上。在这个荒岛上生活着一位女野人,她救了他。珠宝商看一时半会自己也回不去,就跟女野人生活在一起,还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珠宝商虽然人在荒岛,但心里还是日夜梦想着早点离开,他就整天在岛上转悠,看有没有过路的船。偶尔,他发现有一条从山顶下来的小路特别奇怪,很光滑,好像被什么东西无数次地碾过一样,而路的四周又长满了竹子。他把女野人带到那里比划着手问,女野人指了指天空,挥舞着双手,好像说有东西会在雷雨天出现。珠宝商就暗下决心守候,他要揭开这个谜。终于有一天电闪雷鸣,珠宝商躲在一个角落里耐心等着。突然,随着一道闪电,一条巨蟒从天而降,刷地滑到山下的溪流里去洗澡,等雷雨声停,又呼地飞上山顶消失不见。原来那条路,就是巨蟒给“走”出来的。珠宝商不由暗暗称奇,他想这么大的巨蟒身上一定有很多宝贝,他得想法杀死它。怎么办呢?他动了个歪脑筋,让女野人帮他一起做竹签,插在巨蟒必经的路上。花费了不少功夫,总算把准备工作做好了,就等巨蟒自投网罗。

终于有一天,还是那样的恶劣天气,巨蟒仍像往常一样去山脚下的溪流洗澡,谁知一下来就被尖锐的竹签给破了腹,最后挣扎着痛苦而死。珠宝商高兴坏了,他找来几个箩筐,从巨蟒身上挖下好多宝贝,装了整整六筐。有这么多值钱的东西,珠宝商当然不想再呆在荒岛上了,他一边每天做竹筏,一边等过路的船只。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只商船经过荒岛,珠宝商赶紧发出求救信号,他把装有珠宝的箩筐伪装好放在竹筏上,自己撑着竹筏向商船靠拢。正当他离开时,女野人挟着两个孩子嚎叫着出现在他面前,珠宝商立马跳上竹筏,拼命往前划。女野人把哭喊着的女孩扔进海里,见丈夫仍不回头,又把大声叫爸爸的男孩也扔进海里,可珠宝商依然铁石心肠,头也不回地带着无价之宝逃走了。

珠宝商回到陆地后,把那些价值不菲的宝贝卖掉,在老家买房买田娶妻生子,过上了富足的日子。只是每当夜深人静,那条血淋淋的巨蟒总是在他眼前晃动。同时出现的,还有女野人的嚎叫声和两个孩子凄惨的哭声。他的良心受到了深深的谴责,于是就出钱修了一座廊桥,名“大德桥”,意思是做人首先要有德才行。

“最后的结果呢?”我问讲故事的人。

“不清楚了。”讲故事的人回答。

“我猜珠宝商后来又去了一趟荒岛,可惜他找遍了整个岛,都没有找到女野人和那两孩子,连他和女野人曾经生活过的洞穴都不见了,只有寂寞疯长的藤蔓。珠宝商回来后,悔恨交加,不久就病死了。”

当然,这是我的想象。

我想没有人会去追究这个故事的真假,一座建筑能在岁月的长河里存活这么久,离不开它身上蕴含的文化信息,那才是经久不衰的基础。

见桥的那头在修建仿古建筑,而河的这边沿街的房子也正在统一整修,一问,原来鄞江镇政府要把这里打造成旅游一条街。这是一件大好事,鄞江有这么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挖掘整理出来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如何把开发和保护完美结合,让鄞江变成一个独具魅力的小镇,这是当地政府应该思索的事。

站在岸边,看茂密的绿树,想象在不久的将来,有竹筏顺流而下,游客们有的玩水,有的坐在临河的咖啡馆里喝咖啡,有的约上三两知己在露天茶座聊天品茗。坐久了,就站起来逛逛,往前就是中国古代四大水利工程之一的它山堰,看起来那道坝毫不起眼,可它的作用却是极其重要的,平时可以下挡咸潮,上蓄溪水供鄞西平原七乡数千顷农田灌溉,并通过南塘河供宁波城使用。旁边还有它山庙,里面有十兄弟的塑像,传说当年建堰时桩无法打下去,是这十位青壮年牺牲自己的血肉之躯才打桩成功。很悲壮的故事,令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记忆中有一年春天,我去它山堰,看到河边有一株桃树花开得正艳。这次找来找去没有看到那棵桃树,不知道它是怎么消失的,心里不免有丝丝惆怅。

幸好,卖柴岙水库弥补了我那几分淡淡的失落。卖柴岙,我是第一次去,感觉很新鲜。坐上船,看青山绿水心情大悦,没想到近在咫尺的鄞江居然还藏着如此美景,虽小家碧玉,但分明是犹见我怜。想我们常常被远方诱惑,脚步匆匆去走马观花,最后只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实在遗憾。

这卖柴岙水库里的水属于工业用水,不过看起来很清澈,水质很好。春夏交界时刻,山上的树木绿得浓郁,中间又夹杂着一棵棵开满花的树,非常吸引人的眼球。而那水因为绿,更加有盈盈一握之妩媚。这里的山不是特别高,但植被保护得很好,原生态,可能跟交通不便有关,近年来常有探险的驴友在山间迷路。转念一想,这里倘若世人皆知,恐怕就没有了现在的野趣,这大概就是开发和保护的矛盾。视线从一块块岩石上扫过,发现有的像人脸,有的翻开的书本,还有暗藏的隐秘洞穴,不知道里面通向何方?穿行其中,让我误以为自己在游小山峡,站在船头,吹着舒爽的风,享受着天然氧吧的畅快,再沉重的心也会变得轻盈起来。

前方,出现一大片水杉林,看样子也有些年份了。高大挺拔的水杉在水里屹立着,很有气势。船在这里调了个头,开始返程,看着眼前快速闪过的青山,我在琢磨这里为什么叫“卖柴岙”?莫非以前周边所有的柴在此交易?既然有卖,必有买,应该是个交易地吧。听说这山上古道曲折,有诸多遗址,可惜这次走的是水路,单纯观景,下次一定要找机会亲身去体验下徒步穿越卖柴岙的种种乐趣,想必会非常刺激。

船靠岸了,愉快的旅程结束。我再一次回头,打量这山这水这一方宁静的天地,内心充满了欢喜,绿满鄞江无限好,等明年春天花满枝头,我还会再来赴你的约。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沈珈如  
上一篇:吴敬梓和他的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
下一篇:异曲同工奇葩绽放-------给世纪花园社区两位志愿者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