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聚焦宁波帮>> 漫话宁波帮>>内容页

宁波商帮与宁波文化 ——漫话宁波帮之六

 

我越深入研究宁波帮,就越感到宁波帮乃文化之帮。

要说这样的个例,实在是太多了,如有机会我将用另外的篇幅专门讲讲。但要全面说明这个问题,起码还涉及到两个话题:一是宁波帮的文化底蕴,二是宁波帮的文化特征。而在说这两个问题之前,首先绕不过去的是:

什么是文化?或曰文化是什么?。 

众家纷纭说“文化”

而今眼目下,再也没有比“文化”这两个字让人困惑,或者说被糟蹋得如此之泛而且滥了。我们非常痛心地看到,“文化”如今已经成为一块揩桌布,这里需要拿起来揩一下,哪里需要拿起来揩一下,揩过了扔到一边去。最典型的做法是所谓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完全是本末倒置。可以说,目下很多是伪文化、假文化,糟蹋文化的“文化”。

那么到底什么是文化?我本来认为比较认可的一个说法是:“文化是人类创造的一切精神和物质成果的总和。”后来看到戴逸先生的说法,觉得更好。他在《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几个问题》中说:“文化是人类改造世界的方式和能力,以及他们在改造世界过程中所获得的物质和精神成果。”他说的“改造世界”,“包括改造自然,改造社会,改造人类自我。”

但文化的确是一个非常宽泛而复杂的概念,很难一语中的而让天下所有人认同。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不同的视角,都可以有不同的表述。比如,余秋雨把文化分成小文化和大文化。他认为文化是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的共同体”,他举例说“河姆渡文化就是那个时候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的共同体”。但是无论何种说法,给一个事物一下定义或者概念,就会变成非常抽象乏味。就像一个苹果,如果用含有维生素C多少、果胶果糖多少、水分多少的百分比来表述,精确是精确了,但这个苹果就不再有我们啃到嘴里所体验到的鲜活和美味了。文化也一样,我们不说抽象的,说点具象的。

龙应台台北市文化局长的时候,遇到过“一个特别难忘的场合”——被要求当场简单扼要地说出文化是什么?——龙应台这样回答:

文化?它是随便一个人迎面走来,他的举手投足,他的一颦 一笑,他的整体气质。他走过一棵树,树枝低垂,他是随手把树枝折断丢弃,还是弯身而过?一只满身是癣的流浪狗走近他,他是怜悯地避开,还是一脚踢过去?电梯门打开,他是谦抑地让人,还是霸道地把别人挤开?一个盲人和他并肩路口,绿灯亮了,他会搀那盲者一把吗?他与别人如何擦身而过?他如何低头系上自己松了的鞋带?他怎么从卖菜的小贩手里接过找来的零钱?

如果他在会议、教室、电视屏幕的公共领域里大谈民主人权和劳工权益,在自己家的私人领域里,他尊重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吗?他对家里的保姆和工人以礼相待吗?独处时,他如何与自己相处?所有的教养、原则、规范,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他怎么样?”

在龙应台看来,这些就是具体的文化。所以她总结道:

文化,其实体现在一个人如何对待他人、对待自己,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在一个文化厚实深沉的社会里,人懂得尊重自己——他不苟且,因为不苟且所以有品位;人懂得尊重别人——他不霸道,因为不霸道所以有道德;人懂得尊重自然——他不掠夺,因为不掠夺所以有永续的智能。

  品位、道德、智能,是文化积累的总和。

宁波帮的文化底蕴

这是一位台湾的文化局长的文化观。现在来讲讲我们宁波文化局长的文化观。几年前,宁波搞过一次“宁波历史文化讲座”,地点就在我们美术馆旁边的城市展览馆。一共讲了26讲,我也有一讲,我讲的是宁波帮文化。第一讲就是当时的文化局长讲的,他把宁波的历史文化归结为6种文化,即:浙东学术文化,藏书文化,建筑文化,商帮文化,海上丝绸之路文化和海防文化。我觉得,这里讲的6种文化,从宁波历史文化的类型上讲是对的,但讲的只是文化形态,而没有概括出本质。怎样更本质地概括一下宁波文化?

我经过长时间的思考,认为,宁波的文化是一种植根在丰厚中华文化土壤上的海洋文化。

或者说,宁波文化是在传统文化基础上,吸收了外来文化、包括西方文化的多元文化。如果还要再精简,那么可以一言以蔽之曰:宁波文化是海洋文化。

而这样一种文化底蕴,就更鲜明地体现在宁波帮的文化特征上。

 

宁波帮的文化特征

说到宁波帮的文化特征,有人将其完全归结为儒商文化,而且归纳出这种儒商文化的6大特征。我认为这是不全面的。现在“儒商”这个词很吃香,收藏过几幅字画或者出过一二本书的商人,就被别人或者自己当作了儒商。但我觉得把宁波帮单纯说成儒商,这是以偏概全,或者说低估了宁波帮。我们前面把宁波文化概括为“一种植根于丰厚中华文化土壤上的海洋文化”,这里面包含着四种文化:儒家文化,道家文化,佛教文化,还有海洋文化。

特别值得说一说的是海洋文化,包括人文和自然两个方面。

梁启超说过,海洋文化有四个特点:第一就是进取,第二就是冒险,第三就是自由,第四就是活泼。

这四个特点,在宁波帮身上都有明显表现。

黑格尔老人有过“海岸文化”的推论;马克思也曾指出:“不同共同体,在其周围的大自然中找到不同的生产资料和不同的生活资料,所以它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生产品是不同的。因此其意识形态和精神形态也必然要受其地理环境的影响。”

王士性——一个被人称为东方黑格尔明代台州人——早于黑格尔就有过非常精辟的人文地理的论述。他认为潮和海在锤炼浙江人经商才干的同时,也培育了浙江人敢于闯荡、敢于冒险,“比之于陆居者活气较胜,进取较锐”的精神。

我认为,我们既要看到“意识形态和精神形态也必然要受其地理环境的影响”,但也要看到这种影响是间接的,是潜意识的,是一种宏观上的。对一个商人或者实业家来说,最大的最直接的影响莫过于他的生存环境。有关宁波的志书上也说,宁波人素来“饥驱寒袭,迫而之外,航海梯山,视若户庭。”

人文方面,包括一切外来的文化,东方的,西方的。宁波帮受这四种文化的影响,而不只是一种单纯的儒家文化。举一个很浅显的例子,比如,宁波帮的捐赠行为,就有很明显的佛教文化的影响。一方面是报效桑梓,另一方面也是积德行善。有很多海外宁波帮都直接给寺庙捐过钱,给佛面贴过金。据我所知,闻儒根先生就几乎给所有寺庙捐过钱,给七塔寺就捐了7斤黄金。陈廷骅先生一心向佛,在捐赠公益事业的同时,也请侨务部门大量赠送电子念佛机。美国华侨总会会长应行久的太太,专门给全世界的寺庙捐钱。

更重要的,宁波帮还深受西方文化,或者说是海洋文化的影响。

日本神户是世界的一个主要港口,余秋雨说它的文化特征就是“东方文明对西方文明的诚恳和热忱”。我看这个话用来说宁波也合适。

美国著名的汉学家费正清,从文化上把中国分为沿海中国内陆中国,处于“内陆中国”的晋帮、徽帮和处于“沿海中国”的甬帮之间的文化差异非常明显。大家知道,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中国的文化史上曾经发生过一场“京派”和“海派”的文化之争。鲁迅先生在《京派海派》中指出:北京是明清的帝都,上海乃各国之租界,帝都多官,租界多商,所以文人之在京者近官,没海者近商,近官者在使官得名,近商者在使商获利,而自己也赖以糊口。要而言之,不过京派是官的帮闲,海派则是商的帮忙而已……而官之鄙商,固亦中国旧习,就更使海派京派的眼中跌落了。我认为这段关于京派、海派的论述,是客观公正的。到今天为止,人们还把经商说成“下海”,是颇有意味的。有人说,海派就是五方杂处,兼容并包,就是勇于接纳、善于接纳多元文化。显然,宁波帮在文化上应该属于海派。

概括起来,宁波商帮的文化特征,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

1、善于学习和接受西方文化,敢为天下先;

如宁波帮从事与晋帮、徽帮很不同的产业,如从钱庄转变到现代银行业、从沙船转变到轮船航运业;如最早从事保险业,到洋行做买办等等,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正由于宁波帮善于吸收海洋文化和西方文化,所以能够主动完成从传统商帮到现代商帮的转型而从历史走向今天。这一文化特征也就成为了宁波帮与晋、徽商帮的分水岭。

2、开拓而不冒险,稳健但不保守;

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包玉刚。关于包玉刚,我已经撰写了专文《从银行家到航运家》,为节省篇幅,这里不再赘述。

3、自强不息,艰苦奋斗,勤俭创业;

“一遇春风就发芽,一遇阳光就灿烂”。这里我想简单举个已故美国华侨总会会长应行久的例子。应行久创业历程中曾经两落三起。抗日战争时期他冒着风险经营物资贩运把沦陷区的棉布轮胎肥皂之类货物运到后方去又把后方的木炭等物资运到上海。数年之间,赚了不少钱,积起了资财。1944日本败局已定美国飞机轰炸上海应行久把在上海的所有物资装满了两艘100吨的帆船驶离上海不幸在途中遭本人拦截船上所有货物被抢一光1945抗日战争结束应行久从外地再返上海准备重振旧业不料随身所带的资产又被海盗劫走,回到上海不得不从头做起。1947年,应行久把上海的资财迁移到美国旧金山(三藩)时,共运去了36个大木柜,装有值很多金钱的行李,可是不幸又降临到他身上当他在1948年初回到中国接夫人金玉堂返回美国时他发现运去的财产已被美方全部没收。他从一个富商一下沦为寄居异国、身无分文的穷汉。

    贫苦没有使应行久泄气他努力工作再次白手起家勤奋是他事业成功之母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开始一天工作16小时,每星期工作7天,我那时没有时间花钱,所以可以储蓄钱做起生意来。”

    应行久利用积蓄在纽约市最繁华的时代广场租了一家小店“幸运的招牌专售东方礼品1973应行久买下纽约市世界贸易中(当时全球最高大厦)的第107层的摩天大楼顶层,重新布开办了一家富丽堂皇的礼品公司

航运家的命运更是如此,比如北仑顾家(笔者已有专著,不赘)。

4、爱国爱乡,回报社会。

这方面的例子更多了,从略。

关于宁波帮的文化特征当然还可以概括出一些,但主要的就这几个方面。

 

          2011/05/05凌晨草于临稼轩,改写于2013/03/27。))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明明  
上一篇:《甬商文存》及其它—— 漫话宁波帮之五
下一篇:《甬商文存》余墨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