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记忆宁波>> 宁波掌故>> 其他>>内容页

漫漫南塘河 悠悠南郊路

 

漫漫南塘河 悠悠南郊路

林俊燕

 

  南塘河是一条贯穿宁波市区南北的内河,从宁波建城开始,城市用水一从南塘河入城,一从西塘河入城。两岸人烟稠密,民房依河而建,被称为城市的生命河。如今西塘河传统风貌已失,南塘河成为老城区内惟一富有历史风貌的临河地段。

 

  20054月,宁波市确定了城市紫线规划,南塘河历史街区名列其中。该历史地块,包括西濒南塘河的南郊路,北起长春路,西南至启文桥,全长1850(其中220被拆),占地面积包括河道6.3公顷,共有保留院落44处,古桥3处,保留面积2.1公顷。其中有市级文保单位一处(甬水桥),文物保护点多处。南塘河与南郊路相互依存,三桥、一河、一街、一大家族,构成该地块独一无二的风貌特征,而且基本保存完整,是反映宁波城市建筑史上传统风貌的重要遗存。

 

  《鄞县通志》载:南郊路,旧名长春桥下、三市街、柳亭巷口、杨家桥、航船埠头、鹅场跟。因在南郊外,故名。这里曾是南门外盛极一时的商业中心,人称南门三市。大约形成于明代嘉靖年间,堪称甬上商贸文化的源头。 

 

  《鄞县通志》关于城厢乡风有这般描述:南门有三市,西门有八市。三市多竹木畜类,有事之家率于此购鸡鸭鹅。以后,这一带经营传统竹木、草席制品。

 

  随着城市化进程,三市旧货交易市场已南移至三市路的南端,与祖关山路交汇处一带,规模扩大。货品除传统土特产之外,更多是家用电器和各种旧货日杂用品。

 

  南门袁氏

 

  宁波南门袁氏是一个大家族,出了众多名人。

 

  袁燮,南宋思想家,南宋明州淳熙四先生之一,青年时师从著名学者陆九渊。清同治年间被从祀于文庙,获得极高声誉。

 

  其子袁甫,嘉定七年进士第一,政声卓著,后创建白鹿洞书院、象山书院。

 

  袁桷,天资聪颖,后拜王应麟为师,博闻广记,精于史学。其著作丰富,所撰地方志为甬上地方志宋元四明六志之一,是研究浙东地方史的重要文献。

 

  袁牧之(1909~1978),演员、编剧、导演,电影事业家。1935年编导中国第一部音乐喜剧片《都市风光》。1937年编导《马路天使》,该片成为中国电影上世纪30年代高峰时期的标志性作品。1949年任新中国中央电影局局长。

 

  古今交织

 

  走进南塘河街区,仿佛进入了历史。虽然地处闹市,抬头就能看到高耸的五星级饭店——南苑饭店,而不远处是火车南站,每天都有火车的隆隆声穿过古老的南塘河,但是只要你走进这狭小的街道,马上能感受到岁月的痕迹。

 

  南郊路是一条与三市路平行的小路,窄窄的街道至今还是石板铺路,两边都是传统的两层平房。就在这看似平凡的小街里,却留有很多晚清至民国时期建筑,成为研究这个城市发展变化的一个标本。

 

  位于南郊路60号的澄怀学堂,是晚清时期的木结构建筑,主楼三间二弄重檐硬山式楼房,进深7柱,装饰有三脊马头墙。站在学堂中,仿佛能听到当年读书郎整齐的诵读声。

 

  不远处的慧庆医院,是一处砖混结构的近代建筑,建于1933年,主楼为五开间二层楼房,并且设有地下室,至今保存完好,是我市罕见的私人诊所。在这里,我们仿佛看到当年医生救死扶伤的动人情景。

 

  在慧庆医院后面,是一片保存较好的近代民居,如陈巷35号的陈宅,被高高的围墙包围,里面高畅深阔,有一道木制的转角楼梯,一眼望去气度不凡,可想当年主人的气派。

 

  其他保留较好的古建筑还有:晚清木结构的余氏宗祠,清代晚期的庙宇关圣殿,以及一座当街而立的过街凉亭。

 

  凉亭位于南郊路317号至321号,占地三间门面,结构完好,是清光绪年间遗存的永善亭,方形削角的石柱上,镌刻着一副亭联城望长春步步入胜,亭过永善坐坐何妨。宁波老城的南城门叫长春门,路人走到这里已经有点疲乏,不如在凉亭里歇脚小坐片刻。我们似乎看到了旧时南塘河一带的民俗风情画,让人感到亲切、友善而宁静。

 

  南郊路175号的同茂记,是创建于民国初年的酿造作坊,据说当年和楼茂记齐名,是典型的前店后坊格式。由于用料讲究,做工精细,吸引了远近客户,很多上海客户还慕名而来采购,当时酿造的酱油和豆瓣酱畅销江浙各地。据说当年院子里光是盛酱油的大缸就不下几十口,现在路过门口好像还能闻到那浓郁的香味。

 

  紧靠南郊路的杨家桥巷是一条小弄堂,但是有许多有趣的地名,比如鹅场跟牛市等,都是当年繁华的集市留下的印记。

 

  杨家桥巷最出名的建筑是中国电影的先驱——袁牧之先生的故居。

 

  1909412,袁牧之出生在杨家桥巷1号的大院子里。故居至今保存完好,高高的马头墙仿佛在诉说历史的过往。建筑座南朝北,石库门向西,522层楼,青砖黛瓦,是一座典型的江南民居。跨进石门坎,庭院里的影壁、地上铺砌的石板,楼上的木地板和厅堂结构,一如往昔风采。屋檐下承接雨水的两口大缸还是袁家当年的旧物,而袁牧之从日本带来的花盆,仍然在明堂里种植着花卉,绽放着主人当年的情怀。

 

  枕河而居

 

  毗邻南塘河的民居,更多了一分清闲。时常可以看到老人家在门口摆上一张小木桌,或与邻居品茗下棋,或放上几碟小菜,独自啜饮。很多民居没有现代卫生设备,午后和清晨还能看到洗刷马桶的情景,让人怀疑仿佛回到了过去的年代。有的老人会在门口挂上很多传统工艺品贩卖,既为了赚钱,也为了保留一分对过去时光的记忆。

 

  生活在南塘河边的人似乎是与世无争的,岁月伴着流水静静流逝,在城市日新月异的发展中保持着平凡的自我。靠近鄞奉路的一边,至今还开着几家专营竹器用品的小店,他们贩卖着竹席、蒸笼和各种竹编的笸箩,门口能看到一排排的竹篾,在车水马龙中,坚守着传统的信念。

 

  现在,紧靠南郊路的鄞奉路和立交路正在扩建,喧闹声和飞扬的尘土似乎不会给这条古老的道路带来什么影响,枕河人家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作息,而悠悠南塘河,似乎是对这种生活最好的注脚。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张印珍  
上一篇:东钱湖的堤塘
下一篇:故乡的回忆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