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记忆宁波>> 21世纪前影像>>内容页

消逝的宁波城墙

消逝的宁波城墙

   

    宁波的古城墙在三江口消失至今已经八十多年了,见过、走过、玩过宁波城墙的人现存不多了,他们的年龄起码在八十五岁以上;我听母亲说过,她小时最开心的玩耍就是跟哥哥到城墙上去放风筝,而她今年已经九十五岁了。

   

中国的城墙世界闻名,对外防御入侵,对内便于管理;宁波城墙一千多年来,经历朝历代不断修缮,到清朝末年,随着火炮、步枪等现代武器的广泛使用,依赖城墙御敌的时代已经过去。宁波城自1862年太平军失败撤退,没有再经历大的战事,因此地方政府就不再投入财力、人力去维护,于是城墙作为历史遗物日渐荒芜了。

 

 

19世纪初维修宁波城墙的民工

 

19世纪宁波古城墙、烽火台

到上世纪20年代,古朴、斑驳而又失落的宁波古城墙终于被推上了祭坛。

 

宁波是中国“五口通商”口岸之一,宁波人素有敢为人先的观念、改革开放的秉性;作为封建、守旧和阻碍象征的古城墙就在劫难逃。1923年拆除了6个城门的瓮城,1924年又拆除了灵桥、东渡两个城门。从1928年至1931年,雄踞三江口有着1033年历史的宁波古城墙,被全部、彻底、干净地拆除了。唯余破旧的庆云楼(即八角楼)和鼓楼。

 

东渡门:东门,位于江厦桥西,该地至今仍被称为东门口。照片为彩照,当时极为罕见。

 

 

长春门:南门,城外视角

 

长春门:南门,位于南塘河护城河交汇处,有水关,使南塘河与日湖(已湮)、月湖连通。

 

长春门:南门,城内视角

 

 

望京门:西门,位于望京路和中山西路交叉处,至今该地仍被称为西门口。城门设有水关,使月湖与西塘河连通。

 

永丰门:宁波北门

永丰门:宁波北门,位于今天永丰路和望京路的交叉路口处。

 

和义门:位于今解放桥(外国人画),八国联军攻打宁波,破城墙后情景。

 

1934前灵桥(浮桥)

灵桥门:从唐代开始,就建有灵桥(浮桥)使宁波与江东相连,现存的灵桥是1934,由德国人所造。

 

    拆城墙后,利用坚实的城基,在上面建造了环城马路。现在的市内环城路除江厦街和灵桥路北端外,都是当时的城基。大概为了让后人记住宁波曾有过古城墙,古城的6座城门的名字作为路名留存下来,它们是灵桥路、长春路、望京路、永丰路、和义路和东渡路。今这6条路及路名还在,可惜破损严重的庆云楼即八角楼19588月被猛烈的台风刮塌后,消失了。

 

庆云楼(八角楼)位于长春路,柳汀街交汇处

 

海曙楼(民国时期鼓楼)今尚存

 

在拆除城墙的过程中,产生了不少珍贵的城砖、天然的条石和建筑材料。宁波的有识之士抓住时机收集一批有价值的古砖,其中有个鄞县人马廉,曾任北京大学教授,他是个既懂文物价值又很用心的人。1931年秋,马廉因病回宁波休假,当时宁波拆城墙已近尾声,他发现墙址周围还留有许多汉晋以来的古砖,于是就朝夕巡查,一块一块捡起来装入麻袋背回家,潜心研究,写成了《鄞古砖目》。1933年至1935年天一阁重修,马廉将所藏古砖全部捐给天一阁。为此,天一阁特辟一室陈列,命名“千晋阁”。今天,我们在天一阁里仍可以见到大量古砖上印有汉、晋、六朝纹饰和刻有 “唐大和七年”、“宋故仁和知县”、“洪武七年”、“嘉靖三十四年”和“清道光廿五年”等城砖铭文。这些古城砖,是马廉先生留给宁波人的珍贵文化遗产,是凝固的宁波城墙史。可惜天一阁修完那年,马先生就与世长辞,年仅四十二岁。

 

    另一个是在拆城过程中,出土了宋元碑石多种,有不少具有历史价值。这些石碑都搬移到天一阁集中起来,成为今日明州碑林的一部分。

 

    宁波的古城墙为砖石结构,拆除过程中曾产生过大量的城砖、石块和泥土,尤其是外墙所用的砖,大都是道光十五年维修的城砖,墙基是大块大块的条石,整齐又结实,是很好的建筑材料,而它们最终都流向了何处呢?民国宁波市政府成立后,一时财政比较紧张,不仅市政建设需要资金,就是拆城所雇用的众多民工也需要支付工钱,于是,决策者就将目光瞄在古城墙上,决定把拆下的城砖、石块出售,以完成拆城计划。所以,这些城砖、石块主要流往四个方向:

    一是用于城乡居民建造房屋。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宁波经济发展较快时期,城乡居民有了一定的积蓄,为了改善居住条件,不少城砖和石块被城乡居民买去建房。近年槐树路周围改造时,就发现有2幢民国时期的小楼房大部分是用城砖建筑的。

    二是用于建筑市区内马路、街巷。城墙拆除后,在城基上修筑了环城马路,城墙长条石除用于铺设环城马路外,还用于修建东大街等干道。而城墙的泥土,一部分用于填埋河道、拓宽道路,一部分运往城郊。

    是用于农村造桥铺路。拆城墙后,有的石块被运往农村铺路了。当年鄞西著名的古洞桥大修时,就是使用宁波古城墙拆下的条石,质量非常好。

 四是用于建造华美医院。当时,美国传教士正打算位于城西北角盖一幢现代化医院,可是缺少资金。宁波要拆除城墙的消息公开后,美国籍院长兰雅谷便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一方面向上海和宁波两地募集资金,一方面通过宁波绅士张襄山的帮助,并经有关方面许可,把宁波市北门一带城墙上拆下的城砖、条石全部无偿要了下来,用于建造华美医院。不过对兰雅谷,当时的宁波市政府也有个附加条件,就是要求他必须将医院的大门仿建成宁波古城北城门的样子,兰雅谷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两年后,用宁波古城墙砖石建筑起来的一幢主体三层、局部四层,具有典型的中西合璧风格的医院大楼和一幢护士学校校舍在姚江畔伫立起来。在今天华美医院正门对面,有一块地坪,上面用浮雕方法刻绘着宁波古城墙六个城门及主要街道,网友有时间不妨去一看。

    

 

上世纪30年代华美医院

 

今天华美医院

 

现在当我们回首看这座已充满现代气息的港城,感到当年如能完整地保留下这座环绕甬城的千年古城墙该多好,宁波照样可以建成环城路,也可以改善好市政。这样,宁波人可以同现在的西安人、南京人一样,在享受现代丰富生活的同时也享受到城墙文化所带来的古韵和乐趣。但是,80年前的宁波人那种对古城墙熟视无睹,甚至深感碍手碍脚的心情,以及勇于反封闭、追求开拓的激情,今人似乎已很难理解;可以想象,对这城墙,即便是当时不拆,也很难保证在以后历次政治风暴里能让它继续存在;宁波古城墙的消失似乎又是必然的。

 

    80多年过去了,触摸过宁波古城墙的人日趋稀少,但宁波人对古城墙的情结却依然是浓厚的,在市民口头的俗话语中常有 “东门口”、 “西门口”、“灵桥门”、 “南门外”;看看马路上还竖着 “望京路”、 “永丰路”、 “长春路”等路牌。有形的古城墙尽管早已消逝,而无形的古城墙,还在一代一代宁波人的心中矗立着。

 

                                                                         二0一四年七月   上海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zzlin60  
上一篇:宁波最早的水文站----水则碑
下一篇:老照片勾起昔日回忆------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