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记忆宁波>> 21世纪前影像>>内容页

老照片勾起昔日回忆------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老照片勾起昔日回忆------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作者: 秋冬春夏

 

勾起昔日回忆-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 转载这篇网文不仅是为了勾起人们对往昔的回忆。图片有着与文字不完全相同的特点,它包含着丰富的细节,具有相当大的信息量。从一张历史照片中,能够反映出时代的特征,再现当时的情景,向受众诉说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从而让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如临其境地进入时间隧道。从中受到启示,正确地认识昨天,理解今天,展望明天。

 

老照片不仅是老一代摄影人才拥有,每个家庭,每个人的生活照,同样记录反映着时代,希望每位网友,看了这篇文字和图片,能拿出您和家人珍藏的照片,写出其中的故事,和大家分享。也为当代宁波保留一份宝贵的集体记忆。

 

下面请大家先看看作者写的图片中的故事:

 

船舱内的场景同样生动。两侧各有一条长木椅,一般能坐二三十人。坐船的大多是从乡下进城的农民,来时他们往往挑着竹篮、箩筐,装满了各种蔬菜鸡鸭到城里来卖,船舱里放不下,这些竹篮箩筐就被抬到船顶上放着;回时农货卖掉了,换回的是酱油、盐、布和糖果。妇女们此时便开始在船舱里打毛线、纳鞋底、拉家常,既放松心情又交流各种信息。

 

  潘行正印象最深的是每年杨梅上市的季节和西瓜上市的季节,以及每年的三四月间。一船又一船的杨梅、西瓜,满船沁人心脾的果香,航船埠头更是人声鼎沸,客货拥挤,热闹非凡。农民们一下船就在埠头边上摆摊叫卖,瓜果都很新鲜。潘行正说,三四月是油菜花开的季节,河道两岸一片金黄,坐在船舱里,伸手还能拍打船舷边溅起的水花,真是美妙。

 

  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随着乡乡通公路计划的实施,航船逐渐在市区航道上淡出,船埠河道一条条被填平,改建成公交线路。新河河段也被填塞,繁忙的新河水运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不多说了,文章在此,大家自己看看吧。

 

-------------------------------------------------------------------------------------------

 

http://image.club.china.com/twhb/2014/1/27/1011/1390808550565_216.jpg

 

http://image.club.china.com/twhb/2014/1/27/1011/1390808550891_217.jpg

 

  提供本文所涉老照片的宁波两位摄影家余德富(下)、潘行正(上)。 记者 胡龙召

 

http://image.club.china.com/twhb/2014/1/27/1011/1390808551265_218.jpg

 

  上世纪80年代拍的新河头航船码头

 

http://image.club.china.com/twhb/2014/1/27/1011/1390808551728_219.jpg

 

  1983年春节拍的十姐妹

 

http://image.club.china.com/twhb/2014/1/27/1011/1390808552169_220.jpg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城西农村妇女编金丝凉帽

 

http://image.club.china.com/twhb/2014/1/27/1011/1390808552695_221.jpg

 

  1978年拍的鄞县宝幢公社小学生喊口号

 

http://image.club.china.com/twhb/2014/1/27/1011/1390808553039_222.jpg

 

  陆飞舸指着照片中的小男孩说这就是我
  记者 胡龙召

 

  记者 梅薇 张磊杰

 

  

 

  这段时间,宁波博物馆正在向市民征集老照片,用以筹办回眸甬城大型图片展。目前已征集到老照片近200张,其中最早的拍摄于上世纪30年代,最近的则是拍摄于本世纪初,绝大部分是拍摄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让人看了不胜感慨。

 

  从这一张张老照片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岁月的流逝和城市的变化:这是容光美发店,当年曾代表着一种时尚与潮流;这是新河头航船码头,当年曾经繁忙一时百舸争流;这是当年在东海捕野生大黄鱼,一网上来就是数千斤……这样的照片,这样的画面,每一张都能勾起回忆、讲述故事!

 

  很多的景、很多的物、很多的事,不可避免地要随着时光而流逝,而那些记录旧日时光的珍贵影像,是历史的切面,是时代的见证,它仿佛给我们搭建了一条时光隧道,让我们重回当年。当年的种种酸甜苦辣,现在回想起来,或激动,或伤感,或温暖,更多的,则是给予我们前行的力量!

 

  江厦桥浮桥曾经人气胜过灵桥

 

  1981年,江厦桥浮桥被挪到现在江厦桥的位置,成为连接市区最繁华的中山东路与江东大河路(现中山东路延伸段)的纽带。那一年,桥上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让宁波资深摄影家余德富情不自禁地按下快门,于是有了眼前这张密密麻麻走满人的浮桥照片(图)。

 

  余德富说:这座浮桥由来已久,最初是新江桥浮桥,之后被架在解放桥的位置上,等解放桥造好,又被挪到现在江厦桥的位置。可以说,它一直随着宁波城市建设的发展,发挥着余热

 

  这座浮桥在江厦桥的位置一呆就是10年。除了灵桥,在上世纪80年代初,横跨在奉化江上连接海曙和江东的,就只有这座江厦桥浮桥了,直至1990年新的江厦桥落成。

 

  在余德富的记忆中,那时的江厦桥浮桥人气胜过灵桥。这是有客观原因的:桥的西岸是有浙东第一街美誉的中山路;桥的东岸,现在的江东北路上,集中了钢铁厂、橡胶厂、和丰纱厂、轮船厂等,是宁波主要的工业基地。浮桥是每天来往海曙、江东的上班族的必经之路。上下班高峰期,大家摩肩接踵往往得走上5分钟。家住江东的余德富作为曾经的其中一员,对此深有体会。不仅如此,当时的大河路上还分布着汽车东站、航船码头、粮仓,来往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可以说,江厦桥浮桥连通了宁波的中轴线。

 

  由于是木船连排的浮桥,三江口又直通大海,所以每当潮水涨落,浮桥也随之起伏。涨潮时,浮桥升得高高的,中间会向上拱起来,这时候,行人上桥落桥,就像上山下山。

 

  浮桥的桥面由一块块桥板铺成,桥板之间留有一条条两三指宽的缝隙,透过缝隙能看见滚滚东流的江水。这会让不少小孩感到既新奇又害怕,在桥上往往能看到紧紧攥住大人手的孩子,既小心翼翼又迅速地走过桥去,似乎生怕一不小心从缝隙中掉下江去。

 

  而最稀奇的是,每天凌晨时分,浮桥还会临时成为断桥,让大船从中经过。因为浮桥不像钢筋混凝土的固定桥,桥身可以造得很高;浮桥是靠船浮在水上,桥面的高度只能跟露在水面上的船身一样高,大的船就过不去。他们会把其中几艘浮船的锁链解开,将它们从浮桥中出来撑到一旁,让出航道,以便大船通过。余德富说。每当碰到这种情况,要过桥的人就得等。从卸锁链、移浮船、过船到桥复原,整个过程往往得半个多小时。

 

  如今,宁波的江面上架起了一座座各式各样的漂亮的桥,随着江水起伏的浮桥再也看不到了,它只留存在一代宁波人的记忆中了。

 

  老宁波都知道新河头航船码头

 

  新河头航船码头就在现在江东华严街新河菜场附近。

 

  1981年的某一天,宁波资深摄影师潘行正像往常一样背着相机到处转悠,他按下快门,记录下了眼前新河头航船码头熙熙攘攘的一幕(图)。潘行正并没有想过,当时这稀松平常的场景有多少保留价值,30多年后,它却成了宁波人的集体回忆,栩栩如生。

 

  说起航船码头,潘行正肯定地说,没有一个老宁波对此是陌生的。在那个汽车还是稀罕物的年代,陆地交通速度慢,基本靠人工驱动”———自行车、手拉车,而且,乡镇之间极少有公路。那个时候,宁波的水运发达。纵横交错的河流,是紧密连接周边乡镇的纽带,航船成了老百姓来往于城乡之间的主要交通工具。

 

  上世纪50年代,宁波市区有5个内河航船埠头:城东面有大河头新河头,城南有濠河头,城西有接官亭船埠,城北有三宝桥船埠。每个埠头航船去往的方向也不同,新河头是往返东钱湖、邱隘、五乡、潘火一带的主要码头。以东钱湖为例,一般单程需要半天时间,早上出发中午能到。潘行正说。

 

  在潘行正的记忆中,新河头航船码头几乎天天都像照片里那么繁忙热闹。从清晨6点最早的一班船开始,到下午2点的末班船结束,新河头最多能容纳近30条航船在此出发返航,迎送南来北往的船客。

 

  最初,埠头上的航船,是一种木船,以拉纤、摇橹为动力,且是单只独立航行。船上有竹篷,为船客遮风挡雨。上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出现了拖轮,领头的是一只以柴油机为动力的拖轮,后面拖着七八条木船,就像一辆行驶在水面上的火车。潘行正说,这种拖船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还能看到,尤其是清明等时节,埠头客流量激增的时候。而照片最前端的小马力柴油航船,当时被人们称作水泥船,是比木船更进一步的产物了。

 

  船舱内的场景同样生动。两侧各有一条长木椅,一般能坐二三十人。坐船的大多是从乡下进城的农民,来时他们往往挑着竹篮、箩筐,装满了各种蔬菜鸡鸭到城里来卖,船舱里放不下,这些竹篮箩筐就被抬到船顶上放着;回时农货卖掉了,换回的是酱油、盐、布和糖果。妇女们此时便开始在船舱里打毛线、纳鞋底、拉家常,既放松心情又交流各种信息。

 

  潘行正印象最深的是每年杨梅上市的季节和西瓜上市的季节,以及每年的三四月间。一船又一船的杨梅、西瓜,满船沁人心脾的果香,航船埠头更是人声鼎沸,客货拥挤,热闹非凡。农民们一下船就在埠头边上摆摊叫卖,瓜果都很新鲜。潘行正说,三四月是油菜花开的季节,河道两岸一片金黄,坐在船舱里,伸手还能拍打船舷边溅起的水花,真是美妙。

 

  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随着乡乡通公路计划的实施,航船逐渐在市区航道上淡出,船埠河道一条条被填平,改建成公交线路。新河河段也被填塞,繁忙的新河水运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http://image.club.china.com/twhb/2014/1/27/1011/1390808553575_223.jpg

 

  1981年拍的江厦桥浮桥

 

  十姐妹的发型不约而同有原因

 

  照片中的十姐妹(图),一字排开,二十出头的年纪,笑靥如花。尽管是黑白照片,但依然可以辨识出,当时的服装已经跳出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单一,色彩也丰富了起来。只是十姐妹的发型,却是出奇的一致。

 

  那是1983年的春节,当时,余德富应同事之邀,去给他们拍全家福。这一天,同事小姨子的一帮小姐妹正好在她家做客,于是,站在老房子门口,余德富拍下了这张《十姐妹》。

 

  余德富说,这些时髦姑娘都是在容光理发店烫的头发。那个年代能进容光做头发是一种时尚。

 

  那时到容光理发都要排队。尤其是到了春节前夕,容光的生意好得不得了,很多老百姓为了能赶在春节前烫个头发,半夜就去排队。最夸张的一次,镇海的老百姓坐船来宁波,整一船几乎都是去容光做头发的。

 

  那个年代,主要流行大波浪、三七式、翻翘式等发型。特别是电影《庐山恋》上映后,很多年轻姑娘走出容光时,都是顶着张瑜头的。

 

  如今,那个曾经代表着一种潮流和时尚的容光理发店早已消失在了历史的烟尘中。余德富说,这张照片中的老房子还在,几乎没变样,我一直希望有这么一天,能找回这十姐妹,依然站在同一个位置,再拍一张《十姐妹》。

 

  我就是照片中的这个小男孩

 

  照片(图)中的陆飞舸(左四)8岁,如今的陆飞舸43岁。

 

  这张照片拍摄于1978年。一排孩子喊着口号,神气地从墙根走过。这堵墙,是江南典型的马头墙。墙上的标语,带有那个年代特有的印记。

 

  尽管时隔35年,再看这张照片时,陆飞舸依然有几分激动:照片里的都是我同学,我们彼此之间还有联系。

 

  1978年,陆飞舸还在五乡宝幢的永乐小学读书。放学后,10个孩子在老师的带领下,沿着老街边走边喊口号,这是每天例行的公事。至于口号的内容,陆飞舸说:具体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一人参军,全家光荣之类的。但是,他还清晰地记得,照片里的这幢老房子正是其中一个同学的家。

 

  照片中的陆飞舸举着小拳头,小腰板儿挺得笔直。那个年代,能上街喊口号的,可都是挑过的。班里40多个同学,就选中了我们10个。说这话时,陆飞舸的脸上掠过一丝自豪,我当时还是班里的学习积极分子。

 

  每天放学后,大约下午3点,这个10人宣传小组就会准时出发。而当年生活中极为寻常的这一幕,被余德富拍了下来。现在回想起来,余德富说,当时就是觉得这场面挺有意思的。

 

  斗转星移,照片里的孩子们长大了,工作了,结婚了,再然后有了各自的孩子……而事情的发展也是极富戏剧性,多年以后,陆飞舸的父亲去老同学———余德富家做客,无意中看到了这张照片,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不是我儿子吗?

 

  后来,鄞州博物馆办了一次有关老照片的展览,其中就有余德富的这张照片。激动的陆飞舸召集了照片中的几个同学,一起去看展览。其中一个女生,看到照片,情难自抑,哭了。

 

  陆飞舸一直珍藏着这张照片。他说,每次看到这张照片,幼年时期的细碎片段就会从记忆的脑海里出来。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记忆,也是一个时代的见证。

 

  30多年过去了,照片中的10个孩子,如今都已进入不惑之年。除了一个在绍兴,一个在湖州,一个在衢州,其余的都留在了宁波。陆飞舸成了一名自由职业者,他说:照片中的老房子还在,只是标语已经刷掉了。

 

  一顶金丝凉帽可抵一个月工资

 

  在宁波城西,村民编凉帽的历史至少有上百年了。特别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尤为盛行,很多农村妇女都会编,利用农闲将其当做一项副业,贴补家用。

 

  据潘行正回忆,编凉帽的这张黑白照片(图)是他在城西一个生产队拍的。照片里,妇女们每人搬一把小竹椅,围坐在一间大仓库里,个个低着头,神情专注,跷着二郎腿,膝盖上放着尚未完工的凉帽,细软光滑的金丝草在指间穿梭飞舞。一幅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令他至今难忘。

 

  鄞西翁家桥村52岁的村民秦亚芬曾经也是编凉帽的一把好手。当她才五六岁的时候,奶奶就手把手地教她编凉帽了。先从帮大人打下手学起,大人往往会编好一个帽坯和凉帽的头颈,把剩下的最简单的帽檐留给小孩编。秦亚芬说。编普通草帽只需四根草,编时两根上两根下,学起来并不难。秦亚芬上小学时,常常会趁中午放学回家时编,一顶帽檐一般编个十一二圈,不到两个小时就能编两顶。

 

  就这样边编边学,直到十三四岁才能学会编整顶凉帽。但编金丝凉帽不同,秦亚芬也是到了20岁左右时才勉强上手。原因则全在金丝草极细的质地和金丝凉帽极高的编制工艺上。

 

  秦亚芬说,她编过最细的金丝草,细如发丝,即便是稍粗一些的,也比普通的席草纤细许多,我们有十根金丝草不及一根席草粗的说法。正因为金丝草如此细,才对编制有了更高的要求。编金丝凉帽最重要是草细、紧密,一般编十四圈才能一寸。秦亚芬说。所以动作再利索的人,编一顶金丝凉帽的速度也远远慢于编一顶席草凉帽。

 

  当然,金丝凉帽的价钱也不是席草凉帽可以企及的。秦亚芬清晰地记得,一顶席草凉帽卖0.32元,但一顶上好的金丝凉帽能卖30元,即便是金丝草稍粗点的,也能卖个十七八元。要知道当时在生产队做一个月工资也不到30元。

 

  不过金丝凉帽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生产凉帽的工艺品厂会和村里联系,由村里统一每个月向工艺品厂拿来金丝草,再挨家挨户分配给村民,村民领了金丝草再各自回家编。每隔一段时间,村里就会有专人统一收编好的金丝凉帽,送到工艺品厂,领来报酬分给村民。

 

  编其实是制作金丝凉帽的第一步,送到工艺品厂后,还要经过上油、压模、装饰等工序,才最终制成一顶刮挺的金丝凉帽。至于当时金丝凉帽卖给谁,秦亚芬说,金丝凉帽洁白细软,手感极好,加上编得精细,使整顶帽子显得光亮秀丽,雍容华贵,听说受到欧美国家女士的青睐,都是出口的。而秦亚芬确实也没见身边的某个人戴过金丝凉帽。

 

  如今,村民大多进了企业,但农村仍有一些上年纪的人在家编凉帽,只是编凉帽的材料已经从以前的蔺草、金丝草变成了现在的腊味草、纸草。http://image.club.china.com/favicon.ico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lf88  
上一篇:消逝的宁波城墙
下一篇:没有了!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