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记忆宁波>> 宁波掌故>>内容页

望春桥

                       

古今望春桥

                   林俊燕

    印象中的望春桥就像一帧陈年旧影,它纪录过我童年、少年时的心情。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内河航运还必不可少,去西乡高桥、白鹤、深溪等地,大多坐航船前往。记得年年清明祖母总会带我去山下庄祭扫祖父、曾祖父的墓,而所乘航船必经望春桥。每每船渐近桥,幼小的我总会被一棵枝杆粗壮、生在桥侧石缝中的古树而紧紧吸引。石缝没有多少泥土,为何有棵硕大的树?也许祖母看到我睁得大大的眼睛,其后便告诉我这样一个传说:望春桥像一只俯卧的雄狮,这树就是狮子的尾巴,谁要是触动了它,狮子就要发怒,给当地带来灾殃。有一年,有位乡绅斫了这棵树,结果当地突遭大火。由于人们敬畏神灵,谁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所以狮子尾巴才被一代代保护下来,成为城西一大奇观……从此,望春桥的美丽与神奇深深地烙进我的记忆。

 

    古树已历世代风雨,那么其桥又建于何年?因桥额无记载,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多年。去年因为修《海曙志》的机缘,才使我得以凭借古籍的羽翼穿越尘封的时空,走进早已远离我们的历史现场,心驰神往地漫游一番:

 

    唐大历八年(773)之前,鄞西已有个烟水淼淼,碧波万倾的大湖,因其状如黄莺之颈,故名莺月豆湖。是年,为让水利广泛地泽被乡民,一位名叫储仙舟的县令在率众对湖进行大规模疏浚之后,将该湖更名为广德湖。唐贞元元年(785)刺史任侗又治而大之(《四明谈助》第2P1112)。从此西乡沃野广被其德,百姓在稻花香里喜说丰年。

北宋建隆年间(960-963),郡守钱亿上任之初,即利用农闲,集乡夫万人并由各乡官员率领,再次向广德湖大兴开凿之役,拓展波澜和湖堤,使该湖的面积一大再大,竟达周回()凡万有二干八白七十一丈。我看见鸥鸟在夕阳中翔集,我听见渔舟在落霞中唱晚,远古的生命在无边的波光霞影中涌动……

    四十五年之后,即北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在人称夹塘的湖堤之北,一座高大宏伟、气势非凡的石拱桥在匠人们的欢呼声中合拢,从此成为湖河之隔的标志,而这座造型犹如凌波之虹的大桥,正是从此名震鄞西的望春桥。

    北宋政和七年(1117),因湖周遭多有淤塞,民之请为田、危于废者屡矣,明州知州楼异奏请宋徽宗欲废广德湖并将之开垦为田,用以供给驻扎在甬东的水军之军粮。经宋徽宗批允后,楼异即奉旨填湖。在青紫色的早霞里,在水禽的哀鸣声中,与广德湖相依相偎了一百余载的望春桥,亲眼目睹了一个天苍苍、水泱泱的大湖渐渐湮没,从此西乡十年九荒

    我从清人徐兆昺《四明谈助》中走出,为鄞西大地失去了另一个东钱湖而深深叹惋,但亦由此弄清了望春桥的始建年份和它的背景。

    望春桥位于海曙区西郊西塘河与中塘河的合流处。作为宁波商贸和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集散地,西塘河曾浩浩荡荡往来过扬帆鼓篷的官船,因为它不仅是四明山水注城的重要通道,更是古代宁波通往京杭大运河的必经水路。我已无法猜想那种西风作意送行舟,帆饱清淮碧玉流的壮阔气象,但我少年时见过的西塘河依然一路荡漾着江南灵秀的气息,沿河随处可见草绿苹香凫鸭多的景色。在这条两岸水乡风光旖旎的古河道上,依然完好地横跨着5座桥洞苍苔,茵茵的石拱桥,它们次第是西成桥、望春桥、新桥、上升永济桥(又名半路庵桥)、高桥;望春桥是距西成桥约2华里的第二座古桥。

    为便于通航灌溉,这5座石拱桥都建得高大雄伟,桥洞跨度和高度均在10以上,上桥步阶一般不少于30级,桥下还镶砌有宽阔的桥带供拉纤者行走,但其他四桥的建造历史没有一座比望春桥更早:西成桥建于清乾隆年间,新桥建于明洪武丙寅年,半路庵桥叠石固堤,结洞为桥于乾隆丙辰年,高桥虽资格老一些,始建于北宋重和初年(1118),但比起望春桥的祥符元年 (1008)来,还是晚了100多年。也就是说,当望春桥崛起在广德湖畔时,在绿水迢迢、青山隐隐的西乡还压根儿找不到这4座桥的影子。这就是望春桥弥足珍贵和让后人引以为豪的地方。

    1967年,西成桥一夜间被拆除石栏、望柱和高高的拱券,村人利用它的桥脚改建成水泥平桥,并取名革命桥。望春桥也差一点被毁,红卫兵要砸被称为四旧的桥额和望柱,但遭到当地村民坚决抵制,一位年过七旬的长者老泪纵横地跪在桥上求告,并表示要以命换桥,才总算保住了此桥柱头雕荷花的精美望柱,尤其是记载着重修年份的珍贵的桥额。

时光在流逝,社会在发展。随着内河航运的黄金时代渐渐远去,西塘河上的这些古桥在悠闲中日见寂寞。望春桥在承载了千载沉甸甸岁月之后,自己老了——桥身风化严重,望柱歪斜,石板桥栏已有多块掉下。危在旦夕的西乡名桥牵动着无数颗望春桥人的心,甚至惊动了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处的官员。浓浓的乡情孕育着爱乡的义举,一位生于斯、长于斯而业成于异乡的港胞为抢修古桥,效仿先贤,慷慨捐资。这位老先生的名字就叫钟宝昌。重葺工程开工于200539,竣工于同年628。至此,望春桥有史记载的大修已有3次,另外两次分别在清乾隆庚辰年初和光绪丁酉年。其中前两次也是望春董事捐资告竣

    2005年的一个早秋,落霞在天边调色铺彩,我又来到了望春桥。桥北的古凉亭已修葺一新,千年古桥静静地卧在夕阳中,显得更像一位饱经世事、面容深刻的老人。桥上的那棵古树不仅被保留下来,而且更显蓊郁。我不禁为望春桥庆幸,因为它不仅没有遭遇西成桥一样的厄运,而且能继续见证今日西乡历史性的巨变。文明没有裂成碎片,我们是否应该感谢祖祖辈辈的望春桥人还有远在异乡的那一片故乡的云!

    江南是水的故乡,亦是石拱桥的故乡。千载望春桥只是沧桑江南一个小小的缩影,一个人类已开始珍视自己文化遗产的缩影。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张印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骑兵留马园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