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原创文学>> 小说>> 中篇小说>>内容页

花开花落七

(七)

严冬过去,春天的脚步声悄悄地响起。庞小波和梅念慈在一个阳光明媚、春风拂面的周日,实行了谋划已久的东湖踏青的计划。这天清晨,庞小波先到梅念慈家,然后两人一起乘公交车到汽车东站,跳上去东湖的汽车。一会儿汽车开出市区,行驶在在乡间公路上,春天的田野铺着大块小块、浓浓淡淡的新绿和嫩黄浅紫,乡间的空气清新无比,看着车窗两旁飞逝的田野风光,两人并排坐着,显得神清气爽,心情无比愉悦。庞小波说:“我们运气好,今天天气这么好,”

梅念慈接上去说:“昨天晚上还下雨呢,我挺担心的,想不到今天会阳光明媚,真是好运气。”

“昨晚的雨下得好,春雨如油,经雨水一夜的洗涤,大地才会显得更清新亮丽,春意盎然。”

到了东湖,梅念慈提出要先去小普陀,庞小波说:“听你的,只是小普陀我以前虽来过一次,如今早已忘记该怎么走了,得问问路。”

经路人指点两人来到小普陀,小普陀门前有条小路,路两边摆满卖香烛的和测字看相的摊子,他们才走到小路,骤然围拢来几个男女,吵着嚷着要给两人算命,庞小波连忙说:“不要!不要!”同时加快了脚步,拉着梅念慈从那几个男女中穿过,还是有个留小胡子的中年人穷追不舍,嘴里喊叫着:“算算吧,很准的!”看两人还是不与理睬,只好失望地回头离去。

入乡随俗,再说来前阿娘曾嘱咐过:香烛一定要点,菩萨也要拜。梅念慈在门外买了香烛,走进庙里一看,由于是星期天,到小普陀来拜菩萨的男女老少还真不少,有夫妻俩领着孩子的,也有像他们这样的年轻男女,更多的是斜背着黄色烧香袋的老妇。里面香烟缭绕,一片氤氲。梅念慈点好香烛,然后诚信地在菩萨前跪拜,暗暗祈祷:“愿家人健康平安!愿我与小波将来生活幸福美满!也愿台湾的父母幸福安康!”然后对庞小波说:“来,你也拜一拜,”庞小波笑笑说:“好吧,入乡随俗,”然后神色庄重地也上前跪拜祈祷。

离开小普陀后两人沿湖边走去,春天是个美好的季节,春风吹醒了经过严冬侵蚀的大自然,萧瑟的寒冬过去,春暖花开的季节便来临了。春天的东湖,湖面波光粼粼,湖边的柳树那缀满纤细嫩芽的柳枝,飘飘忽忽、婀娜多姿。而春天的田野也已披上了彩装:金黄色的油菜花、白蝴蝶般豌豆花、紫色的草子(紫云英)花、疏影深浅的杜鹃花、姹紫嫣红的桃花及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小草小花,各自张扬着蓬勃的活力。还有远远近近山坡上添了新绿的茶树一片片、一垄垄、一丛丛、一簇簇,起起伏伏、郁郁葱葱等待茶农来采新茶。摆脱了寒冬羁绊的春意真是无孔不入,连路边和路上石缝里的小草、野花经昨夜雨水的滋润,也显得生气勃勃,明丽无比。春日的田野,到处生机盎然,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沁入肺腑,让人心旷神怡。

“这样来乡间散散心,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真好!”沐浴着山乡的清新空气,沉醉于眼前如画的水光山色,梅念慈显得有点心醉神迷。

“我这个建议不错吧!,只要你高兴,逢休息天或假日都可以来,反正乘车来一趟也很方便。”

“总还是你,想一出是一出的,这样的休息天才有思,”梅念慈深情地望着庞小波说。

两人没有目标地随意在湖边走着,感受大自然春的气息了。中午,在环湖街上一家小饭店吃饭,庞小波点了东湖特色菜:炒螺丝、盐水湖虾和炒青菜,也许是走得又累又饿,这顿饭两人吃得津津有味,同时,这像是小俩口的氛围,尤其让他们感到愉悦、甜蜜。

饭后继续沿湖慢慢走,后来看到湖边一株柳树下有块平整的石头,两人似乎很有默契,竟不约而同地朝石头走去,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相视一笑,双双在石头上并排坐下。

眼前是怀抱着七堰九塘,由七十二条溪流孕育了这万顷秀水的东湖。望着碧波荡漾的湖水,庞小波对梅念慈说:“元朝的袁士元赞美东湖写过这样诗句:‘一百五十客舟过,七十二溪春水流;尽说西湖足胜游,东湖谁信更清幽。’”

梅念慈说:“诗美,景也美。”这时见远处有两只渔船一前一后在湖里捕鱼,一会儿又见一只汽艇快速驶过,在平静的湖面犁出一道闪亮的银色弧线来,更增添了湖面的灵动美。

庞小波指着汽艇对梅念慈说:“那是湖边驻军的汽艇,我读初中时,有一年学校组织到东湖春游,步行到江东乘航船到东湖边堰坝,就是这种汽艇把我们从堰坝接到部队里,与驻军搞联欢活动的……”庞小波忆起读中学时春游活动的时光便显得满面春风,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梅念慈沉思了一会儿,忽然说:“杭州西湖应该比东湖美多了吧?”她还没去过杭州,为此常感遗憾。

“那当然,西湖是旅游胜地,有苏堤、白堤、断桥、雷峰塔、六和塔等等,”曾经去过杭州的庞小波接过话题说,还吟诵起古人的诗词来:“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写过一首《饮湖上初晴后雨》:‘水光潋滟晴放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还有宋朝杨万里的《晓出净慈寺》:‘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听听古代大诗人咏西湖的诗,就知道西湖有多美。要不,人们怎么会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庞小波看到梅念慈一脸向往又无边遗憾的神情,便深情地说:“小梅,等我们结婚时,就到杭州去度蜜月,好吗?我陪你到一株杨柳一株桃的苏堤、白堤漫步,接着沿湖边到岳庙、曲园风荷、花港观鱼一路过去,再租只游船在碧波粼粼的湖上作环湖游,看三潭印月,上湖心亭,然后到黄龙,黄龙出来登宝石山鸟瞰西湖全景,最后去九溪十八涧,转到龙井看蓊蓊郁郁的茶山,找一家茶坊,悠闲地品尝龙井茶……”庞小波忘情地描绘着美好的蜜月计划蓝图,梅念慈听得心醉神迷,点头连声说好,然后情不自禁地小鸟依人般把头轻轻地靠到庞小波的肩膀上,庞小波也伸出一条胳膊搂在梅念慈的腰上,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陶醉在对蜜月的憧憬里。

这时,庞小波的思绪仿佛已飞到了杭州西湖,意兴盎然地继续沉浸于密月梦中:“如果时间允许,我们还可以去苏州看园林,苏州有许多古典园林,最大的是拙荆园,还有留园、网师园、狮子林、沧浪亭等,这些园林都构筑精致、艺术高雅,且都有丰富的文化内涵。”

“是吗?”梅念慈听得更是如醉如痴。

庞小波又接着说:“你记不记得,夜校王老师有一次上课时给我们吟念过一首唐朝张继的《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诗中的那个寒山寺就在苏州,那天,王老师在读这首诗时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听得课堂里的同学都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要是我们去了杭州后再去苏州的话,那可说是在人间天堂游了一趟。”

梅念慈随着庞小波的话语想象天堂的美景,听庞小波提到王老师上课,连忙说:“记得,记得,那天我把这首《枫桥夜泊》抄在笔记本里了。”停了一会,说:“我们真的杭州苏州都能去吗?”

“当然能,反正有假期,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梅念慈听了,含情脉脉地看了庞小波一眼,心里感到美滋滋、甜蜜蜜的……此时此刻,阳光融融、杨柳依依、湖水拍岸,这对恋人完全为景为情所陶醉。其时天地之间,显得无限静谧,只有身后环湖的小路上,偶有三三两两游人走过,不时传来一阵欢声笑语;一对春燕“叽叽叽”飞来歇在他们身边的柳枝上,待他俩抬头去看时,便警觉起来,又“叽叽叽”叫着飞走了。

两人满怀柔情蜜意,相依相偎,静静地望着被春风吹皱了的滟潋辽阔的湖水,又不时抬眼望望天空云卷云舒,沉默了一会儿,庞小波说:“东湖周边还有好多古村古道,今天来不及了,下次有机会再来,我陪你去千年古村韩岭,还有漫山遍野是茶海的福泉山,”梅念慈无限深情地望着庞小波默默无语。春日的阳光下,一对恋人沉迷于如诗如画的湖光山色中,忘了时间。忽然似想起了什么,庞小波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哎哟,时间过得真快,三点多了,该回去了!”说完,就拉着梅念慈站起身来,两人意犹未尽地看了一看烟波浩渺的东湖,恋恋不舍地离开湖边踏上归途。

浪漫而愉快的东湖之行后,梅念慈好几日心情愉悦,阿娘看了暗暗高兴。但梅念慈天性是敏感的,也是善变的。一个周日的下午,梅念慈如约去庞小波家,进门看到桌子上放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小波的母亲和小娅在兴高采烈地交谈着,看到梅念慈,小娅过来拉她到桌子边说:“帮我参谋参谋,好不好看?”边说边打开包装,原来是一块粉红条子的被里布和一条大红牡丹凤凰花纹的缎子被面。梅念慈笑着说:“好看,真的很好看,”嘴里说好,却联想起自己的苦衷,脸上不动声色,心里难受极了。后来进了庞小波的房间,梅念慈一直郁郁不乐,没有谈话的兴致,心不在意地连庞小波说话也没有仔细听。

庞小波见她这么心不在意,便问道:“你怎么啦?”

“没什么!”梅念慈嘴里这样说,却一直心神恍惚。

梅念慈忆起,有一次,小娅曾经向她暗示过,希望哥哥的婚事先办好,后再办她的。可她却有苦难言,没有人负责为她置办嫁妆。叔叔因为兄长在台湾这个问题一直得不到提升,自然薪金也加不上去,婶婶的工资一部分要拿去赡养乡下的父母亲,而他们对子女的期望值却很高,希望都能上大学,为此必须得先为子女积蓄资金,所以无法再支付像嫁妆这样额外消费。阿娘自身没有经济能力,靠儿子偶然给点零用钱,再怎么节省,能积攒下多少?梅念慈是零时工,工资很低,满一年时虽加过薪,幅度极小,而且大部分得作生活费交给婶婶,剩下少得可怜的零花钱还得精打细算,哪有能力自己办嫁妆。没有嫁妆,怎么结婚?梅念慈曾多次和庞小波谈起过“嫁妆问题”,问他:“要是没有嫁妆,或者只有一点点嫁妆,你妈妈和妹妹会怎么看我?”庞小波总是避重就轻,或轻描淡写地说笑话,什么钱财身外之物啦,重精神轻物质之类,最慎重其事谈起这个问题的一次是在公园。

那是暑期已临近开学的一个周日上午,两人相约去公园。那天阳光灿烂,这一对情侣缓缓地沿着公园里曲折的小径边走边谈谈,穿过假山洞、曲折的长廊,然后沿登山道拾级上公园的后山。

公园的山不高,但住在城市里的人平时毕竟很少有机会看到山,所以处于市中心公园里的这座小山,给市民增添了休闲、娱乐时的不少乐趣。早上人们在这里登山健身、打拳晨练、练声唱歌或唱戏,还有晚上年轻人爱到这里来谈情说爱,而星期天小孩总喜欢来这里爬山、钻山洞,玩得不亦乐乎。

这座后山的山脚下是条围绕公园的小河,河的另一边是公园的动物园,动物园规模不大,也没有什么珍禽异兽,都是些虎、狼、猴、熊、蛇之类,那时正好还有一只骆驼。动物虽然不算多,但深受小朋友喜爱。梅念慈进公园时,就看到好些大人领着孩子说说笑笑往动物园方向走去。

看到动物园,不由让梅念慈忆起读小学时,一年春游活动,学校组织学生参观动物园,老师领学生排着长队进入动物园的月洞门,记得大门外左边已经有两株高大的夹竹桃,当时正开得十分艳丽。进了动物园,看到老虎、狮子、狐狸、狼、熊等,感到十分新奇、惊喜,毕竟平时很难与这些动物面对面接触。尤其是到了猴山,看到一群大大小小的猴子十分灵活地在假山里上窜下跳,时而骚首弄恣,时而瞪着眼,小脑袋转来转去看人,老猴子怀里抱着小猴子窜来窜去也一样敏捷,小学生们兴奋得又笑又叫,乐不可支。还有孔雀,任凭他们如何引逗,就是不肯开屏展现美丽的羽毛,真气人!。

梅念慈一边回忆着,和庞小波一起登上山顶,在浓阴下一把椅子上坐下来 。梅念慈先开口说:“那天在你家看到小娅的嫁妆,联想起我自己,我真的很能难过。你也知道,我的父母在台湾,是阿娘和叔叔把我抚养大,阿娘没有经济能力,叔叔条件也不是很好,再说他还有自己的子女,恐怕无能力再给我办嫁妆了,我已经提过两次,他一直没有表态。我要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两手空空进你家,你母亲会怎么看我?”

“没有关系,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嫁妆,”以前梅念慈提到嫁妆时,庞小波常常这样回答她,有时问得急了,还嘻嘻哈哈打诨:“放心吧,‘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慢慢会好起来的。”

今天梅念慈又一次慎重其事地说起此事,于是,庞小波也用十分认真的态度劝慰她:“别担心,有我呢!我坚信靠我们两人共同努力,将来的日子一定会好过的,白手起家的幸福家庭多的是,有没有嫁妆没关系,你啊不要祀人忧天了。”又说:“至于我母亲那里,我会去做工作的,我想她一定也会理解的,我母亲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你放心好了。”

梅念慈知道庞小波这样说是为了安慰自己,而且也知道庞小波母亲勉强同意他们的婚事,是不愿违拗儿子的意愿,在心底里是不愿接纳我这个媳妇的。如果我真的没什么陪嫁就进庞家的门,将来一定没有好颜色给我看,小姑子也会因此看轻我。在家里,这问题我已暗示过几次,叔叔婶婶却是充耳不闻,毫无表示,这已成了十分敏感而又危险的问题,就像定时炸弹一样碰也碰不得,但我总得再试一次,那怕被炸得粉身碎骨。当时,梅念慈没有把自己这个思想活动告诉庞小波。

 

山上很清静,只是动物园里各种动物排泄物的气味一阵阵飘过来,实在难受,再说梅念慈被“嫁妆”困扰,总显得心事重重的,早已没有了游兴,两人便下山去,在公园又随意走了一会便回家了。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老骥  
上一篇:花开花落六
下一篇:花开花落八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