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原创文学>> 小说>> 中篇小说>>内容页

花开花落九

(九)

不一会秀娟妈也回来了,见到念念阿娘就说:“念念阿娘,今天你介早去菜场,也不等等我,”

“今天早晨醒得早,起来无事就早点去了,我看你家的门还关着,就没有叫你,”梅老太带点歉意地回答道,接着又说:“今天菜场供应带鱼,你有没有买到?”

“买到了,我这就准备洗,”秀娟妈边说边拿木盆到井边,然后拿吊桶打井水。“啊,这是啥东西?”吊桶悬在半中间,秀娟妈惊叫起来。念念阿娘听了就走到井边来看,边说:“井里能有啥东西”。

两人俯身低头往井里看,水井黑洞洞的,模模糊糊看不清,到底还是秀娟妈年轻几岁,眼睛好使,她说:“井面浮着像条辫子,还有头……哎哟,”顿时吓得惊叫起来,手一松,吊桶绳滑落掉到井里去了,一会惊醒过来,大喊:“救命!救命啊!”

念念阿娘似联想起什么,也跟着带哭音地喊救命!

陈老师最早听到动静从房间里奔出来,“怎么啦!怎么啦!”可他的视力也不好,看不出井水里有异。这天是星期天,工作的人都休息在家,听到有人喊救命,小巷里的邻居纷纷跑过来看,看过后,有人出主意,要通知居民会。过一会居民会值班人员来了,看过后也是手足无措,说:“还是报公安局吧,”

对面墙门老王说:“我去去打电话。”说完马上跑去打公用电话。

其时,庞老太忐忑不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想起大孙女昨晚的神情,今早又不见人影……“哎,不会的!不会的!菩萨保佑我孙女平平安安!”她在心里暗暗祈祷着。

过了十几分钟,只听得公安局的警车由远到近,一路呼叫着开到墙门外停下,车上跳下几名警察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一看情况,马上动手把死尸捞了上来。

躺在地上的正是青春少女梅念慈,脸上已没有笑容,也没有忧郁,显得十分平静,只是往昔显示青春活力的红润消失了,脸色变得惨白无神、美丽的大眼睛紧闭,混身湿漉漉的已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念念啊,念念……”梅老太呼天抢地哭喊着扑到孙女身上几乎要昏厥过去,围观的邻居中有人也开始悄悄抹起眼泪来,一个女人小声地说:“想不到啊,年纪轻轻的,怎么会……”“这姑娘人挺和气的,对面碰到时,总是笑着打招呼”, “太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人又长得漂亮,怎么会死呢?”“前些日子看到她和一个长相英俊的小伙子在她家进出,应该快结婚了吧?”邻居们小声议论着。

“是啊,两人快结婚了,”秀娟妈流着眼泪接上去说,心里暗暗思忖:难怪早上去敲门时,看她眼睛哭得红红的,这会儿怎么会在井里?但她只是暗自思忖,却没有说出来。

陈老师在天井里转来转去不断自责:“出这么大的事,我怎会毫不知情!我真是……

邻居们七嘴八舌议论着,惋惜着。白发人送黑发人,梅老太痛哭流涕,凄惨地说:“念念啊,你怎么丢下我先走了!将来我怎么向你爸妈交待,辛辛苦苦养了你二十多年,如今却是一场空……”一个警察上前说:“老人家,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我们会查明死亡原因的”。

警察对梅念慈死体作初步检查,这一查,就发现了颈脖上有绳子之类勒过痕迹,但身上似乎也没有打斗或挣扎过的的迹象,只不过脚上穿的黑布鞋只剩下一只,那大约是临死前在井水里难受挣扎时脱落的。是自杀还是他杀,事情变得朴扑朔迷离起来,民警们商量后决定先将死尸放到医院太平间里,以便必要时进行解剖,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须进一步作调查。于是,梅念慈的死尸就被移送到梅念慈工作的工厂旁边那家大医院的太平间里去。

公安局的警车开走了,邻居们还没散去,他们在安慰悲伤哭泣的梅老太:“别难过了,警察说得对‘人死不能复生’,老人家自己身体也要保重。”

秀娟妈说:“怎能不难过呢?她的爹娘不在身边,三个月大时,做阿娘的含辛茹苦把她养大,如今出落得如花似玉,眼看可以嫁人了,人却没了,我是看着她长大的,也为她难过”说完又开始抹眼泪。

这一天,梅老太陷于极度悲痛之中,神思恍惚已无心做饭,伤心得糊里糊涂,也不知这一天是怎么过去的。傍晚老二一家回来了,一听这消息,都惊呆了,突发的惨剧使梅家一家大小寝食难安。梅老太是中饭也没吃,到了晚上,原来想好的醋熘带鱼根本无心思再烧,只烧了豆芽和小虾,再加上剩菜胡乱对付一顿。梅家这顿饭吃得可真凄惨,梅老太时不时放下饭碗擦眼泪,老人家实在难以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一悲惨的事实,只胡乱扒了几口饭,就放下了饭碗,再也吃不下去了。梅世杰夫妇想到毕竟也养了她二十多年,也是眼泪汪汪的食不下咽,就是两个孩子想起念念姐昔日对他俩的爱护,教他俩做作业,一块游戏,也是流着眼泪默默地低头吃饭。

第二天上午,公安民警开始对梅念慈的死因作多方面的调查,从梅念慈的亲朋好友,还有工作单位查起。首先到银行找梅念慈的叔叔梅世杰了解情况,梅世杰便如实相告:“梅念慈是我侄女,是我哥哥梅世英的女儿,我哥哥原本也是这家银行的职员。二十多年前我兄嫂双双去了台湾,动身前把三个月大的女儿丢给我父母,那时我还没结婚,我父母也只有兄长和我两个儿子,兄长一走我就担起养家的责任。半年后,我父亲就为兄长出走的事气愤怨恨而病故,从此我与母亲两人扶养兄长留下的女儿。隔两年我也结婚了,后来有了自己的子女,家庭负担更重了,但我从来没有待亏过侄女,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培养她到初中毕业,毕业后是她自己提出要找工作不再升学,我自然赞同,说实话当时我暗自高兴,心里骤然感到轻松了,要是她说要继续升学,我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毕竟我自己的儿女也还在读书,家里的经济也不是很宽裕。但由于我兄嫂这种关系,工作不好找,后来得知有储蓄员这个空缺,我多次请求行里有关领导,因为只是编外临时工,领导也就同意了。工作得好好的,又交了个条件不错的男朋友,谁料会出这种意外的惨事,”说到这里,梅世杰伤心地低下头,略微沉默一会,然后又抬起头来说:“侄女是有几次提出要嫁妆,我一直没有明确表态,我也有我的难处。这一大家子要我负担,我妻子工资还要抽出一点给她乡下的父母,我的两个孩子正在成长,还有读书的费用,我拿不出很多钱给她置办丰厚的嫁妆。可我了解我侄女,她的自尊心和虚荣心特强,不会接受我们‘随便应付一下的’,要办一定要像模像样地办,可我却无法保证能满足她的要求。对于她的死,全家都很悲痛,我毕竟已养了她二十多年。再说,我的兄长要是有一天回来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交待。至于我侄女的死因,务必请你们查明。不过,我们家一直安分守己,没有和什么人结仇,也没有财产招来盗贼。再说我侄女品行端正,从来不乱交朋友,至于她男朋友庞小波也是有道德风尚的人,他们俩是真心相爱的。”说完又开始沉默不语。

“好吧,这些情况我们知道了,我们会进一步再作调查的,”说完,公安人员走了。

周一这天上班后,胡会计感到十分奇怪,一向准时上班的梅念慈,为什么快十点了还不来?两个公安民警的到来解开了谜底。对于梅念慈的死,胡会计感到很吃惊,她说:“我和梅念慈虽然在同一办公室,而且在夜校是同班同学,却只是一般同事,没有深交。梅念慈这个人,怎么说呢,为人和善,待人也很有礼貌,只是性格内向,她的内心世界是森严壁垒地封闭着的,谁也进不去,这恐怕和父母一直不在身边有关。平时我们只聊些无关紧要的事,很多时候她是低头看书,但总觉得她有心事,看着看着有时会走神,两眼直直地盯着书,却不见翻动。脸上虽常常露出笑容,眉宇间有时会闪现一丝难以觉察的忧伤。知道她心里有事,但又不好去问她,要是真的出于关心的动机去问她,她一定会以为这种关心在你是多余的,在她却不需要。”

胡会计又说:“我和她一起在业余夜校同班读书,知道了她和同学庞小波的恋情,觉得两人很相配,我也为她高兴。谈了二年朋友,该快结婚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平时她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言行?”

“没有,她的举止得体,说话很有分寸,可以说是无可指责。其实她很少说话,更不会轻易暴露内心世界,所以你根本无法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我和她在这间办公室里坐了也将近二年了,知道的也就这些。”

民警见在这里也问不出有用的情况,决定去找梅念慈的男朋友。

民警离开后,正好有人来小银行取钱,胡会计告诉他梅念慈死了,死尸放在隔壁医院太平间里,要取钱得等银行再派储蓄员来。于是,梅念慈死了的消息很快就在这家厂里传开了。有好事的甚至到医院太平间去看,很意外,放在太平间的梅念慈死尸一丝不挂,竟是裸体的,原来公安局怀疑死者是被谋杀的,必要时须对死尸进行解剖。

庞小波听到公安局民警在找他时,吃了一惊,但当对方说明来意后,犹如五雷轰顶,顿时惊呆了,嘴里机械地说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不是真的!小梅,小梅!”但眼前站的是公安干警,这可是铁证如山啊!

民警待庞小波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便说:“对于梅念慈突然死亡的原因,我们必须作些调查,请你把你们的情况如实告诉我们。”

庞小波定定神,调整情绪后便把他和梅念慈如何在市业余夜校文学班结识,交往两年觉得双方意气相投、性格相合,且有共同爱好,两人情投意合的情况告诉民警。接着又说:“如今我们俩已征得双方大人的同意,确定了关系,我母亲已经开始整理房间,准备请木匠师傅来做家具了。小梅心里还有点纠结,担心没有嫁妆会被人看不起。我劝过她好多次,对她说很多人都是白手起家,后来也能过上幸福生活,何况还有我呢。她就是想不开,常常为此郁闷忧愁。我想,小梅只不过是多愁善感罢了,怎么会出这种事,警察同志,请您们一定要查清原因,找出凶手,严厉惩办。”

“我们会查的,”犹如听了一个青年男女的恋爱故事,察言观色,对方确实如梅世杰所说是个有道德风尚的青年,也没有理由去害自己的女朋友。民警看也问不出什么特殊情况,决定去梅家,再仔仔细细检查一下梅念慈的房间。

庞小波待民警离开后,一时悲伤得六神无主,那里还有心思工作,向单位请了一会假,骑上自行车直奔医院,他要见小梅最后一面。庞小波到了太平间,一看小梅竟然赤身裸体躺在太平间,马上找医院太平间管理员进行交涉,对他说:“死者也是有尊严的,何况她还是个少女,是不是先给她穿上衣服,等要解剖时再说,好不好。”对方听他说得有理,于是找出原来已半干的衣服给死去的梅念慈重新穿上。

青春逝去,鲜花凋零,庞小波站在梅念慈遗体边,看着温柔可爱的恋人,往昔青春焕发的笑靥不见了,玫瑰般的唇色也荡然无存,明眸紧闭,惨白的脸上全然没有了生气的。回想起相识二年来,最初媒介物是圆珠笔,由一枝小小的圆珠笔开始,两人相识后频繁约会看电影、逛街、逛公园,初访双方家庭到成为常客,过生日划船吃面,东湖踏青憧憬美好未来……从相识到相爱,种种往事犹历历在目,不料相爱的一方如今竟然香消玉殒,肝肠寸断的庞小波不禁悲从中来,潸然泪下。如今是自杀还是他杀,公安局还没有定论,如果是被人所害,一定要查出真凶,绳之以法。要是真的是自杀,尤其是为了嫁妆而自杀,小梅啊小梅,你真是太傻了!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可以不珍惜宝贵的生命,竟为区区小事离开人世,这是不该发生的悲剧!我曾多次同你说,幸福生活就在眼前,我们俩可以同甘共苦、白手起家创造美好未来,我这么苦心孤诣劝你,怎么就劝不醒你啊!受此突然痛失爱人的打击,站在梅念慈遗体前的庞小波早已悲痛得思绪紊乱,不能自己。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老骥  
上一篇:花开花落八
下一篇:花开花落十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