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原创文学>> 散文>> 往事絮语>>内容页

此生我最怀念的快乐十年

此生我最怀念的快乐十年

徐 码

我原来是宁波教育学院的电脑教师,到老年大学教电脑完全起因于一次偶然的机会。2000年上半年,在市计算机学会的一次理事会议上,原理事长周伯扬老师问我愿不愿意到老年大学教电脑,我说可以试试看。没想到从20009月宁波老年大学的第一期电脑班开始,这一试就试了9年半。

9年半来,我一直在教所谓的“电脑初级班”。因为老年大学当时很长时间都没有规定的教学大纲和课本,所以鼓励任课教师自拟教学计划和自编教材。我给电脑初级班拟定的教学目标是,按照“适其所需,授其以宜”的原则,让学员们通过一个学期的学习,基本上学会下述5方面的操作:(1Windows操作系统的基本操作,(2)中文输入法,(3)上网浏览和搜索,(4)收发E-mail,(5Word的常用操作。多年来,为了使学员能更轻松地达到这个学习目标,我每个学期都在不断地修改、补充、完善自己的讲稿,最后编成了一份讲课提纲,姑且叫做《从零开始学电脑》吧。为了配合教学,另外我编制了一个“教学光盘”,既可以让学员们有一个方便的同步的练习环境,又可以让他们初步体验到电脑世界的缤纷多彩。

我喜欢教初级班。我觉得帮助更多的老同志从零开始学会使用电脑特别有意义。这是雪中送炭的工作。通过初级班的学习,老同志们就可以上网进入广袤无垠的信息世界,在因特网上浏览新闻、欣赏音乐、观看影视剧和收发E-mail,从而极大地丰富了晚年生活。对于喜爱写作和研究的同志,电脑更是一个强有力而容易使用的工具,可以给写作和搜集资讯材料带来极大的方便。有了初级班的基础,进一步学习后续电脑课程就比较容易了。

2000年秋天,我刚一踏上老年大学的讲台,首先让我感到的是老年学员强烈的学习热情。在此前30多年来对青少年的教学工作中,我遇到的不乏有求知欲旺盛的学生,但更多的是为了应付考试的“要我学”的学生。而在老年大学里听我讲课的老同志几乎个个都是“我要学”的。我感到学员同志们欢迎我,十分喜欢听我的课。我在讲课中尽力做到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条理清楚。在学习每个操作前我必先介绍为什么要学这个操作,学了以后有什么用,然后清楚、细致、明确地交代并写下每个操作步骤(为了方便记录和记忆操作步骤,我还自拟了几个符号来标记鼠标的基本动作),务求学员每堂课都能扎实地学到新的操作方法。在学期结束时不少学员对一学期来的收获表示相当满意。对他们来说,我预期的教学目标基本上都达到了。在新学期新班报名时有的学员会指名要报我的班。对此我感到十分欣慰和鼓舞,促使我想把每个新学期的教学工作做得更好。作为一个教师,讲课能让学员满意是快乐的。因此,这9年半来,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在老年大学教电脑很快乐。

我坦诚地分析自己之所以能得到学员喜欢主要是我不仅了解学员同志们的需要和困难,而且做到了对学员真诚地尊重和耐心。

对待学生要尊重和耐心是我在长期教学生涯中养成的职业品质,作为教师理该做到。对老同志们更要做到尊敬。由于历史原因,老同志们没有接触过电脑,他们热切希望尽快掌握这个奇妙的工具。很多同志是离退休的老干部,是各行各业的老专家、老教授、老师傅。能给他们讲课,我感到特别荣幸。他们没有任何架子甘当小学生来听我讲课,这种虚心好学的精神非常令我感动,我自然应该分外地敬重他们。许多老年同志都抱怨说其实在家里他们的子女或孙儿都会电脑,但是儿孙们一点没有耐心教他们。当我能耐心地尽力用形象生动的语言来讲解一个个具体的操作或者解答他们的疑难问题时,他们感到很满意。因此我和学员们的关系很融洽。我教得很愉快,他们学得很轻松。

我得到学员喜欢还可能是我乐于帮助学员解决问题。我第一次讲课在简单自我介绍后,我就在黑板上写了家里的电话号码,欢迎大家碰到问题随时打电话来问。这种咨询电话可以帮助学员及时解决问题,对学习很有好处。特别是我200110月退休以后,我对学员同志们说:现在我也是“退休老头”了,有时间了。同志们家里的电脑如果有“伤风感冒”,我可以登门拜访,也许可以帮忙解决。9年多来,这样的“出诊”估计不下百次吧。我喜欢做“电脑医生”。当我排除了电脑故障,看到一台电脑起死回生了,我很有成就感。看到学员同志满意的微笑,听到一声由衷的谢谢,我感到很快乐。我对老伴说,这是精神补药,能延年益寿的。当然,如果碰到我治不了的毛病,也有沮丧的时候。不过经过多年的锻炼,我积累了不少排除故障的经验,“医术”在逐步地提高。

能够踏上老年大学的讲台我觉得是非常幸运的。在老年大学教电脑是件快乐的事,而且正因为退休后我一直在老年大学教电脑,我从来没有感到过一般退休人员可能产生的空虚感或失落感。相反,我感到生活更加充实,更有意义。我十分庆幸退休后在生活中找到了适合我的新的实现自身余生价值的位置。

不幸的是,20091030日上午,当我像平常一样给电脑基础(3)班满意地讲完课,高兴地骑车回家时,在路上意外的给一位莽撞青年的电瓶车撞翻了。我的右腿的胫骨因而骨折了。我被送进了医院。期间我非常感谢老年大学领导老师以及学员来医院慰问我,我感到非常温暖。特别有多年前教过的学员听到消息也来医院来看望我,使我非常感动。但是遗憾的是,这次不幸的意外事故竟然迫使我从此脱离了老年大学的讲台。

事故过去已经多年了。我也想明白了。我踏上老年大学的讲台是起因于偶然的机会,脱离老年大学的讲台是归咎于意外的事故,其间我已经快乐地工作了近十年,我应该知足了。

讲课受欢迎是快乐的;做事对人有帮助是快乐的。我活着,我快乐着。这十年确实是此生我最怀念的快乐十年!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xfl  
上一篇:大舅舅的故土情
下一篇:过年的记忆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