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81890月湖老年网>> 原创文学>> 散文>> 往事絮语>>内容页

买酒

买酒

 

如今,每当我看到超市里陈列的“阿拉老酒”、“女儿红”、“古越龙山”等琳琅满目的黄酒,我就会想起铭刻在我心底的发生在五十多年前那个跟酒有关的记忆。

 

这件事发生在上世纪那个的史无前例的年代。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那年头很多物品都按计划供应,于是就出现了五花八门的票券,城市里有粮票、邮票、布票、酒票等等,农村除了布票、粮票等,有些日用品就用卡供应。按家庭人口的多少,供应如酒、火柴,手纸等物品,匪夷所思的还有手纸。过年时,凭卡还可以购买数量不多的猪肉和油豆腐,让人们打个牙祭。 所以,那本卡在那个年代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

 

那时,每人每个月由供销社供应一斤黄酒,买酒时,人们必须带上那本宝贝卡去供销社,买好酒后,由售货员在上盖上鲜红的“酒”字的印章作为已经购买的标志,通常是半斤酒盖一个章。其实,对酒量好的人来说,一斤酒一餐都不在话下。最难堪的是办喜事的人家,因为既然办喜事,请宾客喝酒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出现了办喜事的主人陪着笑挨家挨户借供应卡的情景。我们一家四口,但我和弟弟的户口随我母亲在鄞东,在鄞西一个卫生所工作的父亲只有一个人的供应额。换句话说,父亲每个月能喝一斤当时价格为三角六分的黄酒。我父亲不喝酒,在烧菜时也不放料酒。所以,当邻居来借卡买酒的时候,他总是想这一斤酒对自己也没有什么用,就不假思索地把卡借给别人了。

 

有一个月的月底,舅舅居然光临父亲工作的卫生所。舅舅喜欢喝酒,他家虽然有六口人,但是每个月供应的六斤酒早就被他喝得一干二净,连塞牙缝都不够。父亲看到这位不速之客,暗暗责怪自己人情做得太早,现在又到什么地方找酒来招待这位稀客?他楞了片刻,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于是匆匆忙忙从家里找了一个瓶子,带上那本卡,前往座落在的小镇东面供销社。一进供销社大门,恰巧看见平日与他交情不错的营业员李富贵站在柜台前。父亲一看左右没人,就轻轻地对他说:“富贵哥,我打一斤酒。”李师傅接过卡打开一看,只见里面当月栏里赫然盖着两个鲜红的“酒”字,就抬起头疑惑地看了看父亲,正好看到父亲用目光向他示意。他顿时心领神会,于是拿出章来,小心翼翼地在卡里那两个“酒”字上装模作样地重新盖了一下,然后用提子往瓶子里打了一斤酒递给父亲……

 

那天舅舅终于如愿以偿地喝上了酒。但这件事在当时是见不得天日的,父亲不敢向人提起。直到很久以后,他才偷偷地告诉母亲,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他说这件事脸上是带着笑容的,但这笑容里,分明包含着得意,又包含着苦涩。呜呼……

 

 


您看了本文后的感觉:

震惊 愤怒 悲哀 感动 高兴 赞赏 有异议
文章录入:xujinda  
上一篇:过年的记忆
下一篇:过年,在多伦多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总访问量: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