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本站赛事 >> 详情
天堂圆梦
作者:梅子浏览数:2461点赞:0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2013129日的那个傍晚,老年大学文学社的学友何祺绥老人,骑着一辆“老爷”自行车,第一次到了我家,我以一杯清茶招待首次登门的稀客,分别坐在小桌子旁的椅子上,高高兴兴地促膝交谈。他坐定以后,首先把宁波市作家协会会员申请表交到我的手上,并细细地解释各个栏目填写的内容,说到“介绍人”这个栏目时,老何微笑着对我说要我做他的作协入会介绍人。我在老何面前是“小字辈”,学历低、资历浅,真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但我欣然同意,他高兴地笑了。当时他还告诉我,《宁波日报》正在进行“美丽宁波”的征文活动,他已写好一篇稿子,题目是《让港城腾飞》,请儿媳妇打印好以后去投稿,耄耋老人对文学执着追求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我,他是我学习的榜样。谈笑间老何又表示,“虽然年事已高,仍“老骥伏枥,壮心不已”。他雄心勃勃地要把几年来的作品整理成文集付梓出版。我非常爱读老何的文章,他的散文、随笔,题材广泛,文笔流畅,描写入微,感情丰满。听他如此一说,我当即祝愿他的文集赶快问世,让我和学友们早日拜读。那天,我俩聊了许多,告别的时候,我要送他一程,可他却多次婉言谢绝,执意地要我留步。我只能站在小巷口,目送着他推着自行车渐渐走远。哪里想到,这就是我见到何祺绥老人的最后一面,最后的一个背影。他在第二天的晚上,就匆匆地离别亲朋好友,驾鹤西去了。我和学友们闻此噩耗,无不惊叹惋惜,这怎么可能呢,他撰写的征文稿件还来不及寄向报社,加入“作协”的夙愿尚未实现,出版散文集的梦想尚没兑现,怎么就匆匆地走了呢?

第二天。我们一帮老年大学的学友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去何祺绥的灵堂与他遗体告别,并和他的家族作了一个小型的座谈会。会上,她的儿媳妇悲痛地说:“爸爸走前的下午还在修改那篇‘美丽宁波’的征文。”听了他儿媳妇的话,我想到了“蜡炬成灰泪始干,春蚕到死丝方尽”的诗句,在老何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们班上的一个学员这样说:“何老先生对加入作协的愿望这么迫切,况且他的申请表也已填好,是否可以像追认烈士一样,让他参加作家协会,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老何相濡以沫的老伴王秀玲老人虽还沉浸在悲伤之中,但她动情地对我们说:“老何退休以后主要活动都在宁波老年大学,学过书画、声乐,在文学写作班学习的时间最长,非常尊重老师及学员的深情厚谊。老何生前写了不少对老师的怀念和学员间深情友谊的文章,使我很感动。现在,他走了,希望你们也要写写他。”同时,她提到对老伴最好的悼念是帮老何圆一个出书的梦,她说:“老何生前就想把几年来创作的散文编辑出版,为了这个梦想,年届耄耋还笔耕不辍。没想到他走得如此匆忙,我一定要助他实现这个遗梦。”正是“知我者,老伴也。”何的老伴的建议得到学友们的共鸣,立即达成共识。大家表示,将老何发表在报刊杂志上、在《文学写作班》的班刊和文学社的《浪花》社刊上的文章,整理、收集,并提供稿源,充实内容,帮助老何实现生前未遂的心愿。“圆梦”行动就这样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梦是一种欲望,想是一种行动,梦想是梦和想的结晶,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第二天,学友的悼文《忆何老》和《老何,你走得太匆忙了》等发表在《旅游网》文学论坛上。亲切的回忆,深情的悼念,感动了许多学员和网友,以后又有十多位学友和昔日的老同学、老朋友撰写悼文、诗词,字里行间无不赞叹老何对事业、对学习的执着追求,无不惋惜老何匆忙告别亲人友人而无比沉痛。文学社《浪花》的编委们决定收集“悼念老何的文章,开辟一个“追忆思念”的专栏,并收集在老何即将出版的书籍里。可是,老何生前发表过的文章,都不曾精心收集整理,散落在各种报刊杂志中,年迈的老伴,要整理遗稿,力不从心,他的子女们对父辈的写作生涯知之甚少,而且工作在身,无暇顾及。何祺绥的遗愿有胎死腹中的遗憾。

   文学社是一个温暖和睦的大家庭,同窗共读十余年的好友们获悉此情,热情地伸出友谊之手,为实现好友平凡而朴素的梦想,与何的老伴合作,共同承担收集老何遗文、编辑成册的义务,使老何出书的梦想不停留在“梦”的泡沫状态中。只要大家合力坚持,就能爆发出巨大的正能量,让梦想成为现实。我无形之中成了“联络员和责任编辑”,起到了何老太与文学社之间的桥梁作用。负责《浪花》主编的老朱,很快从保存的电子稿里找出了老何生前的《水线入党》《我为克拉玛依找水源》等18篇遗文,我翻遍了23期后的《班刊》和9期的《浪花》社刊,找到有关老何的文章,如《喜见大港腾》《走近荷塘月色》等20余篇佳作,因为已删除了原始电子稿,只好到印刷厂去复印扫描。这样,在不长的周期内收集了40多篇美文。可是,我还是寻思着,老何在近15年的学习中,写作的热情特别高,远远不止这么几篇作品吧,为避遗珠之漏,我就想到了一位平时爱好文学,比较注重资料收集的学员老黄,可能他还保存着老何的遗稿。我与老黄联系后。果然,他还保存着第15期到22期的所有班刊文章,他非常支持文学社开展为“何祺绥圆梦”的行动。他的回答,令我兴奋不已。接着他又兴奋地告诉我找到了老何的11篇文章,听到这个佳音,我高兴得从电话机旁跳了起来,尽情地对老黄表示感谢,并迫不及待地与他联系一个交接的地址,以最快的速度,把老何在班刊中的作品取了回来。这些著作中,大多数是老何“愤怒控诉日本细菌战罪恶”的内容,如《呀,乌鸦》《樱花泪》等等,是殷实的、异常宝贵的文史资料。何的老伴也查找到了《豆腐的回忆》《书给力我成长》等几篇从未谋面的手稿,她还请老何的老同学,写了悼文,诗词、挽联,表示沉痛的悼念。老伴又在上千张的照片中挑选出了50几张老何各个时期的照片及近几年创作的国画,并邀请学友老张特地到她家,帮助把老何的画拍成照片,制作成电子稿。在整理老何的遗物时,老伴发现几首老何作词谱曲的歌曲,还有部分篆刻的印章和书法,均是其生命中不能分割的灵魂,也一并收集在他的遗作中。

遗稿整理收集的工作比较顺利地完成了,虽然这只是出版散文集的第一步,但是离实现梦想却近了一大步。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希望,梦想是一个目标,是一个动力,为学友圆梦的路上,有更多的伙伴同行。作家冯瑞祥,深深思索,为老何散文集命名——《遥追千里梦》,得到了大家的赞同,他还为全书分栏立目,为书籍锦上添花。老何的忘年交好朋友程一翁先生,是一位资深画家,他们曾在方岩一起吟诗作画,相互切磋,留下许多佳话美谈。“泼墨山水远近峰,丹青好点万千重,拍照写生忙不息,入山方知画意浓。”这是老何为一翁先生的画作题的其中一首诗。他为《遥追千里梦》设计封面,全力投入,精心设计。他设计的封面,以浅黄为底色,一幅略淡的山水画,朦朦胧胧地藏与底色中,用深咖啡的仿宋体竖式书写《遥追千里梦》书名,并套上白边,书名的左下方写有“何祺绥著”。画面的设计和题目相得益彰,珠联璧合,犹如一翁先生和老何生前在方岩作画题诗时那样配合默契。学友朱益三,仔细地审稿、阅稿,提出了许多弥足珍贵的修改意见,还有许多学员自告奋勇的为《遥追千里梦》反复校对,力求在书页中少留瑕疵,追求完美。

有一个哲人曾经说过:“没有一颗心会因为追求梦想而受伤,当你真心想要做一件事情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完成。” 今年6月,何祺绥《遥追千里梦》的散文集,在相濡以沫50年的老伴和同窗共读的老师、学友的共同关心、努力下,终于如愿以偿地问世了。老伴捧着带有油墨香的新作,悲喜交集,流着眼泪把《遥追千里梦》一册,恭恭敬敬地放到老何的遗像前,默念着:“老何呀,你生前要整理文稿出一本书的梦想,今天圆梦了。你一生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青年时求学的‘老同学’,退休以后上老年大学结交的‘新同学’,这忘年交,这老同事,共同联合起来,帮你完成遗愿。老何,如今有《遥追千里梦》伴着你,你安息吧!”  

 

 

2015/1/8 22:44:50
2人参与
  • 游客2015-01-10 19:39:11

    “梅子”老师为圆何老师的文学梦付出了很多精力,文章感人,敬佩!

    0 回复
  • zj90882015-01-10 13:20:16

    文章很感人,为了帮助已故同学实现生前夙愿,老年大学文学社的同仁们合力为其编辑出版了《遥追千里梦》一书,读后让人感动。学习了!

    0 回复
  • 游客2015-01-09 20:48:36

    读何老的文章,总感觉到他仍生活在我们的身边。他的《遥追千里梦》有机会的话,要送给月湖网友。

     

     

     

     

     

     

    0 回复
  • 游客2015-01-09 19:22:06

    读后很受感动。友情是最珍贵的,是无价之宝!

    0 回复
  • 游客2015-01-09 08:34:02

    是啊,“没有一颗心会因为追求梦想而受伤,当你真心想要做一件事情时,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你完成。”

    感动。感动于虽不认识却心怀无比敬意的何老《遥追千里梦》终得实现;感动于‘老同学’、‘新同学’的一片真情,为何老圆了梦。

    记得《樱花泪》早年在月湖网上读过,是一篇很美好的文章。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