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小说 >> 详情
花落花开二
作者:老骥浏览数:1067点赞:0

花开花落(二)

梅念慈上了二天班,胡会计看她实在闲得无聊,便对她说:“我们厂有图书馆,藏书颇丰,有许多古今中外名著,也有些科技学术类的书,星期一到星期六每天中午开放借阅,还有各类杂志在阅览室里可阅读,你如要借书,明天我陪你去。”

“那太好了!”梅念慈一听十分高兴,看书不但解除寂寞;而且能收获知识、陶冶情操、开阔视野、提高自我层次。况且自己原本就爱读书,上学时常到学校图书馆去借书看,只是毕业以后没有书源了,因此很少看书,偶然也向隔壁陈伯伯借书,但陈伯伯实在太忙,不好意思老去打扰他。

第二天中午,胡会计陪梅念慈到设在礼堂边的图书馆,先领了一张新借书证,填写好后去挑书。果然如胡会计所说,图书馆里一排排书架上全是新的、旧的,古今中外的名著或当代流行小说、散文、诗词等文学类书籍,还有少部分科技类、哲学类、艺术类、生活类的书;外面阅览室的书架上,省内省外及国外的五花八门杂志摆得满满的,有二三个人坐在桌边静静地翻看杂志。这天,梅念慈挑书挑得眼花缭乱,最后借了一本《儒林外史》。有了厂图书馆这长期稳固而且丰厚的书源,从此以后,梅念慈上班不再寂寞无聊了。

不久,小银行来了个年轻漂亮的女储蓄员的消息不胫而走,于是厂里的一些小青年空闲时,有事无事到储蓄所前悠转,业务倒因此多了起来,只是令刚参加工作的梅念慈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梅念慈十九岁,正值花季,一 米六二的身材,长得亭亭玉立又天生丽质:白里透红的娃娃脸、唇红齿白、眉如柳叶、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一脸的青春和清澈;还有两条乌油油的长及腰际的辫子,更显得娴静秀丽、婀娜多姿。如果用挑剔的眼光非要挑点瑕疵的话,就是嘴不是美人型的樱桃小口,嘴唇稍微厚了点,但她在同龄少女中的依然属于光艳照人的佼佼者。

有一天梅念慈在借书时,看到一位年轻女职工手里拿着一本《简.爱》来还,于是问她:“这本书好不好看?”

“这是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经典之作,写得很好,我已看了好多遍,”对方看了看梅念慈回答道。

梅念慈暗暗思忖:“看了来这人特别喜爱读书,同一本书会看好几遍,不知这是本什么样的书?”边接上去说:“那我借去看看,可以吗?”梅念慈正愁不知借什么书,这下可不用挑了。

“可以,”对方爽气地回答道。

梅念慈不认识对方,但这人是知道梅念慈的,也许对方看到梅念慈也是个爱好文学的人,似乎是触动了内心哪一根共鸣之弦,竟又不嫌其烦地对梅念慈作起详细的介绍来:“勃朗特三姐妹都是作家,夏洛蒂化一年时间写成《简.爱》,接着妹妹艾米莉写了《呼啸山庄》,另一个妹妹完成《艾格妮丝.格雷》,三姐妹几乎同时出版了三部著名小说,这不但在英国是前所未有的,在世界文坛也是少有的事。”

梅念慈听对方介绍得这么详细,语气中又很明显地透着对作者无限的敬佩,似乎受了感染,也很高兴地说:“那我以后一本一本把它们都看完,现在先看《简.爱》。”

简单几句关于书的对话,双方便感到大家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语言,书有时是友谊的桥梁。自这次交谈后,两人便开始交往起来,梅念慈知道对方叫欧阳青,比自己大二三岁。

欧阳青在这家工厂的主车间工作,高大的车间日日夜夜发出隆隆的机器声。这家工厂在市里各行各业里处于极为重要的地位,因此,这个车间里的机器必须一年365天日夜连续运转,节假日也不例外,即使机器发生故障需修理,也有备用机用上,欧阳青就是在这个车间里上三班的运行工,日班、上半夜班、下半夜班各两天,一天学习,一天休息,八天轮回一次,连一年里的节假日也加班的。

自从与梅念慈相识后,有时欧阳青做夜班,白天不回家,便去小银行找梅念慈闲聊,最多的话题自然是书,首先从《简.爱》谈起,再讲《呼啸山庄》,还有《红楼梦》、《儒林外史》等古今中外的名著,还有现代小说,各人有各自的见解,自然意见有相同也有争论,书是永恒的话题,有时两人一起到图书馆去借新书。后来还发现大家都爱音乐,这一发现使她们的交往有了新内容,于是,欧阳青从家里拿来一本《独唱歌曲二百首》,两人一起轻轻地唱,不会的学。那时厂工会也常常会印发一些流行歌曲给喜爱文艺的职工,新歌纸到手,欧阳青拿来便和梅念慈一起学唱。其时,正流行亚非拉歌曲,有一天欧阳青拿来一只非洲民歌,两人照着歌纸学,一天两天,乐此不疲,终于把它学会,两人显得很是高兴。这样相处一段时日,大家都感到趣味相投,接触更频繁了。但除了文学和音乐,梅念慈从来不谈家事,对于家庭这个话题,梅念慈一直讳莫如深。欧阳青从胡会计那里知道梅念慈自小寄养在叔叔家,身世不一般,常言道“交浅不言深”,知道她忌讳谈家事,于是也避而不谈涉及到家庭之类的话,觉得这是对朋友最起码的尊重。

这家工厂余热利用搞得好,茶水房里开水24小时供应,还有浴室也全天开放,而且职工家属也可享受洗澡的待遇,洗好澡连衣服都可洗干净,因为工厂旁边就是一条河,而且河水十分清澈,为方便职工洗涤,厂里在河边还筑有整齐的石埠头,岸上有石板搭起的桌子。有一天在浴室里,欧阳青凑巧碰到前来洗澡的原储蓄员林玲,她们俩原先也熟悉。林玲对欧阳青说她已找到工作,就在你们厂后面一家属轻工业局的工厂里当化验员,这份工作以林玲高中二年级的学历,是完全可以信任的,而对林玲的纤弱身体来说也十分合适,林玲自己感到很满意,欧阳青听了也为林玲感到高兴。后来,欧阳青把这事告诉了梅念慈,梅念慈听后显得特别高兴,对欧阳青说:“林玲离开储蓄所,虽然不能算是我的错(林玲当储蓄员,事先说好是暂时的),而且我们两以前也不认识,不过只是一面之交,但都是年青人,我也有过没有工作的苦恼,所以我心里总有点歉疚,仿佛是我把她赶走似的,如今她找到了倾心的工作,这样我也放心了。”

见梅念慈这样说,欧阳青心里暗想,梅念慈能说出这番话,足见她心地是善良的。毕竟梅、林两人只在办交接时见过一面,而且只不过短短十几分钟。

有一天欧阳青来找梅念慈,说厂工会发通知,市职工业余夜校开学了,职工可以报名去读书,我们一起去报读高一文学怎么样?

“太好了!”梅念慈马上赞同,以前因家庭经济条件关系,这两人初中毕业后都没能继续升学,一直深感遗憾,如今有机会能读高中,自然大为兴奋,尤其是梅念慈,不但工作有了,还能有机会再读书,更是喜出望外。

一旁的胡会计听了,也响应说:“我也去!”,她也是初中毕业生,于是三个人一起去工会报了名。

这年秋季,三个初中生如愿以偿,高高兴兴地进了市职工夜校高中一年级文学班的课堂,重新开始当学生,聆听老师的教诲。教室里除了这三人相互认识,其他都是来自全市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人,他们都不认识。由于每个人都是为了进一步提高文化水平这一目的而坐在一起,因此大家很珍惜这个再求学的机会,上课时都十分专心地听一位年轻教师讲课,而且还都认真地记笔记。

过了一段时日,一天上课时,梅念慈忽然发现圆珠笔不能写了,她试着拿着笔拚命甩,还是写不出,看来今天无法做笔记了。正懊恼自己来之前没有检查一下,也没带备用的笔,忽然,旁边递过来一枝圆珠笔,梅念慈扭头一看,是隔壁一排座位的男同学,真是“雪中送炭!”于是她欣然接过圆珠笔对那男同学说:“谢谢!”这天下课后,梅念慈把笔还给这位男同学,再次表示谢意后,两人便一起离开教室,到大门口说了声:再见!便各自回家,那男同学骑辆永久牌自行车,梅念慈是步行的。(待续)

2016/8/15 17:00:57
0人参与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