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小说 >> 详情
花开花落三
作者:老骥浏览数:1129点赞:0

花开花落(三)

 

梅念慈自小寄养在叔叔家,在阿娘身边长大,稍懂事后知道自己三个月大时父母去了台湾杳无音信。明白自己的尴尬处境后,她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变得小心谨慎、少言寡语,性格也渐渐地变得内向、敏感而淡漠,且自卑又有那么点自尊,总之变得有点复杂,不如以前那么单纯了,因为她不甘心受命运这般苛待。她深深记得读小学时,有一天在课堂,无意中听到坐在后面的两位女同学悄悄地说:“她成绩好,可惜没有和父母一起生活。”

另一个同学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凑巧听老师说的,那天我去班主任老师那里交作业本,老师正在看测验成绩单,边看边对旁边的老师说‘梅念慈这位同学,学习成绩常常名列前茅,可惜父母自小就不在身边,是阿娘和叔叔把她养大的,真是难为她了’”

“好可怜啊!难怪她的性格有点怪,我们一起高高兴兴做游戏时,她也不显得十分开心,还常常不和大家一起玩,一个人孤孤单单站在一边,仿佛有心事。”

听了这些话她很难受,后来,她就注意自己的言行尽量合群,避免别人用异样眼光看她。还有一学期一次的家长会,别的同学都是父母来,只有她是阿娘来参加,让她感到尴尬,后来上中学依然这样,使她对家长会产生一种害怕心理。

忆起这些,梅念慈又变得自怨自艾起来。这天晚上躺在床上,想起借她圆珠笔那位生得白皙修长的男同学,虽至今还不知他的姓名,看来平时他一定在关注她,否则怎会这么及时送过来圆珠笔,难怪上课时总感到有股莫明其妙的目光在注意她。然而,不管怎样,今天的事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

发生“圆珠笔事件”后,这位男同学和梅念慈慢慢开始接近了,先是双方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梅念慈知道男同学叫庞小波,还知道他在一家工厂的课室当办事员。后来下课后两人开始一同出校门,庞小波推着自行车陪梅念慈走一段路,因为这段路正好同路,然后到岔路才分道扬镳。这期间,三人中胡会计因家事常常要缺课,欧阳青一星期有一半日子要上夜班也不能常来上课。她们还不知道教室里一对青年男女正悄悄地萌生了爱恋之情。

有一天上课前,庞小波交给梅念慈一张周日下午的电影票,梅念慈没有推辞,但也没说什么就把电影票放进衣袋里。这天夜深人静,梅念慈一时难以入睡,考虑要不要去看电影?相识已有一段时日,感觉庞小波不但人生得白皙,且五官也很端正,外表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却不知为人如何?自己身世特殊,交友一定得慎重。疑虑再三,决定还是去,多交往可进一步了解对方,看电影也是一种交往的途径。

自从参加工作后,梅念慈每月从微薄的工资中取出大半交给婶婶作生活费,也许是她敏感,感到家里的气氛发生了变化。她觉得虽然至今还不能脱离叔叔的抚养,但也不再是吃闲饭的累赘,至少能心安理得地咽下每一口饭菜,这是个良好的开端。尽管是自食其力了,减少了寄人篱下的压抑感,但不可能永远依赖在叔叔身边,将来有一天总要离开这个家的,如何选择未来的生活道路,必得谨慎再谨慎。想着想着,忽然又想起多年前婶婶的那几句话……

那年,对门陈家大儿子中等师范学校毕业后刚分配到小学去当老师,大女儿初中毕业后在一家工厂当学徒,小儿子在他父亲的学校读初中。陈老师曾扬言这个小儿子一定要培养他上大学,大儿子当年没有去读高中而选择中专,最终没能上大学,至今后悔不已。因此,平时对小儿子的学业抓得很能紧,小女儿秀娟和梅念慈同班读小学六年级,而叔叔的大儿子梅少华读四年级,女儿梅少芬才上一年级,四个人都在附近的同一所小学读书。一个星期天做好功课后,梅念慈和堂弟堂妹,还有秀娟一起玩耍,天井里响彻着他们的欢声笑语。也许是玩得太开心了,吵闹过了头,婶婶从房间里走出来,板着脸冷冷地对梅念慈说:“吵死人了,疯够了没有?你做姐姐不像姐姐的样子,发疯一样,真像做舞女的娘,生性轻佻!”玩得正开心的几个孩子遭到责骂,犹如紧急煞车,欢笑声嘎然而止,除了梅念慈,其余几个小孩一脸无辜地低下头,各自乖乖回房去看书。梅念慈听了先是吃惊,继而疑惑:“舞女,什么舞女?我妈怎么会是舞女!”梅念慈这天脑海里总是萦绕着“舞女”两字,心想晚上一定得去问阿娘。

自小梅念慈与阿娘睡在楼下一个房间,这天晚上入睡前,她缠着阿娘问母亲的事,阿娘实在被这个苦命的大孙女闹得无法,只好告诉她实情:“当初你爸在你叔叔现在工作的银行干得好好的,不知怎的会认识了一个舞女,一天下班回家来说,要和这个舞女结婚,当时我和你阿爷都不同意,但他们还是在外面租了房偷偷同居,后来还生下了你。当你三个月大时,有一天你爸把你抱来交给我,只告诉我你的生日和名字,自己带着你妈—那个舞女去了台湾,从此音讯全无。梅家祖上是书香门第,这个面子你阿爷实在丢不起,一气之下生了病,结果是一边思念和担忧你父亲,又恨他离亲别友赴异乡,气愤加思虑,可怜不到半年就去世了。梅家没啥家底,一直守着清贫,因此我也没有经济能力,这么多年来,是叔叔婶婶把你扶养大,供你读书,还要负担这一大家子人,你叔叔也真的不容易。念念,你好好想想,要记得叔叔婶婶的恩情,偶尔他们脾气不好,千万不要计较。这些话本来我想等你再大点告诉你,既然今天你问了,早点告诉你也好,现在你也该懂事了。”

阿娘的这番话犹如一颗石子扔进水里,在梅念慈的心海里激起一阵阵涟漪,她躺在床上流着泪,思潮起伏久久不能入睡。舞女在世人的眼里是低贱的,遭社会唾弃的,我妈竟然会是舞女,但这是事实,父母是任何人无法选择的。尽管他们生了我却不肯养我,但他们总归是我父母。思前想后,命运的不幸使梅念慈比同龄的女孩在为人处世上成熟了许多,自此以后她变得忧忧郁郁寡言少语,更听不到她的欢笑声了。

发生在多年前的这件事一直铭心刻骨地记在梅念慈的心里,它像一块乌云一直笼罩在梅念慈的心头,她知道婶婶对她有看法,嫌她是个累赘,没有她,他们一家人的日子会过得更好,只是碍于丈夫和婆婆的面子,不好发作,那天其实婶婶是借题发挥罢了。她明白这是事实,也理解婶婶的心情。每当夜深人静时,梅念慈常常想:我该怎么办?随着年龄增大,渐渐想明白了,既然无法选择父母,但可以选项择自己的人生道路,而且这条路我必须独自去闯,可不能永远生活在父母留给我的阴影下。现在社会不同了,我不但有了工作,而且还可以交男朋友,将来有自己的家庭,我有权选择我的人生道路,一定要抛开心结,活出自己的尊严。在与庞小波的交往中,一定要时时处处注意自己的言行,保持少女的庄重矜持,绝不能让人看轻。(待续)

2016/8/17 8:19:44
0人参与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