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小说 >> 详情
花开花落四
作者:老骥浏览数:1007点赞:0

花开花落

那是深秋的一个周日下午,天兰风轻,梅念慈依然以一贯朴素的行为原则,淡黄毛衣外罩着一件蓝黑格子两用衫,下面一条灰色长裤,脚下一双千层底黑色横褡襻布鞋,衣袋里放着那天在课堂里庞小波交给她的电影票赶到电影院时,庞小波已等在门口,看到她便迎了上来,说:“来啦,电影快开映了,我们进去吧!”梅念慈点点头,两人便一起走进电影院。那天放映的是故事片《虎穴追踪》,这是一部解放初期的反特片,由明星印质明扮演的公安侦察员李永和打入敌人内部,最后终于取到潜伏特务的名单,并将特务一网打尽。由于第一次单独与一个并不十分熟悉的异性看电影,梅念慈未免显得有点紧张、拘谨,胡思乱想的以至于没能集中精力看电影,庞小波也是正襟危坐,怕影响周围的观众,两人没有交谈,默默地看电影直到放映结束。从电影院出来,庞小波提出一起去逛街,然后再去吃点心,梅念慈没有答应,初次约会,她不想给对方太随便的印象,于是,庞小波只好把梅念慈送回家,第一次约会,两人仅只看了一场电影。

梅念慈从初中开始便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这些年来日记成了她的好朋友,因为不论有什么委屈、烦恼、痛苦、高兴,甚至忿恨都能一股脑儿在日记里倾诉,而日记这位忠实的“朋友”,则是以其博大的胸怀接纳一切。梅念慈发现记日记过程中能思绪平静地反思自己的言行,从而自省、自勉、自律。再说多练练文笔,对自己还是有益的。这天晚上梅念慈在日记里这样写:“初次和庞小波一起看电影的感觉既激动又奇妙,难道这就是爱情的滋味,不知这株爱情之树能否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自看了这场电影以后,两人渐渐开始频繁约会,看电影或逛公园、马路、商场。逛商店似乎是大多数女孩子的嗜好,梅念慈也不能免俗,但是因为经济条件限制,也只不过是看看过过瘾,很少真正掏出钱来买。与庞小波一起时,也是随意看看,有时庞小波发现梅念慈脸上有抑制不住喜欢的神色,便想掏钱买却被梅念慈断然阻止,然后说:“走吧!”便首先离开,庞小波也无可奈何,只好跟着走。梅念慈认为两人虽已交往了一段时日,但经济上一定要保持清纯,这是自己做人的底线。

这对恋人,无论到哪里都是能招致极高回头率的一对俊男靓女,爱情的花朵已在两人的心田里悄然开放。梅念慈一直以来像乌云般压在心头的自卑、忧郁感在渐渐消失,脸上开始有了笑靥,以前在家里一向郁郁寡欢,如今话也多了。最早发现这个变化的自然是最关心她,爱怜她的阿娘,有天晚上睡前,阿娘问她:“念念,你是不是在谈男朋友了?”梅念慈就老老实实地把庞小波和他的工作,还有他家里只有母亲和一个妹妹,没有父亲的情况都告诉了阿娘,阿娘听了很高兴,同时提醒她要进一步多熟悉、了解,尤其是人品方面,说:“古人老话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光看外表长得好,但骨子里品德不好,将来你是要吃苦头的”。

不知何时开始,储蓄所窗口正常出现一位二十多岁小伙子,长得英俊、憨厚,原来是这家工厂检修车间一位姓孙的工人师傅,别人叫他孙师傅,有时是来存款或是取款,很多时候是默默站在窗边,不时想找机会要和梅念慈搭讪、闲聊,其目的自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梅念慈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尤其是和不太熟悉的年轻男性,更不会轻易交谈。常常是梅念慈坐在里面静静看书,那个很有耐心的孙师傅只是站在外面窗边默默无语,但并没有无礼到用各种语言去骚扰对方,他想:有道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希望有一天自己的真诚能打动对方。好在这位孙师傅每次停留时间不长,文文静静站着,看看没有搭讪的希望,就匆匆地走了,胡会计在一旁看了暗自好笑。这样一厢情愿的尴尬场面持续了一个月左右,有一天,这位孙师傅来时,正巧梅念慈不在,胡会计过来走到窗口,善意地对他说:“孙师傅,梅念慈已经有男朋友了,是她夜校同班同学,两人关系已经很好了,因为我也在夜校同班读书,所以知道这事,我是不会骗你的,所以,你不必再费心思浪费时间了。”胡会计话说得很婉转,因为她不想伤害对方的自尊心。听了这话,孙师傅轻轻说了声:“真的?那谢谢你了,胡会计,”就沮丧地走了,以后这位孙师傅除了正常储蓄,别的时候不再出现在梅念慈窗口。厂里有几个年轻小伙了一直悄悄关注这里的动静,见孙师傅自动放弃了执著的追求,而且得知“小银行”已有了男朋友,也都死了心。梅念慈终于摆脱了干扰,尽管对方没有无礼的言行,总感到有点不舒服,现在算是松了一口气。

梅念慈和庞小波这对青年男女的情感在频繁的约会中与日俱增,但双方都十分谨慎,日子也一天天过去,相处快一年了,还没有被双方的家庭所接受,也就是说没到对方家里见过双方的长辈。

对于和梅念慈恋情,庞小波也不是没有动摇过。庞小波的父亲早早去世了,是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们兄妹俩养大成人,如今儿女

都有了工作,当母亲就轻松多了,但儿子的婚姻大事却又成了作母亲的心事。去年,在认识梅念慈之前,母亲工作单位一位姓俞的老同事,也可以说是相处多年的老姐妹,她有二儿一女,而小女儿的年纪正好比庞小波小两岁,在一家百货公司当营业员。有一天这个老姐妹对庞母说:“你儿子小时候我看见过,我很喜欢,他要是还没有女朋友的话,我女儿杏花也还没有男朋友,不如我们两家结亲家算了,大家知根知底的,多好。”

正为儿子个人问题担忧的庞母一听满口答应道:“好啊!老同事加儿女亲家。”于是在两位母亲意愿促进下,挑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下午,由双方母亲陪两个年青人到公园门口碰面,待见了面,两位老人便心满意足地各自回家去了。留下一对年轻人走进公园大门,无目标地沿小径随意走着。两位粗心的母亲,因为高兴,连双方的名字也忘了介绍,还是庞小波想到这一点,先开口说:“我叫庞小波,在一家工厂办公室工作。”

姑娘也接着自我介绍说:“我叫徐杏花,在百货公司做营业员。”这位杏花姑娘,五官生得还算清秀,但脸色显得有点苍白,两条及肩短辫子,身材适中。她看到庞小波不但生得英俊,看上去文质彬彬一身书生气,已暗自喜欢。两人走到一个亭子里,正好里面无人,于是坐了下来。双方先把各自的家庭情况作了介绍,徐杏花先告诉庞小波:“我妈和你母亲在同一单位工作,这你知道的,我爸在一家百货公司管仓库,而我就在这家百货公司当营业员,两个哥哥也有工作,大哥已成家,我是小女儿,所以,家里没有吃闲饭的人。”言下之意,家庭经济条件不错。

庞小波也把自己家的情况告对方,说家里只有三个人,父亲早早过世,母亲和妹妹也都有工作,说完后竟觉得一时无话可讲。后来还是庞小波觉得该先打破沉默,于是找个话题开口问道:“平时你喜欢看哪类书?”

“我的工作很忙,也很累,回家要休息,没有多少空闲时间看书,所以基本上不看什么书,除非特别好看的书,”徐杏花回答说。

“那你除了工作,平时还做什么事情?”

“休息天和要好小姐妹逛公园、大街或看电影,偶尔也去看看越剧。我非常喜欢看越剧,小时候母亲领我去天然舞台看了一次《梁山伯与祝英台》,记忆颇深,从此便迷上了越剧。上几年看过上海越剧团来演出的《血手印》和《王老虎抢亲》等,我都非常喜欢,反正有越剧我总要去看,有时和妈一起去,很多时候是和要好朋友同去。”说起自己的爱好,徐杏花显得有点滔滔不绝。

随后,两人想到什么就谈什么,但常常尴尬地出现感到无话可说的沉默。其时,已近傍晚,公园静悄悄的已无人来打扰他们。两人直待到白日将尽,绚丽的太阳完成了东半球的照耀使命,潇洒自如地渐渐向西偏斜,红彤彤、明晃晃的准备转到西半球去继续尽职尽责;而月亮也已梳妆打扮好后,躲藏在它该待的地方,等待着不久以后庄严地登上天空。

庞小波抬头看了看天色,对徐杏花说:“小徐,天晚了,我们还是回家去吧,”说完就站了起来。

徐杏花看庞小波说完这句话后,没有其他的表示,于是也站了起来矜持地附和道:“是该回去吃晚饭了,走吧!”其实私心里是希望庞小波在离开之前能主动约好下次会面时间,但对方在说了该回去了以后,竟然没有下文,他既然没说,自己一个女同志,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两人就离开公园各自回家去,庞小波倒是提出要送对方回家,但被暗暗生气的徐杏花客气地回绝了。

庞小波以后又与徐杏花会过两次面,时间都不长,但这两次都是庞小波坚持把徐杏花送回到家门口。三次约会后庞小波总觉得两人似乎缺少共同语言,于是客客气气向对方提出终止交往。这样的结局,使两位满怀希望的母亲感到十分失望和惋惜,但这种儿女感情之事是不能勉强的,叹惜之余只能归结于:“这两孩子没有缘分!”

这以后,庞小波在夜校结识了梅念慈,庞母知道儿子又有了女朋友自然十分高兴,但听说对方是寄养在叔叔家,自己父母在台湾无讯无息,而且没有正式工作,只是个临时工,便十分理性地劝导儿子:“这种畸形家庭出来的孩子,性格大多怪癖,很难相处,而且工作又不稳定,临时工是说没一下子就没了,经济条件太差了,今后的生活会受影响,择友一定要谨慎。女孩子多的是,而你的条件也不错,选项择余地大,我的话你不妨慎重考虑考虑。”

庞小波听了开始沉思起来,母亲的话是有一定道理,但想起与梅念慈相处以来,总觉得她不仅人长得婉约清丽,而且举止庄重、善良温柔,且懂事随和,不像有怪脾气,也没有一般女孩子惯有的任性和娇气(其实,梅念慈很清楚自己的生活环境,命中注定没有任性和撒娇的权利)。再说自己是在业余夜校开学后就开始关注她了,仿佛对方身上有股吸引力,开学不久就对这位尚不知名字的新同学产生了好感,就像俗话所说的一见钟情。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接近她,交往这段时日以来,双方感觉都很好,从来没有发生过不愉快的事。倒是工作之事有点伤脑筋,工作是很轻松,就是工资低点,再一想,工作如果没了,大不了再找,工作总归能找到的。庞小波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母亲,最后还说:“妈,你没有见过她,见了你一定会喜欢的,下次我把她带到家里来。”庞母看儿子态度这么坚决,也不好再反对,说不定正如儿子所说,对方是个温柔随和、懂事贤惠的姑娘。

下次两人见面时,庞小波真的就把母亲想见她的意思告诉了梅念慈,并约好日子。

2016/8/19 16:51:57
0人参与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