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小说 >> 详情
花开花落五
作者:老骥浏览数:1012点赞:0

(五)

赴约这天,梅念慈也没精心打扮,其实她也没什么好的衣装,就随意在羊毛衫外罩一件黑底枣红细格的两用衫、黑裤、黑色横褡襻皮鞋,路上还买一袋水果,怀着丑媳妇见公婆那种惴惴不安的心情,就去庞小波家小巷口。因为梅念慈不知庞小波家在哪里,两人约好在小巷口等。梅念慈走近小巷时,远远看到庞小波站在巷口翘首以待。看到梅念慈在街上出现了,庞小波从巷口出来,迎上来领她到自己家。两人进了门,梅念慈看到庞小波母亲和小波的妹妹小娅在择菜,上前叫了声:“阿姨,”后与小娅笑着点点头,说:“你好!”。

庞母“嗳”应了一声,抬头看了看梅念慈,第一眼的感觉是外表长得还不错:秀丽、端庄,是个漂亮姑娘,只是不知性格如何?

梅念慈想给庞母留下好印象,走过去想帮着一起择菜,庞母忙说:“不用,不用,小波你领小梅上楼去好了,等会吃饭叫你们。”于是两人就上楼到庞小波房间。

庞小波的家在小巷中段,门朝小巷,独门独户,是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进门是吃饭间兼客厅,里面是厨房;楼上也是前后两间,前面稍大的一间是庞母和小娅的房间,后面一间是庞小波的。梅念慈看到庞小波的房间里放着几件老式的家具:一张单人木床,一张写字台,一口老式双门木橱,橱边一只木衣架,还有两把椅子,家具简单却摆放得整整齐齐,而且十分洁净。

梅念慈看到写字台上放着几本书:《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唐诗三百首》之类。她随手拿起《红楼梦》来翻看,边对庞小波说:“我就像《红楼梦》里的林黛玉,身世凄凉,她孤苦伶仃投奔外祖母舅舅家,而我的父母虽有等于没有,依赖的是阿娘和叔叔罢了。”

庞小波接上去说:“我不要你去比林黛玉,这个林妹妹多病还短命,不要这么悲观,阿娘和叔叔待你不错,再说,你还有我呢!”

“晚上躺在床上想起自己的身世,常常彻夜难眠。”梅念慈说到这里,不由神色黯然。一会儿又说:“你有没有看过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写的《简.爱》?”

庞小波说:“我听说过这本书,但没有看过,怎么啦,你又联想起什么?”

梅念慈说:“这部小说里的主人公简.爱,也是个父母早亡的孤女,小时候她更不幸,被送到舅舅家,不想没多久,舅舅亡故,舅母迫于她丈夫临死前的誓言,勉强继续收留了她,于是简.爱一直被凶残无情的舅母和傲慢无礼的表兄妹所蔑视,还正常遭受到残酷的迫害,连家里的佣人也看轻她,最后被她舅母扫地出门送到慈善学校去了。她在慈善学校待了八年,前六年当学生,后二年当老师,终于成了大家闺秀,比起她的童年来,我可幸运多了。”

“你这么说,我倒想看看这部小说,有机会你能借来给我看看吗?”庞小波被触动了好奇心。

“好啊,我会留意的,图书馆如有这书,就借来给你看,”梅念慈欣然答道。

梅念慈接着刚才的话题又继续说道:“这本书我接连看了两遍,我从心底里钦佩简.爱,她不畏强暴,为维护自己的尊严,争取自由和平等,敢于反抗,勇敢、坚强地同不幸的命运抗争,几经曲折磨难,最后与相爱的人终成眷属。”

庞小波说:“听你这么说来,我真的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位女性?在那个年代能如此坚强不屈。”

梅念慈正要说下去,但关于简.爱的话题被打断了,小娅站在楼梯口朝楼上喊道:“哥,下来吃饭喽!”。

两人下楼,看到楼下八仙桌已摆好,菜不多却很可口,尤其是一盆河鲫鱼烤葱,这是梅念慈最爱吃的菜,在叔叔家也不常吃到,有次在闲聊中曾与庞小波谈起过,一定是他告诉母亲特意烧的。梅念慈感激地看了庞小波一眼,庞小波也得意地朝她笑笑。

饭吃到中途,庞母终于提起梅念慈害怕触及的话题:“小梅,你的爸爸妈妈好吗?”梅念慈刚好从嘴里取出一根鲫鱼剌,一听庞母的话,差点被噎住,她连忙咽下饭菜回答道:“我爸爸妈妈在台湾,我三个月大时,他们就离开了我,是阿娘和叔叔把我养大的。”

这时庞小波看了他母亲一眼,怪母亲既然已经知道这情况,不该再为难梅念慈。庞母却对儿子埋怨的眼色视而不见,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亲耳听她说出来,又问:“父母没有在你身边,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梅念慈放下饭碗谨慎地回答说:“阿娘和叔叔婶婶他们待我很好,尤其是阿娘,一直以来对我宠爱有加,还有堂弟妹,我们也相处得不错,叔叔一直供我读到初中毕业,毕业后是我自己提出做工作的。”

“那你现在的这份工作还好吗?”庞母决心把想知道的情况都问清楚,毕竟这关系到儿子终生的幸福。

“这份工作很轻松,虽说是临时工,但银行方面有叔叔在,没有特殊情况,我想这份工作应该是可以做下去的。”

想知道的都问了,于是庞母轻松地转换了话题,对梅念慈说:“吃菜,吃菜,”边说边挟了一筷鲫鱼放到梅念慈的饭碗里,梅念慈连忙说了声:“谢谢!”紧张的心情也随之放松了。接下来饭桌上的气氛显得轻松愉快了,庞母问梅念慈:“你阿娘身体健吗?”

“阿娘身体很好,我们家全靠她老人家,买菜烧饭,里外操持一把手,”梅念慈回答道。

“老人家健在,是全家人的福气,”庞母接过去说。在梅念慈看来,这餐饭有点像鸿门宴,幸好只是中途起点波折,再说在回答中,自己也没出什么语病,而且,最后还是以愉悦的氛围告终,来时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

下午庞小波送梅念慈回家,路上庞小波对梅念慈说:“对不起,我妈太唆,让你为难了,”语气中带着不安和歉疚。

“没关系,我可以理解,可怜天下父母心嘛,她这是为你好,”梅念慈显得很通情达理。

“我爸死得早,我妈独自养我们兄妹俩实在不容易,好在如今总算苦出头了,”

梅念慈接过话题说:“阿姨一个人独自养你们两兄妹,确实很艰辛。想起我叔叔,这么多年来,要负担一家六口人同样也不容易,所以初中毕业后,我主动提出不升高中,找份工作以减轻叔叔的负担。”

“那多好,要是你去上高中,我们俩怎么还会有缘相识在业余夜校?这真可谓是‘前世姻缘天注定’,”庞小波戏笑着说,

梅念慈一听也笑了:“那倒也是,”两人边走边说,庞小波送梅念慈到家门口才回去。

晚上梅念慈把在庞家发生的事,详详细细告诉阿娘,同时也把庞母也许会出来反对这桩婚事的担心说与阿娘听。阿娘安慰她说:“不会的,阿拉孙囡长得这么漂亮又稳重,而且也有工作,做阿婆的怎会不要俊俏媳妇。过些日子,我同你叔叔说说,叫小庞也来我家吃顿饭,大家熟悉熟悉。”

阿娘说的这顿饭是在一个月以后才兑现的,那天正好是国庆节,大家都休息。因为过节,又是第一次招待念念的男朋友,梅老太买了好多菜,而且还买了一瓶酒。这一天宾主的气氛十分融洽、愉悦,家里充满了欢乐和谐的氛围,没有梅念慈在庞家遭遇的那种尴尬,而且庞小波英俊的长相、得体的举止及温文尔雅的谈吐完全赢得了梅家人的好感,尤其是梅念慈的阿娘和叔叔,看到念念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男朋友,打心眼里为她感到高兴。

第二天,对面秀娟妈问梅老太:“念念阿娘,昨天你们家在招待毛脚孙女婿吧?好热闹!我看念念男朋友长得不错,与念念很相配。”

“是不错,但现在不能算数,还没有最后确定呢,他们后生的事情很难说,”念念阿娘说是这样说,心里却是十分高兴,觉得这个小庞确实与我们念念很般配,但愿这姻缘能成,要是念念能找个好老公,小俩口将来的日子过得幸福美满,我这辈子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梅陈两家是多年老邻居,梅家老大丢下三个月大的女儿出走这事秀娟妈也知道,可以说是看着念念从婴孩到蹒跚学步,再慢慢长大出落成姿容俏丽的少女。梅念慈自小就生得明眸秀眉、粉面桃腮,像洋娃娃一样人见人爱,为此,秀娟妈常常开玩笑地对念念阿娘说:“念念阿娘,你家念念生得这么漂亮,我们秀娟可要嫁不出去了。”其实秀娟也生得清秀,就是眼睛细点,脸色不够红润,相比之下,稍有点逊色。后来秀娟也有了男朋友,秀娟妈才不再说“我们秀娟嫁不出去了”这种话。

九月初六是庞小波的生日,适逢是星期天,周六上课那天,庞小波已约梅念慈星期天同去逛公园,但没有对她说是自己生日。星期天上午梅念慈按照约定时间去公园,快到时远远望去,庞小波已等在公园门口,看到梅念慈,就快步迎了上来。

两人走进公园,漫无目标的先沿着湖畔曲曲折折堤岸边小路慢慢走去。这个公园以湖景为主,还有好些像名人故居之类具有历史文化内涵的景观。两人悠闲自在地边走边谈,虽说已是深秋,但今天天气睛朗,太阳暖融融的又无风。逛公园的人很多,有像他们这样的一对对情侣,刚才路过时,看到亭子里有两位老人对坐着在下棋,旁边还围着几个观棋的。也有领着孩子的一家三口,孩子在前面跳跳蹦蹦地开心极了,做父母的在后面笑容满面,一边喊着:“当心!当心!”有几个女学生静静地坐在湖畔一棵柳树下石头上,各自捧着本书在看……一路走来,尽遇到来公园游玩的男女老少,两人亦舒心快意地在公园里随意走着。

两人过一座高高的石拱桥时,桥下正好有只游船载着一船欢乐的笑声划过来,看上去船上坐的是一家四口:父母和十岁左右的一对儿女,边笑边划,一会儿两个孩子惊呼起来:“当心撞到桥墩!”结果还是“怦!”一声撞了一下,一撞船就直了,用力划两下船就顺利出桥洞,游船在孩子欢乐的笑声中渐渐远去,正应了那句俗话:“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会直。”

然而,梅念慈看到游船上快乐幸福的一家人,却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孤独的身世,心情骤然变得忧伤起来。自两人相处以来,善解人意的庞小波,渐渐对梅念慈有所了解,这时,立马揣摩到梅念慈的心理变化,想引得梅念慈开心,便笑着对梅念慈说:“我们也去划船,好吗?”

“好!”梅念慈明白庞小波的心意,想到今天难得来次公园,应该高兴才是,于是也欣然赞同,随后两人一起朝游船码头走去。很快就租到一只游船,庞小波说:“小梅,你体轻坐前面,我坐后面掌舵,”梅念慈听了,走到前面,两人一前一后在游船里坐下,庞小波用桨在码头边一点,船就离开了岸。可对于划船两人都没有经验,这是一次新奇而有趣的尝试。最初由于不熟练,两人一左一右使劲划,游船却不听使唤,只在原地盘旋,正巧后面又划上来一只游船,两人手忙脚乱地差一点与这只游船相撞,幸亏对方技术娴熟,在一瞬间巧妙避开,只不过是虚惊一场。后来两人渐渐掌握了划船的技巧,游船才慢慢顺利起来一路向前。

阳光和煦、风轻云淡,这个周日因为适逢好天气,来公园乘游船的人竟特别多。刚才就有两只年轻小伙子的游船从后面飞快地划过来,欢叫着你追我赶地玩竞技,一会儿就在前面转弯处消失。庞小波他们俩可不追求玩速度,只想享受两人世界的浪漫情调,轻松缓慢地划动木浆,桨起桨落,激起轻柔的水声和无数的旋涡儿悠悠地跟着他们的游船一路同行,游船里载着两个年轻人,还盛满了这对情恋的柔情蜜意。游船悠然沿着杨柳依依的湖边,绕湖中小岛转了一圈,时不时有柳丝在头顶轻轻飘忽,让人浮想联翩。后来梅念慈的两条手臂开始感到有点酸软了,幸好游船也已返回到起点,于是便上岸还了游船。

回到湖边小径,庞小波说:“小梅,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玩很开心?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来划船,好吗?”

“星期天这样出来散散心,真好!”梅念慈应道。这时,她的两条手臂虽然感到有点酸软,但心情却十分舒畅,一周六天终日坐在储蓄所那间屋子里,同室的胡会计工作又这么忙,连说话的人也没有,虽有书作伴,有时难免会感到寂寞无聊,星期天能和男朋友这样出来活动活动,真是舒心惬意,两人继续在公园逛到中午才离开。

从公园出来,庞小波提议去吃面条,梅念慈说她想回家去吃中饭,说不定阿娘还等她回去呢。

庞小波说:“今天是我生日,你就陪我去吃碗长寿面吧!”

梅念慈一听,立马嗔怪他说:“今天是你生日啊?你怎么不早说,”接着又说:“本来我该送你一件生日礼物的,现在只能口头祝贺一下了:生日快乐!。那我们就去吃长寿面吧!阿娘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是不会担心的。”

细心体贴的庞小波问梅念慈:“我们去鼓楼对面的清真馆吃牛肉面?还是到东大街秦万兴面店吃排骨面?”

梅念慈说:“还是还是去秦万兴吃排骨面吧,不过先说好,这长寿面我来请。”

“好吧!”庞小波笑眯眯答应。约于是两人往东大街走去,出公园约步行二十多分钟便可到东大街的秦万兴面店。

顾名思义,这家面店经营的主要是面,还有馄饨,面的花色很多,有阳春面、馄饨面、大肉面、小排面、猪肝面、大排面等,因价廉物美,所以生意兴隆。庞小波和梅念慈进去时,已近中午,店堂里一大半位子已坐有顾客,两人找到一张空桌子相对坐下,各要了一碗大排面。一会儿面来了,热气腾腾的面条上卧着油晃晃酱红色的一块大排,上面还撒着绿油油的葱花,香气扑鼻。

两从一个上午逛公园又划船,这时肚子确已饿了,看到诱人食欲的大排面来了,马上吃了起来。吃着吃着,梅念慈说:“我工作单位旁边马路边有个面摊,因为只是在围墙外搭个简陋的棚子,不能算店。由一家山东人一对五十多岁夫妻带着儿子女儿经营手工面和馄饨,每天小儿子负责擀面,那薄薄的面条软绵绵、滑溜溜的,口感鲜美又独特。厂里有个别工人有时不到食堂吃饭,宁愿去面摊吃面,我是听人说过后,有一天中午特意去面摊买碗面条来吃,如大家所说的那样,味道还真的不错,这个面摊虽简陋,生意却一直很好,这一带已小有名气,附近的居民也常来光顾。”

庞小波听了,说:“你说得这么好,有机会我倒想去这家面摊尝一尝,看看有没有像你说的这么好。”

两人吃好面从店里出来,梅念慈想回家,庞小波说:“晚上去我家吃饭吧,小娅男朋友也要来,下午我们不如去看场电影。”其实庞小波心里对这一天早有安排,只是最初没有对梅念慈明说,想给她一个惊喜而已。

“那好吧,”梅念慈生性温柔随和,很多时候常常顺着庞小波的意愿,再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更是言听计从。

倒是庞小波考虑周到,问梅念慈:“小梅,今天你出来一天,阿娘会不会挂念?”

“不会的,”梅念慈回答道“早上我已告诉阿娘,今天和你一起逛公园,临出门时,她还叫我们玩得开心点。”

 “那就好,”说完两人去电影院,不料票已卖完。梅念慈说:“不看算了”庞小波却不死心,坚持要等退票,一会儿终于如愿以偿等到了两张退票。放映的电影是看过的老片子《渡江侦察记》,但两人一起看这部电影是第一次,所以情调不一样。与相识后看第一场电影也全然不同,那时两人因生疏而显得十分拘谨,梅念慈更因羞怯和少女的矜持,拘拘束束的感到不自在。如今两人已像其他热恋中的情侣一样,肩并肩并排坐着,还不时头挨头轻声细语一番。

电影结束,等两人到庞小波家,小娅的男朋友李家仁已经到了,和梅念慈是初次见面,庞家兄妹给双方作了介绍。

庞小娅在一家机械厂当车床工,进厂时是学徒,师傅李家仁很年轻,只比她大三岁,不但技术好,人也生得英俊、魁梧。师傅教得严厉认真,徒弟虚心勤学,两人常常耳鬓厮磨,三年的教和学相处下来,一对青年男女之间就萌生了爱意,等庞小娅满师后不久,情投意合的师徒俩,就确定了关系。于是,小娅就开始忙着装备嫁妆,这些日子来,已置办了不少嫁妆。今天是哥哥生日,又是星期天,就邀男朋友来一家人聚一聚,给哥哥生日增加热闹氛围。

这天庞母烧了很多菜,其中有梅念慈爱吃的河鲫鱼烤葱,还有李家仁喜爱的红烧肉,房间里弥撒着酒菜香味,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庞母破例允许年轻人喝点酒。席间,两对年轻人兴高采烈地喝酒、碰杯,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其实最开心的是庞母。

十年前丧偶,最初几年,庞母一个人白天工作,晚上还揽些像缝袜头、缝手套之类手工活来做,有时差不多做到半夜,后来小娅长大开始懂事,也帮着一起做,但庞母早早催她去睡,因她第二天要读书,庞母不让她熬夜。如果是糊纸盒或做自来火盒子,儿子有时也会来帮忙,两个孩子自小就很懂事,总是尽量想减轻母亲的负担。庞母就这样含辛茹苦把一双儿女养大,先是儿子初中毕业后参加工作,后来女儿中学毕业后也找到了工作,当母亲的总算是苦尽甘来。如今一对儿女,都有了对象,结婚成家指日可待,说不定很快能抱上孙子、外孙……庞母抚今追昔,看着眼前两对年轻人,男的长相英俊;女的容貌秀丽,心里美滋滋的,不由喜上眉梢。

庞母虽然暗暗思忖偷着乐,可不犯糊涂,看看酒菜已吃到中途,又进厨房去炒面,今天儿子生日,长寿面是一定要吃的。十几分钟后,一大盆香喷喷、热腾腾的绿头芽、肉丝、香干丝、韭菜炒面端了出来,这几个年轻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好香啊,吃长寿面喽!”

平时滴酒不进的梅念慈,原本容貌秀美,这一晚,由于喝了一点酒,更是娇艳如花。饭后,庞小波对梅念慈说:“我送你回家,你一人回去我不放心,”“好!”于是,庞小波骑自行车送梅念慈回家。到了梅念慈家门口,阿娘听见动静开门出来,看到孙女脸上红喷喷、笑眯眯的不说话,只听庞小波说:“阿娘,念念今天在我家喝了一点酒,但不多,你放心好了,不送她到家,我不放心。现在好了,我回去了。”

梅老太一看庞小波马上要回去,天实在也已晚了,念念又是这个样子,不便叫他进家里坐一会,于是叮嘱道:“小波,夜里骑车当心,骑慢点!”

“哎!”庞小波边答应边骑车走了。

进到房里,梅老太爱怜地对梅念慈说:“不会喝酒以后不要喝,这样要伤身体的。”

梅念慈依然笑眯眯地回答道:“今天是小波生日,小波阿妹的男朋友也来了,所以喝了一点酒,他们家有规矩,平时是不作兴喝酒的。”

“那倒也是,既然是小波生日,是该喝点酒,那早点睡吧。”

2016/8/22 7:39:31
0人参与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