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小说 >> 详情
花开花落六
作者:老骥浏览数:998点赞:0

(六)

日月如梭,秋去冬来,又快过年了,过新年小孩总要穿新衣服。很早开始,梅老太已经给两个孙女各做了一双千层底紫红灯芯绒面子蚌壳棉鞋,孙子也一样,不过是藏青色的。还各做了一件新棉袄,两个孙女是花布,孙子是藏青色平布。等接近过年时,挑一个星期天全家总动员掸尘,一家人忙了一天,里里外外把家打扫干净。到了年三十前两天,梅老太已做好了过年的充分准备工作,先买了些年货:一棵交菜(大白菜),在菜根里横插一根筷子,筷子两端系根绳子挂在厨房顶上,吃时只须剥几片叶子下来。一只母鸡养在纸箱里,为了杀前能养得肥点,每天给它吃糠菜。并且事先浸好糯米,年前两天去菜场边加工磨成汤果粉,将湿汤果粉装一袋挂在屋里,另一部分挖成一块块晾在一只竹匾里,干透了收藏起来,年后随时可吃。还买了生的瓜子、花生、倭豆、年糕等。瓜子、花生、倭豆在年三十前一天晚上已经炒好,放到火油箱里,炒的时候小孩可开心了,边炒边吃。

年三十那天,梅老太早早起来去菜场买鱼、买肉及油菜之类,回来马上动手杀鸡,然后又汰又烧。这天该上班的还得去上班,放寒假在家的孙子孙女却帮不上忙,梅老太只好一人“唱独脚戏”。鸡杀好后,孙女还来添乱,忙着拔鸡毛,说要做毽子。

梅念慈工作的那个工厂福利好,逢过节食堂常常会餐,说是食堂节余,有时是八人一桌,一盆盆菜肴十分丰盛,而有时则是一大盆熟菜。今年年三十中午,考虑到职工想回家的心理,食堂就准备好给每位职工发一盆熟菜肴,里面有两条油籴黄鱼、两只油籴蛋、白斩鸡、熏鱼、大肉片、肉丸还有蛋糕片等,满满的一大盆。梅念慈虽不是这家工厂的职工,也享受同等待遇,可她舍不得吃,准备拿回去与家人共享。

这天厂里除了做三班的,其余人等到下午差不多时候都可以提早回家了。到了下午,胡会计说:“食堂不开晚饭了,只留少数几个师付给值夜班的工人做饭,至于小银行,该取钱的都取了,我们可以回家去了。”于是两人锁上门各自回家,梅念慈拿了菜回家,打算去帮阿娘做事。

梅念慈到家后,一会儿婶婶也前脚后跟的到了,他们的单位也是提早放假,叔叔是到下班时间才回来的。一家人全部到齐了,开始像一般家庭一样,忙忙碌碌地籴鸡和肉,准备谢年祭祖。在梅老太指挥下,八仙桌放到房间中间,桌上放一只全鸡,鸡头要朝福神,鸡啄叼根葱,一条活的鲤鱼和一刀条肉,肉上面要要插把小刀,这三样福利上面要贴块红纸,再放上年糕、盐、豆腐、粽子、水果等等。按理说谢年请菩萨须在五更时举行,但也有些人家常常谢年和祭祖一起完成,梅家也是如此。谢年后桌上撤去福利,调换另外的菜肴,9碗或11碗都可以,还有米饭,斟好酒,点上香烛开始祭祖,然后大人小孩依次叩拜祖宗,这一切是在一阵阵鞭炮声中进行的,等这仪式全部完成以后,一家人才正式开始团团圆圆吃年夜饭。

年夜饭的菜肴十分丰盛,请菩萨的菜肴,加上白斩鸡、白切肉,还有梅念慈拿来的一大碗熟菜,满满的一桌子,等一家人围着桌子坐定,梅老太在厨房已将肉汁水油菜年糕汤煮好,喊道:“念念,少华,少芬,来端年糕汤!”于是三人进厨房去把年糕汤端来。梅世杰等菜放上桌后早已坐定,斟好了三杯酒,等梅老太煮好年糕汤从厨房出来在桌边坐落,一家人这才正式开始吃年夜饭,梅世杰站起来把第一杯酒恭恭敬敬端给母亲,然后夫妻俩端起酒杯齐声说:“妈,您辛苦了!我们俩敬您,”梅老太掩饰着脸上的疲惫,笑容满面地接过了酒。三个大人喝酒吃菜,三个小孩吃年糕汤,洁白的年糕、绿油油的油菜,吃时把白切肉、鸡肉埋进年糕汤里,年糕汤味道更鲜美,小孩子在这一晚也可以无拘无束的随意吃。渐渐地梅念慈的叔叔婶婶脸也红了,话也多了,还是阿娘有分寸,一口一口的慢慢咪,只喝了小小一酒盅便不喝了。

每年梅家的年夜饭,在欢乐中总掺着一丝怎么也抹不去的忧伤,因为“遍插茱萸少一人”,少了个梅家老大,可大家都只是心里想想,谁也不会提起,免得破坏节日的气氛。今年也这样,阿娘和梅念慈,吃着吃着神色显得凝重起来,转而一想,又强行控制住神态,这是何等凄苦的事。

梅世杰平时很少喝酒,今天几杯酒下肚,脸红话多,醉醺醺地望着一双儿女说:“少华,少芬,你俩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像隔壁陈家哥哥一样考上大学。”

少华少芬两个相互看了一眼,笑眯眯齐声答道:“知道了!”

年夜饭吃好后,还要准备好正月初一早上吃的猪油汤团,猪油馅梅老太在半个月前已买来猪油、芝麻、棉白糖、糖桂花,自己动手揉好。把餐桌整理好后,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一家人开始围着桌子裹汤团。

梅老太连日来忙忙碌碌,今天更是从早忙到晚,累得腰酸背痛的,但看到一家人辛辛苦苦一年,到年三十夜,开开心心吃过年夜饭,心里很是高兴,笑着说:“猪油汤团一定要放上浆板(酒酿),浆板我早已搭好,窝在大橱里一件旧棉袄里,前两天我看过,一揭开盖子,便香气扑鼻。”

梅念慈的婶婶接上说:“妈是搭浆板高手,我是怎么也学不会的,连对面秀娟妈也夸你。”

“说起秀娟妈,昨天我已经盛了一大碗浆板送给秀娟了。”

“妈,明天我和世杰想带着少华、少芬去乡下看我爸妈,让他俩给外公外婆拜岁。”

“好的,应该的,你代我向你爸妈问好,那今天晚上你们就早点睡,明天还要走好多路呢。”

裹好汤团,大人给小孩发压岁钱,受惠的是少华和少芬,先是阿娘嘴里说着:“阿娘没能力,只能意思意思,”同时给他们每人一个红包,然后是爸妈给儿女,梅念慈觉得自己已参加工作,也该与弟妹分享,再说阿娘事先提醒过,于是也拿出红包来分给他俩。“谢谢姐姐!”两人高高兴兴拿着收获的红包回房间把压岁钱放到枕头底下,传说压岁钱放在枕下,可以压住邪祟,平平安安度过一岁。几个孩子发现床边已放着阿娘做的新衣、新鞋,想到明天可穿新衣裳了,更是心花怒放。

梅念慈的婶婶娘家在西郊外一个村庄里,那是个草席之乡,出产享有盛名的“宁席”。她家住在沿河的小街边,弟弟就在家里开了个杂货店,卖些烟酒油盐之类,这种乡村小店也不过只能赖以度日罢了。一个妹妹已出嫁,她父母和弟弟一家住在一起。婶婶当年学校出来后,在市里经过考试选拔,被现在工作的单位所录取,才有了这份工作。后来经同事拉线和梅世杰认识,一年后结了婚,接着有了儿女。有了家庭也就有了家务事,不像做姑娘时能经常回家,但平时人虽不去,也常寄些钱给父母,钱不多,也是做女儿的一番心意。结婚后,每年正月初一夫妻俩总要回去看看父母,尤其是有了儿女后,这成了约定俗成的惯例。

年三十晚,梅家没有守岁到午夜就各自去睡了。“每逢佳节倍思亲,”梅老太和梅念慈可是辗转反侧难以成眠。老人思念大儿子,她是一股爱心、一股恨心,恨儿子不该离家出走,既然出去了,二十多年了,也该给家里来封信,好让我们放心,毕竟是儿子,是娘的心头肉,如今在那边不知生活得怎么样?有几个孩子?想不想留在这里的大女儿?每逢有邮递员进墙门给陈老师送信来,梅老太总是眼巴巴的望着邮递员,盼望他会走过来说你家也有封信,可却是一次次失望地看着邮递员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外……思前想后梅老太怎么也睡不着。

年夜饭热闹过后,安静下来的梅念慈一样也在床上思念海峡那边的末曾谋过面的父母亲。其实不能说没见过,只不过三个月大的婴孩眼中,整个世界包括亲人是一片混沌,即使是自己的父母也是浑无知觉。此时梅念慈的内心深处,对父母的情感也是爱恨交加的,如果用天平称来衡量的话,恨还是多于爱。就以眼前的事来说,明天少华少芬可去外婆家,而她就没有这个福气,不知外婆家在哪里,连外公外婆在不在也是个谜。还有,没有父母,自己的嫁妆谁来操办?想起这些,梅念慈又流下伤心的泪水。外面的鞭炮时断时续,合着房间里那只老式自鸣钟“嘀嗒、嘀嗒”声,梅念慈直待时钟敲过十点后才迷迷糊糊入睡。

正月初一早晨,梅念慈被“噼啪!砰!嘭!”的鞭炮声吵醒,看到阿娘已经起床,于是也起来穿上阿娘做的新棉袄、新棉鞋。叔叔他们也已起来;阿娘在厨房下好汤团,一碗碗放在桌上,汤团上面放着白糖和糖桂花,还有浆板,热气腾腾、香喷喷的诱人食欲,一家人就坐下来享用阿娘做的传统美食。

待吃好汤团后开门出去,对门陈家也正好走出来,于是大家双手抱拳声互相恭贺新喜:“新年好!恭喜!恭喜!”

小辈的则高声喊着:“陈伯伯新年好!”“梅叔叔新年好!”墙门里充满了欢乐祥和的喜庆氛围,新的一年在猪油汤团、鞭炮声和恭贺新禧的祝福声中开始了。

陈家过年也是热热闹闹的,昨晚,大儿子夫妻俩带着一双儿女来父母家过年,吃好年夜饭才回去,小儿子如愿以偿考上了杭州名牌大学,过年正好放寒假在家,就是大女儿一家去她婆家过年三十,没能来,有点遗憾,但这是习俗,不以为怪。

吃过汤团,梅念慈的叔叔婶婶拎上礼物,带着儿女去乡下拜年,家里只留下祖孙俩。梅老太坐在堂前边嗑瓜子边和秀娟妈聊天,两人年前忙忙碌碌的直到今天总算空闲下来。

初一的早上,太阳被云层遮蔽,天空阴沉沉、灰蒙蒙的,梅念慈独自站在天井里,抬头看了看阴晦的天空,不免感到有点遗憾,要是昨夜下场大雪就好了!记得有一年在年前两天就开始下鹅毛大雪,正月初一早上起来,雪花依然纷纷扬扬,天井里、屋顶上积着厚厚的白雪,屋檐结着一条条似剑的冰棱子。那时还小,梅陈两家小孩先是拿根竹杆敲下冰棱来玩,后来又一起冒雪在天井堆了一个雪人,堆好后拿两粒桂圆核当眼睛;红纸剪成嘴唇贴上,还找出一顶旧草帽来戴在雪人头上,梅念慈想起抽屉角落里有只阿爷留下的烟斗,于是回房间把它找了出来,插在雪人的嘴里,于是,一个慈祥的雪老人就坐镇在墙门内天井中间,那天玩得真开心。这年是寒冬,雪老人在墙门内“镇守”了差不多一周才渐渐消融……梅念慈完全沉迷在多年前美好的回忆里,一会儿回过神来,回头看两位老人嗑着瓜子聊得正欢,自己也插不上嘴,想想还是回房间去。

梅念慈回到房间里,无聊地拿出一本书来看,桌子上阿娘已用盘子装好糖果、瓜子等闲食,于是她边看书边嗑瓜子、剥倭豆,还有刚才秀娟妈送来的金黄色脆脆甜甜的番茹片,说是乡下亲戚送来的,大家尝尝,多年来,两家已养成了有好吃的东西大家分享的习惯。

吃过中饭,秀娟来邀梅念慈一起去逛城隍庙,阿娘说去吧,你一个人在家里太寂寞。一般大年初一不作兴走亲访友,但小辈给大辈拜年例外,所以这两年轻人初三四才安排与男朋友互访双方大人。

梅念慈与秀娟同岁,不过大秀娟几个月。两人自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而且是同一学校同一班级,升到中学后才分到各班。因此,已情同姐妹,小时候虽然有时在踢毽或跳绳时,难免为了一点小事吵架,赌气两三天后又和好如初。有了工作后,逢星期天两人常常相约去逛逛马路、商店或看看电影,后来有了男朋友,相处时间才少了,但毕竟住在同一墙门里,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碰面总会说上几句或笑笑打声招呼,二十多年了,两人虽然没有到推心置腹的程度(那是因为梅念慈的性格所致),但双方都十分珍视这这种友谊。

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两人到了街上,马路两边有许多卖鞭炮的摊子。有一种小孩玩的摔炮,价格便宜危险性少,又好玩,一摔“啪”一声,一路过去,看到好些小孩乐此不疲地玩这种摔炮,有个顽皮孩子,有意跑到她两面前一摔,“啪”一声,两人着实被吓了一跳,小孩却哈哈笑着乐不可支地跑开了,她们也只好无可奈何相视一笑。

两人到了城隍庙,穿过月洞门,跨过庙门高高的门槛,进门两侧站着四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般的泥塑鬼使,每次来城隍庙,梅念慈总是不敢用正眼去瞧的,于是加快脚步走到里面明堂。今天城隍庙里游人云集、人头攒涌,可真热闹。秀娟提议先去拜城隍菩萨,于是,挤过人群,走进画栋雕梁、香烟缭绕的大殿,慈眉善目的城隍菩萨高高地坐在神台上,两人便跪在拜佛凳上,叩拜祈祷后再返回到大殿前的明堂。

明堂正中大香炉四周及两边厢房前摆满各种小摊,有打汽枪的、套泥人的、卖棉花糖的、耍猴的、捏面人的、变戏法的,甚至有测字看相的;还有吃的,如猪油汤圆、馄饨面条、葱油饼、面结细粉、五香豆腐干之类。总之,城隍庙里五花八门都有,犹如一个大戏台,俗话说“戏台小世界,世界大戏台”,大年初一的城隍庙就是一个繁华的小世界,梅念慈和秀娟就意兴盎然地在这小世界里随意悠转。

她俩走到面人摊前,摊主是个戴着黑色毡帽的老人,灵巧的双手,用彩色的面泥,先捏出一个小小的脑袋脸面,然后是纤巧的五官、头发,再是大身、手脚、衣服,像变魔术似的,一会儿工夫,一个栩栩如生的古代美女就栖身在一根纤细的竹棒上,老人满意地看着手中精心制作的作品,然后顺手把它插在架子上待售,架子上原本已经有孙悟空、关云长、武松等几个历史人物,个个形象逼真。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吵着要孙悟空,他爸爸马上拿出钱来买,孙悟空被买走了,于是,摊主开始着手重新捏孙悟空。

棉花糖最得小孩喜爱,担子四周围满了小孩,摊主忙得有点供不应求。一位年轻的父亲领着四五岁的小男孩,好不容易卖到一团洁白的棉花糖,小孩接过父亲递给他的棉花糖,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去舔,很快嘴边、鼻尖、脸颊上全粘上了雪白的棉花糖,小脸顿时成了个大花脸,看了让人忍俊不禁。

有一个小男孩怀里抱着一只汽球骑在他父亲肩上,作父亲的只顾在庙里四处游走,不想小男孩低着头打起瞌睡来,怀里的汽球受到挤压,“怦!”一声爆破了,小孩吓得大哭起来,旁边的人也吓了一跳,等看明白了,又都笑了。那位父亲把小孩抱到怀里哄了半天,最后又去买了一只汽球给他,小男孩才破涕为笑。

耍猴的、套泥人的、打汽枪的四周也都围满了游人,叫好声、耍猴的锣声及外地口音尖细的么喝声,还有小孩的欢笑声此起彼落,葱油饼、五香豆腐干的香味和香炉里的烟气缠绕在一起,在城隍庙上空盘旋、弥撒……

挡不住的诱惑,两位姑娘决定丢弃往昔的行为原则,今天也放纵一下,去卖个葱油饼来边吃边走,直到太阳西斜,城隍庙里人走了差不多一半,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回家去。

2016/8/23 18:16:39
0人参与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