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散文 >> 详情
远方的来电
作者:xujinda浏览数:342点赞:0

     远方的来电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的表兄林威(化名)从北京铁道学院毕业后,被安排到西安的铁路局工作。而当时西安铁路子弟学校的高中部少了一个物理老师。领导就找林威谈话,希望他为组织分忧,去那所学校高一班担任物理老师兼班主任。林威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于是,他开始了两年短暂的教书生涯。等这班学生高中毕业后,林威又服从领导安排,开始从事铁路的勘测和设计工作,离开西安辗转奔波在全国各地。多年后,他落叶归根调回到故乡宁波工作,最后以工程师的身份退休。随着时间的推移,连他自己也快忘了做过老师这件事。

 

去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林威家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忽然悦耳地响了起来。已经退休十几年的林威急忙走过去拿起听筒,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这是林威老师的家吗,请问,林威老师在吗?”林威疑惑地回答:“我就是。你是哪位?”那男子说;“您好,林老师,您还记得几十年前,在西安铁路子弟学校教过的学生吗?我就是那个班的班长王宏。如今已从西安市公安局退休。今晚我们全班三十五个同学在西安的一家酒店进行一年一度的聚会,大家都很想念您,想跟您聊上几句,就让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拨通了这个号码,没想到真的拨通了,我真是太高兴了!”林威觉得不可思议:”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电话号码的?”王宏告诉林威:“林老师,是这样的,上次的同学会,有同学提起了您,只知道您在宁波,但不知联系方式。于是,我托人在公安局内部网上找到宁波市的常住户口的电子档案,搜寻叫林威的人,一共找到十来位,再根据年龄和职业进行筛选,最后才确定,那位曾经在铁路局工作过的肯定是您。就记下了您的电话号码……”林威喜出望外,连声说:“谢谢,谢谢你们还记得我。”

 
   这时,电话里传来了另一个声音,他是曾浩。林威顿时想起了曾浩的事。这个他个子不高的孩子偏科很严重,数学和英语成绩在班级里是数一数二的,但语文成绩一直不是很理想,语文老师要林威引导一下曾浩,热爱文学的林威就把他叫到自己的宿舍,和他进行了一次谈话,让他明白学好语文的重要性,还向他推荐了像《简爱》、《猎人笔记》之类的世界名著。在林威耐心的引导下,曾浩渐渐地爱上了语文。有空的时候,总可以看见他捧着一本名著在静静地阅读。语文成绩终于赶上来了,作文也写得越来越流畅,那年高考,以出乎意料额高分顺利地考入了一所师范大学。曾浩在电话里对林威说,大学毕业后,他一直在西安的一所高中教语文,直到退休。曾浩在电话里向林威表示由衷的感谢,他说林威是影响他一生的老师,改变了他的生命轨迹。

 

接着与林威通话的是陈彬彬。在林威的记忆中,那是一个天资十分聪明的学生,但是学习不是很努力。为了这件事,林威曾经多次与他进行了谈话,用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那段脍炙人口的名言来鞭策他,让他懂得做人不要虚度年华、碌碌无为。后来,他学习变得刻苦了。现在,陈彬彬在电话里说,他因为喜欢铁路,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西安铁道局工作。他在电话里自豪地告诉林威,他一直遵循林威的教导,在单位里刻苦钻研业务,受到领导的重视,后来组织上培养了他,最后在铁路局副局长的任上退休。他觉得自己的一生虽然平凡,但却是无悔的,因为他曾经为社会做过贡献。林威听了很感动。

 

而当年的副班长李斌在通话时提到的却是林威早已忘记的一个生活细节:有一天他在学校里忽然感冒发烧,他父母都没有功夫陪他就医,林威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就连忙向别的老师借了一辆自行车,让他坐在后面的书包架上,送他到附近的医院治病。然后让他在自己的宿舍里休息,那天傍晚,又把他送回了家。他说,虽然老师虽然已经忘记了这一切,但对他却是一段铭心刻骨的记忆。

 

同学们依次与林威通话,谈到的都是林威关心他们的小事,但那些事从学生们口里说出来,带着浓浓的感恩之情。接着,王宏代表全体同学向林威发出邀请:希望林威在方便时,乘飞机去西安旅游。去看看西安几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同学们都已经退休,届时将轮流陪着他去游玩秦始皇兵马俑、华清宫、碑林博物馆等景点游玩。费用全部由他们支出。林威激动地向他们表示感谢,但以年事已高为由谢绝了他们的好意。这使那些学生感到十分遗憾,但他们紧接着说,要老师多多保重身体,他们有机会一定会到宁波来拜访老师,而且他们会常常和老师联系的。那天,王宏在询问林威的微信号,和他加了好友后,把他拉进了他们的微信群,说是这样以后联系可以方便些……

 

那天,林威久久不能入睡,他被深深地感动着。做梦也没有想到,在那遥远的西安,还有一群人在惦记着他,在追忆着与他相关的那些看来微不足道的往事。这时,一句格言忽然浮现在他的脑海: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2018/6/12 8:30:43
1人参与
  • 小鹿2018-06-12 10:11:54

    师生之情,一辈子难以言表。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