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散文 >> 详情
老夫老妻新生活连载(二十七)
作者:施国康浏览数:368点赞:0

                   
      我退休后迷上了写作,急着要把以往经历中的一些“库存原料”进行整理,并“加工”成文稿,因此常常伏案写作,日夜加班,以致顾不上吃饭,自然更谈不上帮助妻子搞家务。
      一次,我在写作时,妻子来书房打扫卫生。我木然站立一旁,看着她把电脑桌上的灰尘、地上的纸屑,一一清理干净。末了,她似乎自言自语地说:“家里的卫生也不知搞一搞。”我自知理亏,没敢和她搭话。
      一天上午,她走进卫生间,看到浸泡在盆里的脏衣服,又念念有词地说:“自己的衣服自己洗。”事后,我发现我俩浸泡在—起的脏衣服,她只把自己的洗了。当时我也没多想,抽空时就将自己的脏衣服也洗了。
      那天吃中饭,当我端起热气腾腾的白米饭狼吞虎咽时,只见妻子一脸正色地说:“明天起,自己的饭自己烧!”
      我不知道她说的是玩话,还是气活,但是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听了后总觉得不是个滋味。难道是她病了?还是她近来体力不支?我虽知道她体质较差,但她的“自己的饭自己烧”说法,不说有多少个理由,明摆着不是要浪费煤气吗?我想,衣服可以各自洗,饭怎么可以各人烧呢?这还能成一个家吗?迫于无奈,为了解决“燃眉之急”,以后我不得不中断手中文稿的写作来烧饭,做一些家务活。
      今年,我的文稿已整理得差不多了,于是想多做一些家务活,来弥补以往的“过失”,谁知……
      那天—早,我从菜市场买回3斤青菜,5斤小梅鱼,然后将这些一一储存到冰箱里。妻子见了后,说我是“还愿心”(意为敷衍)。因为为了节省时间,我天买一次青菜,荤菜则常常是一买一星期的量。
      有时文友打电话来,要我一起去天一讲堂听课,或者在电话中向我倾心中的烦恼事,而我总是好言相劝,妻子却说我为何待别人这么好。我去老年大学读书,她又说我连家也不要了。还有一次,我看她心情不畅,好意提醒她在生活中要多找些乐处。谁知,她听了后很不高兴,整整一个星期与我不理不睬
      直觉告诉我:似乎我俩的夫妻关系出现了“裂痕”?这使我想起未退休以前,我曾看到邻居家有些年老夫妇相互之间像“刺猬”,总为家中的一些琐事而时常“烽烟”骤起,甚至闹得寻死觅活,似乎不到“散伙”誓不休。难道我家也出现了“危机”?或是她的更年期综合症犯了?

也许是“韩剧”惹的祸?她可是个“韩剧”迷。
      面对她的“冷战”,我不敢“迎战”。因为我知道用那样的方法,“裂痕”不会弥补,说不定还会升级,而最好的方法,则是拿出自己的温情和行动来。
      为此,早晨起床后,我先烧好一家人的热茶水、洗脸水,做好热气腾腾的早饭,等待她享用。晚上,我将洗脚水搬到她的面前,让她泡脚。面对她的种种唠叨声,我是坚持不争论,不计较,不生气。我总以为凭我的热情,能化解她的“冷战”。但是,她的“冷战”却像当时不断补充南下的强寒流,不管我如何“”,她到底还是“意难平”,而使我陷入窘境。
      我想到,我俩结婚后,虽然共同生活了三十多年,但我俩在家庭出身、社会经历、个人性格、文化素质等方面都存在着一定的差异,只是过去由于各自上班而奔忙,双方之间的差异并未显现出来。而现在可不—样了,退休以后两人天天在—起,过去被掩盖的“差异”就凸显了出来。
      我又想到,人大多还有一个“怪病”,就是在未结婚前看对方用的是“万花镜”,什么都顺眼;结了婚以后却换了个“近视镜”,容易“一叶障目”。

 我还想到,“无事生非”的俗语来,退休后在“无所事事”环境中,两人容易为了一点小事而争个高低,计较得失。但是,我俩出现“裂痕”的原因,不仅仅于此。

      突然间,我想起她时常挂在嘴上的那句口头禅:“带着工资当保姆”来,才使我想到自己退休以后,自认为在做古人所说的 “立言”那样的大事,因此对家务活不屑—顾,更认为干家务活是女人的本分。所以,总以写作上“忙”为借口,不但没有主动承担起家务活,且对她的家务活视而不见,更没有感激之情。难道家中出现“烽烽烟烟”,是对我这种大男子主义的抗争?
      一次晚饭后散步,我主动向妻子坦承自己有些大男子主义,并向她表示歉意,她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看来过去的“烽火狼烟”,正是她对我的大男子主义一种抗争啊!说实在的,我的大男子主义也该改一改:不仅在于多做些家务,更需要尊重对方,并放下自命不凡、高高在上的架子!
      我俩的婚姻,经过了这次心灵上的洗礼,变得像冬麦—样更加成熟,像陈酒—样更加芳香,开始了心心相印的新生活。

 

           

 

    

2018/6/12 10:15:49
1人参与
  • 小鹿2018-06-14 11:16:03

    有人询问,《感恩贫穷》一书,何处有售? 目前,在鼓楼“有一家书店”的新书橱窗内尚留有几册。在鄞州书城(鄞州二院后面贸城中路)三楼的鄞州作家专柜有售。

    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