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个人专栏 >> 详情
说说爱心座
作者:浏览数:279点赞:0

                 说说爱心座

                    沙觉翁

每当我艰难地踏上公交车刷好卡,驾驶员就会按下求助的广播:请乘客让个坐,照顾需要帮助的人……这时候,车的前部两侧向对而坐的乘客,总会有人(中年妇女居多)起来礼让,但我继续向里(挤),旁座的乘客拍拍我的臂膀,暗示有人给你让座了。我不得不回答:谢谢!我踩不上去。这个回答有几人能理解?而这种场境,对礼让者和婉拒者来说都是很尴尬的。侧向座位对矮个子老人就坐是很困难的,先踏上一级,再来一个180度的转向才能坐下,要完成这一动作,需要站立的乘客或旁座的乘客助一臂之力。如果是高个子,就不会遇到如此窘境,站着向座位一靠,屁股上部已可接触到座位的边沿,人慢慢上移就可以了。其实公交车已为老、残、孕、抱婴者留下了照顾座(或曰爱心座)并有明显的标志,因此不是坐在爱心座上的乘客,不要在第一时间就让座。应该形成一种共识,坐在爱心座上的乘客,应随时准备让座给需要帮助的人。在地铁车厢里也是一样,每排六人座位中就一个爱心座,乘客们还没有形成共识,即使在乘客不多的情况下,爱心座总会被中、青年人所占,当然他们也是无意的,有关部门也宣传不到位。有一次我乘地铁,刚进入车厢门,爱心座旁一位中年妇女起来礼让,我却走向爱心座上玩手机的年轻人,我拍拍他的臂膀敬个礼示意请他让座,他却示意手指旁座已无人,我拍了拍椅背,请他注视椅背上的标志,他自知理亏让位了。我的行为能给他一次深思吗?  

不到一分钟的无声争执结束了,我见到对面有对母女在低声议论,一面又窃视我俩几次,他们是在议论我白发老头太固执太认真了,还是在称赞年轻人听话改得快。爱心座的作用乘客们如何共同维护,请看一下台湾老百姓是如何对待的吧。

2014年11月家兄在台湾病危,我申请去台北探亲,希能见上最后一面,按规定在台湾只能留住一星期。这七天时间里每天要乖地铁及公交车去医院。我发现台北地铁及公交车的车厢里也都有爱心座,其标志十分醒目,让人感动的是即使站立的人很多,年轻人也不去占爱心座。有一次我登上地铁,车厢里爱心座已有老人坐着,非爱心座上一位乘客马上让座给我,我说声谢谢坐下,三站过后,那位老人下车爱心座无人了,站立者无人去占,我一阵思索马上移步到爱心座,各就各位好。否则,站立的人会怎么想呢?

宁波早已进入老年社会,在全社会共同努力下敬老、爱老、助老的风气越来越好,我八十七岁的老翁每天外出,深深感受到“爱”的气氛无处不在:在小区里提物行走,有人会靠近询问,需要帮助吗?上下楼梯,巧遇同楼邻居,定要帮我携物。雨天穿马路,路口的协警,会扶我同行。登上公交车,细心的驾驶员定会待我坐定了才起动车……

今日专为“爱心座”撰文,是想大家能逐渐形成共识,不在上下班高峯时段,让爱心座处于等待状态。少一点尴尬场面的出现。

                             2018年6月28日

2018/6/28 21:38:39
0人参与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