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散文 >> 详情
老师是桥 连载五十三
作者:施国康浏览数:167点赞:0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沟坎”,也会碰到“江河”和“急流险滩”……那些“沟坎”也许只要胆大些,就能一越而过;而那些“江河”和“急流险滩”,却往往需要“架桥”才能通过。

  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自留地里的马铃薯该收获了,但那个时候大人们都“公社化”了,无暇顾及此活。于是,父亲就让我和二哥向学校请了一星期的农忙假,帮家里挖马铃薯,虽然自己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无奈父命难违啊!

  谁知接下来发生的事几乎使我绝望了。当马铃薯挖完后,父亲改变了主意,让我和二哥休学,共同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在我的印象中,父亲说话历来是说一不二的,他那掷地有声的话,犹如“圣旨”一般威严。瞬间,对于从小爱学习的我来说,仿佛在我和学校之间出现了一条波涛翻滚的“大河”。

  在我心炙如焚时,校长陆老师赶到我家和我父亲展开了面对面的“谈判”。开始时双方“针刺对麦芒”,谈得非常激烈;后来双方都作了妥协,最后终于达成了一项协议:二哥留下务农,让我回校继续读书。当我获知这一消息时,不由使我热泪横流。要不是陆老师在“大河”上为我搭起了“鹊桥”,恐怕我这辈子与校门无缘。

  读初中时,班主任张老师经常给我们作革命传统教育,向我们推荐《红岩》《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书籍,还介绍我加入了共青团组织。正是班主任张老师为我搭起的“光明”之桥,从而使我从一个封闭的我,走向开放的我;从愚昧的我,走向进步的我;从孤独的我,走向社会的我。

   当我年过半百后开始了人生中一个新的尝试——散文写作。在单位时虽然经常写一些工作计划、总结之类的公文,但对散文的写作还是个门外汉。记得我的第一篇习作,就是把散文当作应用文来写的。我把这篇习作请《文学港》主编李建树老师指导时,现在想来一定会是使他啼笑皆非。但是,他并没有嗤笑我,而是耐心地向我传授做散文的“秘诀”,才使我茅塞顿开。后来当我的处女作《电视杀手》送到编辑部时,他仔细地审阅了稿件后,出人意料地说:“发”。自己的拙作竟也能登上《文学港》这个艺术的殿堂,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此,我和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至今我的散文和随笔已汇编成集,并实现了我一生中最绚丽的作家梦(2020年4月又加入了省作协)。抚今追昔,李建树老师不是为我架起了登上艺术殿堂的“彩虹之桥”吗?

  老师就是我们人生途中的“鹊桥”、“智慧之桥”、“力量之桥”……使我们越过了“大江大河”和“急流险滩”,而通向美好人生的彼岸。

                                       2006年9月9日

曾获《宁波日报》、《中国宁波网》、《宁波外事学校》联合举办的“寻师·感恩行动”优胜奖,原载《海曙通讯》2007年9月4日副刊

2020/4/26 15:26:29
0人参与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