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散文 >> 详情
我的出书梦 连载五十四
作者:施国康浏览数:184点赞:0

 

  很早很早以前,我突发奇想:出版一本属于自己书,该多好啊!

  这缘因在部队提干时,指导员要我填写一本履历表,我发现其中有一栏:“有何著作”。在我眼中,有“著作”的人都是才华横溢、令人崇拜的。于是我想“出版一本属于自己的书,该多好啊”,从而萌发了我出书的美梦。但是,这对于红脚梗家庭出身的我来说,莫不是天方夜谭。我却铆上了劲。

  那时小说《林海雪原》在社会上影响很大,尤其改编后的京剧《智取威虎山》红遍大江南北。于是,我动手写作短篇小说,反映当时部队的军农、军训生活,然后投往《解放军文艺》杂志社。当时,报刊、杂志社对来稿都十分重视,没被采用就退回原稿,并在原稿上留下修改意见等鼓励的话。开始收到退稿时,我没当回事,并按照编辑老师的指点进行修改,再寄去。几次来回以后,我身边的退稿多了,开始怀疑自己的写作能力。上街时就买了有关短篇小说创作的书籍,方知短篇小说创作的诸多技巧中,构筑矛盾冲突是个基本功。而我四肢发达,脑子里缺少的正是这个“弯弯绕”。再回头看看被退回的那些稿件,最多像个表扬好人好事的稿子。我自知没有写小说的天赋,就此搁了笔。

     2000年初,我所在的机关进行机构改革,组织上鼓励年满三十年工龄的老同志提前退休。当时,公务员的位子已成大热门,往往向社会上公开招聘几名公务员,应聘的人却趋之若鹜。在众人激烈角逐公务员位子的时候,我这个刚过知天命的公务员,却毅然递上了自己的提前退休报告,并很快被批准。谁知以后发生的种种,是我始料不及:

  干得好好的,怎么这样轻易地说退就退啊?

  疯了么?那年例行的退休干部体检中,医生也不由感到惊奇;

  是否傍上了大款“下海”发大财?是否在职时“捞了一把”怕“东窗事发”?

  还有人说我有着舒适的公务员位子不坐,分明是个大傻瓜。这话似乎让他们说中了。在现在就业难的情况下,公务员位子是个香饽饽,失去后再难以找到这样合适的位子。再说近几年来的经济收入,提前退休的与在位的差距越来越大,仿佛是吃了“大亏”,当了“大傻瓜”。

  但是,我有一个小九九:圆出书梦,且那个感觉越来越强烈。因为我听说人生五十是写作的一个黄金期。

  鉴于以往走过的弯路,我尝试写作散文。不久,我试将自己的习作向报刊投石问路。结果可想而知,不是石沉大海,便只是激起一个小小的涟漪。是否自己缺乏写作的天赋,使我困惑。

    为了尽快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寻找一位“诤友”才是直径。于是,我踏入了漫长的寻找“诤友”的征途。首先,我遵照老作家的“秘诀”,初稿让身边的人先阅读。我将稿子给同事看,同事总说一些“很好”、“不错”那样鼓励的话。我也曾把初稿交给编辑部的老师,希望他们阅后能留下“箴言”,但他们往往表示无奈的样子,且看他们忙忙碌碌的,我也不忍打扰他们。

  后来,在一次笔友会上,偶然结识了一位资深的副刊编辑老师,他不但向笔友讲述了稿件中常见的“病症”,还以身说法,帮助初学写作者克服身上的自卑情结,使我十分感动。

  同时,我反复阅读《散文技巧》《大学语文》《文学港》等书籍,从中吸取营养,再对照自己的习作反复琢磨。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之后自己的拙作也不断见诸了报刊,有的还在征文中获了奖。当我的习作积累一百多篇,共二十多万字时,便产生了准备结集出书的念头。谁知,向内行的人一打听,才明白出书也是一件很累人的活。

  不说写书时那种十月怀胎的辛劳,且当完稿时本以为可以松口气,却是分娩时的“临阵”不由令人谈虎色变。因为写稿虽然辛苦,但是不必求人。可出书就不同了,听说出书找正规出版社,费用不菲,没有三、五万拿不下。

  但是,当你花了“巨资”拿到自己的新书,又会使你三分喜欢七分愁,因为你还得卖书。听说一些有资历的老作家,出的新书往往成了“奇货可居”,只得将新书码在书房里、床铺下。如果书卖得火了,又会碰上盗版专业户,使你为他人作“嫁衣裳”。

  但我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出书对我有一种抵挡不住的诱惑:

  出书是自己向祖辈交的一份“答卷”,可以结束我家世世代代与出书无缘的历史;

  出书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心愿,当你匆匆离开这个世上的时候,能留下点什么,而使后人少走弯路、歧路;

  出书也是我一生积攒的财富,我没有什么财产留给后代,唯有这书而言。

  为了不使自己出版的书码在床底下,提高书的质量才是长远之道。因此,我认为书稿内容不仅要有可读性,而且能启迪他人的智慧。为此,十余年来这些书稿不知被我琢磨、梳理过多少遍,成了我人生中的伴侣。至今,我的散文习作已有二百三十余篇,计三十余万字。其中书稿中被地方和全国性刊物录用的有七十余篇,获奖的有二十余篇,另有一篇还获得了特等奖。前些年,我又幸运地加入了宁波市作家协会、宁波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等。

    正当我踌躇满志准备出书时,一场厄运却悄悄地向我袭来。一次体检中,我的前列腺肿瘤指标发现异常,看到穿刺后的病理报告结果时,不由惊呆了——“见数个异型腺体……”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顿时毛骨悚然。转身,我向值班医生咨询,他又毫不隐晦地告诉我说,前列腺肿瘤患者其生存期只有十年。听了他的话,对于一个曾经任过多年政工干部的我,瞬间也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恐惧感袭上心头,正如德国抗癌专家科伊博士所说,它会摧毁一个健康人的坚强心理防线。走出医院时,我转念一想:上天与我并不薄,还有充裕的时间让我来处理“后事”——让我圆出书的梦。

  面对这个“不速之客”的突袭,一家人均束手无策的时候,职业习惯告诉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于是,我想到请专家医生会诊,讨教与“不速之客”过招的招术。刚巧我有一个老战友在部队的一家医院担任泌尿外科主任。那天会诊时,他还请来了另外两位专家,共同帮我分析“敌情”,并提出了几套治疗方案让我选择,使我感动。尤其老战友谆谆告诉我,要趁目前“不速之客”立足未稳之际,要敢于“壮士断臂”(切除整个前列腺组织)才是上策。他的忠告让我刻骨铭心。

  去年秋初,当我市高温天气稍一缓解时,我和家人决定去上海肿瘤医院做手术,并带上了我的“伴侣”——几本刚出版的《文学港》杂志上路。不久,我在那家医院做了前列腺的切除手术,当我在手术室醒过来的时候,我只感到大脑深处有一股凉风在吹,挺舒服的。我想是否还没有手术?用手摸一下身上,摸到了身上插着管子,方才明白已经做完了手术。

  一周后病理报告出来了,证明那几个“不速之客”已被全擒,原来它们占据的“窝点”也被清除。当初战告捷时,想到自己还能继续圆出书梦时,心里不禁喜洋洋的。

  在康复中,家里人戏谑地问我:“你后悔吗?”

  我回答说:“我不后悔,为有牺牲多壮志嘛!”

  我的回答是出自内心的。虽然说,遭遇“不速之客”,曾有中医师告诉我说,这与长期伏案工作有关。可不是吗,不说在职时为了国家的安宁、社会的稳定而殚精竭虑,即使在退休后这几年,为了写就和修改一篇又一篇文章,我长年伏在电脑前而废寝忘食。至今,终于写就了两本有一定质量的书稿(一本为自传体散文,另一本为随笔),并有我编写的《施氏宗谱》《解读寿星长寿的密码》两本书籍,而获得了族人和媒体的好评。所以说,我并不后悔。

  患病后,潜意识使我感到要加快出书的步伐,但是一下要拿出一笔正式出版的费用,也不是一件易事。也许有人心存疑虑:现在官场上不乏贪官,还在乎出书这区区小钱?更有人为我出谋划策说,可以利用在职时的关系户请他们资助出书。我虽有工作关系,但这对我来说是个大忌。今年清明节,女儿说到我的身后事,我向她交代说把买墓地的钱省下来出一本属于自己的书,这不是更有意义吗?

  残生中,我是“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我知道圆自己出书梦的脚步,越走越近。今年国庆节前,我与宁波出版社洽谈了出书事宜,相信在春节前夕,我的出书梦终于可以变成现实。

                      2017年春节

2020/4/26 16:02:24
0人参与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