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散文 >> 详情
酔影人
作者:米谷浏览数:326点赞:0

'           醉影人

     庚子新春,新冠肆虐。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争中,宁波市女摄影家协会及时推出了反映万众一心,全民抗疫的云展览,引起轰动,旋即被浙江省女摄协向全省转发推介。其中一幅《巾帼半边天》组照,以独特的视角,点、线、面娴熟的驾驭技巧,让人记住了摄影者陈安华的名字,不知情的,以为她是哪个大伽范儿,其实,她是个半路出家的醉影人。

       陈安华,不高的个子,秀丽的面庞,清澈乌黑的眼晴,一闪一闪,透着自信和善良,说话轻声细语,富有亲和力,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她原本是个幼儿教师,退休后,为使生活充实阳光,选择了走摄影之路,愿用有生之年,记录大自然的壮美,留住人世间的温情。

然而,隔行如隔山,拿惯了教鞭的手,看惯了稚嫩脸蛋的眼,一下子要与陌生的光圈、快门,iso,一大堆专业术语打交道,真有点懵了,不知从何下手?可她的性格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认定了的事,就要一条道走到底,这或许得益于军人出身父母的遗传基因。不懂,一面向前辈、书本学,大凡有摄影、美学方面的讲座和培训班,一个不落参加;一面购买钟百迪的橄榄图网络教程,夯基础,强技能。四年多来,坚持每天一个小时的学习,有时外出摄影,回家后立马补上,从不间断。有时常为了弄懂一个摄影技巧问题,半夜三更也会起床找资料,直到弄懂为止。平时,每次拍摄,她都要通过网络把照片发给老师、朋友,要他们提意见,找不足,然后针对反馈意见,查原因,找问题,使自已的摄影水平在短时间内,得到日益长进。三四年后,她的作品在摄影大展和摄影报刊上崭露头角。仅去年一年,她获奖、刋登、入选、入展的作品就有51项,差不多一周一奖。去年12月初,中国摄影报举办的印象塘溪,名人故里摄影大赛中,陈安华的《看戏》作品,在全国2815幅照片中,脱颖而出,专家评价她的作品,构图稳定庄重,富有场景的戏剧性和趣味性,她的另一个作品《味道》发表在人民摄影报上,资深媒体人、浙江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裘志伟给予很高评价,赞她是营造画面气氛的高手。报章的发表,专家的赞赏,摄影大展的入选获奖,给足了她满满的信心和勇气。从此以后,这个自称菜鸟小白的她,仿佛开了挂似的,对摄影的投入,一发不可收拾。一年365天,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的精力,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了摄影上面,几乎达到了疯狂的地步。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起早贪黑外拍,跋山涉水远摄,便是她的家常便饭。她总是像猎人捕捉猎物似的,马不停蹄,到处寻觅拍摄题材。偶尔待家片刻,相机的五块电板电总是充得满满的,装着相机和生活用品的背包,放于客厅固定不变的位置,像个时刻待命上战场杀敌的士兵,一听有拍摄题材,打起背包就出发。几年下来,她养成了一个习惯,不管去哪儿,总是机不离身,身不离机。今年五一节,度过漫长疫情隔离期的闺密与她相约在月湖公园小聚,刚坐下不久,忽然一群身着汉服的姑娘款款走来,陈安华立马敏锐地感到拍摄的好题材来了,忙对朋友说声你等等,就背起相机一路跟拍而去,待到拍完,时间已过去三四个小时了,朋友早就等得不耐烦走了,她一脸的歉意,心里却是满满的收获。

 

       在宁波,有种手工切面长面,是宁波的传统食品,承载着浓浓的乡愁,有着童年时光的老味道,可现在濒临失传。陈安华打听到樟村还有一家个体作坊在制作手工切面长面,她毅然决定去实地拍摄一组手工面制作全过程的系列照片,以弘扬宁波的传统饮食文化。而手工面的制作,讲究气温,秋冬季最为适宜。于是,在春节前夕的一个寒冷天,她只身驾车来到了这家个体作坊拍摄,从白天一直拍到了晚上十点多钟,得知次日凌晨三四点,作坊又要开始作业,为不耽误拍摄,陈安华干脆和衣睡在自己车里过夜,想不到夜半寒潮来袭,气温骤降到零下三四度,整个车被浓霜厚厚覆盖着,白花花一片。她在车内蜷缩一团,冻得瑟瑟发抖,一夜未合眼,凌晨三四点钟又精神抖擞地开拍了。虽然有着说不出的苦和累,但当她拍得满意作品而归时,觉得再苦再累也是甜的。

      去年夏季在素有席草之乡的黄古林拍摄蔺草收割照片。炎炎烈日,闷热如火,人一动就一身臭汗,陈安华不顾自己羸弱的身体,硬是穿着高统雨靴,在毫无遮荫的蔺草田里,汗流浃背地跟拍外来务工者收割蔺草的艰辛劳动场景,按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快门,一天拍摄下来矿泉水喝完了8瓶,浑身衣服可拧出水来。为把照片拍活,拍出外来务工者心灵深处的酸甜苦辣来,她连续五天坚持与他们一起出工,一起吃饭,一起聊家常,建立互信,增加友情,使他们面对相机时,不再躲闪,不再矜持,让情感完全的自然流露,取得了很好的拍摄效果。拍摄结束,陈安华又从五百多照片中,选出了上百张外来务工者的劳动生活照片,免费赠送于他们。当他们离甬返黔时,又为他们拍下了最后一张在大巴车上挥手致意照片,使这些外来务工者忍不住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陈安华深感要获得一张有血有肉的好照片,不能一蹴而就,必须在反复多次拍摄中想方设法走进被拍摄者的心灵深处,挖掘到他们内在的最本质的东西。拍摄的过程既是全身心投入的过程,更是心灵得到自我升华的过程。没坚定的毅力,没顽强的意志,哪来好作品?

      今年春节期间,新冠病毒肆虐,人人响应政府号召,宅在家,不出门,可陈安华心里却翻腾开了:自己作为宁波市摄协、宁波市女摄协,镇海区摄协的三会会员,怎能宅得住家?应该拿起手中的相机,逆行出征,去记录那些无私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白衣天使、爱心志愿者的英勇事迹,给人以启迪和鼓舞,她顾不了被感染的风险,上大街下社区,拍摄战疫照片,用相机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她的亲友担心她在玩命,如果自身防护工作稍有丁点疏忽,后果便不堪设想。何况在疫情期间,人和人的沟通特别的困难,所有的人都是除了恐惧还是恐惧,给她拍摄带来的难度,是无法想象的。一天,陈安华拍完门岗保安、志愿者活动照后,觉得肚子在唱空城计了,正准备回家,猛然间,她透过玻璃窗,看到七八个社工正在办公室吃盒饭,觉得有戏,赶忙走进办公室,当她举起相机拍摄时,社工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拒绝不要拍,我们没戴口罩在吃饭!一个小伙子干脆吼着出去!出去!。不受待见,吃了闭门羹,特殊时期,陈安华表示理解,但照片得拍。她找到社区书记,向书记亮明身份,表明拍摄意图,无非想真实记录社工们超负荷的工作生活情况。真诚打动了书记,书记破例去做社工工作,最后陈安华终于如意以偿,拍摄到了战疫社工吃盒饭的照片,发表在镇海圈《摄影界》里。拍摄中,陈安华根据特殊情况特殊拍摄的原则,依靠敏捷的动作,快速的按快门,成功留下了许多难忘的战疫瞬间。陈安华的这些战疫照片,有的被省摄协作为女摄影家的优秀作品推介,有的被市、区摄协入选展出,有的被有关部门作为珍贵的历史资料收藏。然而谁能知道拍摄战疫照的背后,是陈安华身心俱惫的累,人像散了骨架似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遍身的酸痛,夜不能寐……

     这就是陈安华,一个退休后不甘寂寞的醉影人的真实写照。


2020/5/19 12:16:05
0人参与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