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 操作文档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月湖老年网 >> 文荟园地 >> 散文 >> 详情
悠悠后塘河 连载五十八
作者:施国康浏览数:198点赞:0

 

   你知道吗,古老的城镇大多坐落在江河之畔,而城镇内则河网纵横交错,就像我现在居住的这座古城——宁波。宁波古城紧挨甬江,城内布满河道,犹如举世闻名的威尼斯。可惜在一次次的现代化中,城里的河被挤走了,郊外的河变小了。尤其在高速公路的年代里,河流成了“历史老人”,渐渐淡出了“政坛”。其实,河流曾给人类带来过繁荣,就拿用“乳汁”把我喂养大的母亲河——后塘河(又称西塘河、官塘河)来说吧。

    后塘河历史悠久。据史料记载鄞西地区1500多年以前是芦苇丛书、水鸟成群的莺脰湖。北宋末年,即公元1117年为弥补国库的亏损,知州楼异向上表奏:“废莺脰湖(又名广德湖)为田,可益赋四万石。”立刻得到“准奏”,是年毁堤废湖,开挖了后塘河和中塘河,至今有近千年的历史。后塘河起自西乡四明山脚的石塘及桑家河头,与城西望京门的护城河相贯通,全长约十六公里,成了连接城乡的纽带。

     解放初期,每当天蒙蒙亮时,来往于后塘河上的农船络绎不绝,在一阵阵悦耳的鸡啼声中,传来了纤夫的喧哗声,和舵手在两船过纤时发出的吆喝声,唤醒了沉睡的村庄。春天,农船载着从城郊三市农贸市场买来的小猪、小鸡和种子等,把春天的梦运回家。夏天,农船把刚刚收上来稻谷和赤子之心,献给国家。秋天,农船又把收上来的农副产品,运到城里去出售,同时把生活用品和喜悦捎回家。冬天,纤夫踏着后塘河边的白霜去城里积肥,把来年的希望运回家。

     当太阳升到我家门前老柏树的枝桠时,挂着白色风帆的航船,冉冉地出现在家门口的后塘河上。航船比农船稍大一些,船上有竹篷,其高度可容纳成人站立。撑航船最辛苦的,自然是纤夫。夏天,纤夫头戴草帽,身上几乎是赤膊裸体,只穿一条蓝布短裤,背上搭一条毛巾,肩上背着纤担,连着纤担的是绷得紧紧的纤绳,在烈日烘烤下,古铜色的肌肤上,汗如雨下。冬季,纤夫头戴有耳朵的棉花帽,身穿空壳棉袄,脚上穿着草鞋,在刺骨的寒风中,一步一叩地踩踏在泥泞的雨雪路上。早些年,在纤夫们一年四季行走的石板路上,仍可看到他们的踪迹——石板表面已被磨得光溜溜的;在石桥的门洞岩壁上,可以看到被纤绳磨出的一道道深深的纤沟。纤夫用自己的辛劳,换来了千百人的便利和欢笑。

    那时,乡下人上城大多喜欢乘坐航船。一是乘船方便,虽说现在乘坐公共汽车挺方便的,但是公共汽车有站,而航船没有站,当航船从家门口经过时可以直接上船,有时走在半道上遇到航船打个招呼,航船就停在你的身边。

    二是价钱便宜。从我家到城里有十几里路,但只要一毛钱。

    三是像个欢乐的大家庭。当你踏上航船的时候,就会有人和你打招呼,说你是某某村的吧,你村上某某是他的亲戚,这么一聊陌生感顿消。且农家人都是直肚肠,热肠子,心里搁不得东西,知道什么说什么,越聊越热乎,越聊越亲切,使你忘却了一时的疲劳和烦恼。当有人离船的时候,大伙心中不由怏怏的。尤其回程时,西郊航船埠头则成了乡下人快乐的集结地。男当家的身边摆放着各种海货,有龙头烤、带鱼丝烤、咸勒鱼、咸目鱼蛋等,憨厚的脸上绽开了久违的笑容;女当家的脸上像盛开的南瓜花,见了熟人就从手臂的网袋里,拿出刚从洋布店掏来的各种零头花布,让人共同分享那份快乐。

   四是“新闻”的集散地。每当航船缓缓离开航船埠头时,船上就响起“嘭嘭嘡、嘭嘭嘡”声音,“唱新闻”的人敲起小鼓和小锣,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唱的“新闻”无非是各种道听途说外,还唱些乡下人百听不厌的旧故事,如包公断案、白娘子盗仙草之类。虽然大家不知听过多少回,但是大家还是兴趣盎然。每当唱了一阵以后,“唱新闻”的人以小锣为盘,挨个来到大家的面前凑钱。虽然当时个个囊中羞涩,但人人还是慷慨解囊。

    六十年代以后,航船改用烧柴油的机器船,我们当地人叫它“汽船”。一只汽船后面往往拖着十几只航船,速度要比原来的快上几倍,汽船更是成了乡下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往来城乡的交通工具还有脚划船,绍兴人叫乌篷船。那脚划船如箭鱼在河面上飘过,撒下“嘎——呜——嘎——呜——”一阵阵悦耳的声音。那时在我的眼里,坐脚划船的人是有来头的,乡下人是坐不起的。我第一次见到脚划船来到村里时,把我惊呆了,想不到我村也有乘脚划船那样的贵人,小伙伴们都围着来看热闹。只见船靠河埠头后,从船舱里出来一位身材魁梧,奶油分头,西装革履,脚蹬黑色大皮鞋的人。村中有人认识的,说是某某家的亲戚,从小出门在上海学生意,现在是上海一家大烟厂的技工,不由使我肃然起敬。

    有时出现在后塘河上,还有易货交易的乌舢船。乌舢船长度与农船相仿,但船身窄,吃水深,且可以两个人同时摇船,适宜在江海上航行。那时的乌舢船大多来自余姚、舟山等地,它们从姚江通过高桥的大西坝的坝头翻船来到后塘河。船上一般装着番薯和南瓜,有时也有坛坛罐罐的,来我乡村搞易货贸易。每当这样的乌舢船来到我村时,我家总要用稻谷换上几麻袋的番薯。因为我们看来,用一斤稻谷换来的七斤番薯,能垫饱饥饿的肚子,十分合算的。但是,不知为何,我吃了生番薯后总是闹肚子疼,有时甚至疼得在床上打滚。

    对小孩子们来说,最喜欢的是捕鱼船。那捕鱼船比脚划船还小些,可以坐一至二人,其中有一个小船舱可以养鱼。当渔船来到时,渔民们在河面上放下尼龙丝网后,用船杖敲着船帮,发出“嘭嘭嘭”的巨大响声,吓得鱼乱窜,撞在鱼网上成了“瓮中之鳖”。然后,渔民把网收起来,可以看到网上白花花的鲫鱼、排鱼扑楞楞地挣扎。有时也有大鱼撞在网上,不时地跃出水面,激起巨大的水花,把我们小伙伴乐得直蹦达。渔民们则不慌不忙地用撩海(网兜),把大鱼从水中轻轻的捞上来。这时,小孩们就拉着大人来买鱼,母亲偶然买一些小鱼,给我们解馋。

    鸭蛋船则是后塘河上的一个“奇观”。鸭蛋船顾名思义很小,只能容纳一个人站立,自然成了一个“奇观”。在宽阔的河面上,常常有成群的鸭子在凫游。鸭子不时地追逐着小鱼小虾,还钻到水底摸螺蛳,得意时做起了白天鹅的梦,霍地跃出水面展翅飞翔,并得意地“呱——呱——”展喉高歌。但是好梦难圆,在它跃出水面之际,往往又落在水面上。紧随在鸭群后面的是放鸭人,他一手拿着呼啸棒,另一手用竹篙撑着鸭蛋船,悠然地吹着口哨。到了年底,一只只肥鸭变成了养鸭人口袋里白花花的“银子”。

    承担桥粱功能的则是渡船。渡船比鸭蛋船稍大些,在渡船的前面和后面都留着长长的辫子(绳索),供需渡船的人使用。一般渡船出现在后塘河两岸的大村子之间,便于河两岸人员的往来。

   后塘河还是孩子们的水乐园。每当夏天的傍晚,孩子们放好牛以后,到后塘河游泳。有时拿一个木盆,结伴在河里摸螺蛳、河蚌等。那时,大家下到河里后,一般都不急于摸河蚌,而是以木盆为盾牌和小伙伴们打水仗,尽兴地游玩,然后各自为战。小一些的伙伴在浅水的地方摸,我和大一些的孩子到水深的地方用脚踩,碰到圆形的硬物时潜水下去把它捞上来,一般摸到的河蚌也大一些,然后把它洗干净放到木盆里,心中不由美滋滋的。当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头顶着木盆,犹如凯然而归“小勇士”。

    后塘河更是农家的命根子。当时乡中万亩农田的灌溉,村民的生活用水都靠后塘河,要是遇上天旱,那全乡的农田和老百姓都要遭灾。那时小灾年年有,大灾三六九,且多数是干旱。每当干旱时节,摸鱼又成了后塘河上一个独特的风景线。

    傍晚,收工回来的村人,有的拿着网,有的拿着鸡笊,纷纷涌向后塘河,昔日平静的后塘河顿时沸腾了。鱼大概是个文静的动物,在众人的干扰下,四处逃窜,不时可见大鱼跃出水面。这时拿网和鸡笊的人,就争相捕鱼,热闹非常。那时尚小的我,也不时可体验到鱼在脚旁窜来窜去的乐处。一次,我还真的逮到了一条一筷多长的鲑鱼,虽然用力过盛被鱼刺扎破了手心,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俗话说得好“乐极生悲”,当烹调好的鱼刚放上餐桌,忧郁则油然而生。因为河水的干涸,晚稻插不下去,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呀?村与村之间为争水的事,也时有发生。幸好,那时在邵家渡建了个翻水站,能把姚江的水翻到后塘河上来,解了燃眉之急。

    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家乡建起了皎口水库后,后塘河不再“饥渴”,农民也不再担心三年两灾,后塘河成了滋润两岸万亩良田的“幸福河”, 成了村与村之间睦邻相处的友谊河,成了当地农民生活奔小康的“万泉河”。

    其实,后塘河也是京杭大运河浙东段的重要组成部分。那时从宁波到杭州、以至京城等地,都凭借此水道为起点,相当繁华。据1488年朝鲜官员崔溥在《飘海录》中记载:自府城到此十余里间,江之两岸,市肆、舸舰云集。过此后,松簧橙桔夹岸成林。又过茶亭、景安铺、继锦乡、俞氏贞节门,至西镇桥,桥高大。所过又有二大桥,至西坝厅。坝之两岸筑堤,以石断流为堰,使与外江不得相通,两旁设机械,以竹綯为缆,挽舟而过。

    尤其是那些官老爷,为了免去长途迁徙中坐马乘车的颠簸之苦,都选择此便捷的水道。他们从上虞(百官)曹娥江上船,途经余姚江,过高桥大西坝来到后塘河,直赴宁波府城。我们当地人称官老爷乘坐的船为“百官船”,这也许是指从百官那里来的船吧。那船首是方的,船体比航船要大,行驶起来如履平地。但是,官老爷对这舒适的官船仍不满足,嫌往来后塘河上的农船无礼和运粪肥船的奇臭。于是,当地官员又下令在后塘河的南侧,开挖了一条小河,供农船通行。解放初期,从望春桥到高桥之间的小河,以及小河和大河之间的堤坝仍在,而在西郊航船埠头(现文化路口)则留有一座接官亭,亭里石碑上刻着“接官亭”三个大字。

    谁知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后塘河畔天降一条“巨龙”——公路,竟褫夺了后塘河掌管的运输大权,昔日繁华的后塘河,变得冷冷清清。在建设和谐家园的今天,村镇在后塘河两岸用条石彻成了整齐的河岸,种上了树,使古老的后塘河又焕发出青春活力。

    悠悠后塘河,你那宽阔的胸怀,是两岸人民温暖的怀抱;你那圣洁的“乳水”,是两岸人民生命的源泉;你那生生不息的奉献,是两岸人民的福祉。

    悠悠后塘河,你不愧是两岸人民的母亲河啊!

            

2007623日被《宁波人民广播电台》《爱晚亭》节目录用;

  原载2014年《梁祝》第二期

 

注:京杭大运河于2014年6月22日,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中方长达8年的申遗成功。

 

2020/7/9 10:50:49
1人参与
  • 山林绿2020-07-12 08:44:46

    作者所述的是城西的塘河,在城东(现鄞州区)也在前、后、中三条塘河。与作者所说的相仿。

    0 回复